《松》

家鄉大漢山峰上有松樹
疏疏離離的長在峭壁間
長途跋涉看到松樹
將難忘的心情植在天涯的一角
喜歡松樹沒有特殊原因
喜歡就是喜歡
就是心情的方向
所以也上黃山
看勁松在舞弄着雲霧
飄渺的是人生
看盡風景後得隱沒自己
寶島的松樹往常是候鳥的棲息樹
最佳風景不在樹梢
不在天空
在候鳥
彷彿牠們知道松樹豎立雲霄
那麼自信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