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路程

山是一輩子都在遙望的地方,是有它溫暖的所在。
台灣一對情侶登喜馬拉雅山遇難,47天後遇救,可惜,女的在找到前三天就支撐不住,拜別了,從此陰陽兩隔。還記得多年前的李小石,他已經成功登上尼泊爾洛子峰,卻在下山途中體力不支而倒了。
山何其飄渺,卻有無限的魅力,讓登山者樂此不疲。這大概只有真正愛山的人才能領悟。
我自認自己也是一個山痴,而且膽子特大,我從來喜歡一個人登山,大山小山,尼泊爾是個非常美麗的登山磁場,我登過三次,從不同方向想登上安娜普瑞納大本營,第一次登上萬尺以上的大本營高峰,也沒吃多少苦頭,是第二次因為遇上季候風季節,被雨打住了行程,在9000尺的高峰進退兩難,最後聽取嚮導的意見,取消繼續等候山上,那之後,我與一群朋友去了Langtang Himal峰,抵達大本營那天午後就下起了大雪,在受困大本營前全部平安下山。
山的氣候從來難於估計,一定要有基本登山的常識,別鬥氣,遇到特別情況,還是撤退比較安全。
山的回憶,很美,也很清涼,是與自己心靈的邀約。我常常去走山,是去與心靈交談,我今天不來,我以後會來,到了某個境界登不登山也不重要了,反正,有一天我想我也會走上我不想歸的山的路程。。。

《星星之別後》


你是浪子
我是流浪者
驚鴻一瞥間
人間情愛走一回
最後你過你的浪子生活
我繼續啟航流浪
浪子與流浪者差異何其大
卻有共同點
你我都要對自己生命負責
站在高山觀星宇的時候
流浪者偶爾會想念你浪子
你是我最初的愛
而我不是你的最後
我依然如昔
像星星一樣沒有白晝之別
你呢
還是多情如昔

《惘然》


如果再見你
那是另一種惆悵
必然只是一個曾經認識的
再見已不是曾經的你
日子如流水般一去不返
留著的是滄桑
是白髮間的遺忘
紅塵看不破也罷
忘記終究也是一種幸福
再見也惘然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納蘭德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