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靈魂》


當上帝關閉了你的一扇門,一定給你打開另一扇窗。
活著一定有你存在的意義,這句話我堅信不疑。
日本有個畫家,你會對她的際遇體會上帝的真意,也許也覺得人生真的就是一場已經規劃和安排好的戲劇,你在哪裡就在那裡演一齣,就代表你活著你存在,但不會全無意義,就看你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
她10歲起就遭受精神病困擾,一個神經性視聽障礙的患者,確實是21世紀大藝術家,她就是名聞遐邇的日本畫家草間彌生,連名字都那麼優美。
任何看到其作品的人,都會產生驚訝的表情。
她的畫是無窮無盡的原點與條紋,海洋是用艷麗的花朵重疊的,她的空間就是意亂神迷,存在的真實與虛幻,
只有陣陣眩暈和不知身處何處的迷惑。
她對斑點的迷戀是從小就建立起來的,疾病使她看到的世界,
如隔著層斑點狀的網,於是她開始畫這些斑點,
它們像是細胞 ,種族 ,分子,生命最基本的元素。
草間彌生用它們來改變固有的形式感,她的空間就是這樣無限延伸。
為藝術她存在,87歲舉辦一個空前的大展,叫《我們永遠的靈魂》,雖然畫展已經結束,卻也讓世人重新認識了這個偉大的畫家。
草間彌生從來不迴避自己是精神病患,也以精神病畫家自我調侃。
悲慘童年,爸爸是酗酒後打罵家人,好色成性,常常帶女人回家,讓母親抓狂,母親長期身心受虐待,精神狀況也不好,就拿她來出氣,如果不是因為畫畫,她支撐不了到今天,像她說的,真想自滅生命!
唐納德•賈德(美國的一名極簡主義藝術家),欣賞她的作品,富原汁原味的作品,給予的評語是:草間彌生是一位極具原創性的畫家。他也是第一個買她作品的藝術家,彷彿就是千里馬遇伯樂的最佳詮釋。
她讓我想起了大陸南京的一個偏执型精神病人,他的畫也是從斑點開始,用的都是強烈對比的顏色,彷彿精神疾病與藝術創作之間有剪不斷的關聯 ,應該是精神面特別活躍的關係,我想吧!

《葉脈閒思》

天晴了,整理僅有的一片種植小天地,撿起了藏在葉子間的這片“葉脈”,肉已經枯乾分離了脈,乾枯的葉脈是如斯的分明,歲月彷彿也靜好。
簌簌流動,時光在葉脈上流動,在歷史的長河中流淌,葉子的流金歲月與你我的人生有何分別?
如果人生是一種機會,就別逃避生活中會遇見的責難。
如果人生是一種風景,走過欣賞後,把風景嵌在心裡,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品嚐與回憶。
如果生活是一種挑戰,快樂的迎接它。
生命是寶貴的,所以要珍惜。
財富是身外物,是你生活的保障,所以智慧的運用財富是必要的。
如果生命是愛,別糟蹋它。
如果人生是一個迷,也不必設法了解了,且走且回顧,生活不會欺騙你,有勇氣就唱出來,消解後,你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活著是一個悲劇?
我跳樓去嗎?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