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不走》


早晨拉開鐵門,我以欣喜的心情迎接太陽,
我的眼睛望不進深邃的灰,天空彷彿是絕望的死亡。
太灰太深的天空,我失去了對太陽的記憶。
林中濕鳥哀嚎的記憶絮繞在腦海,彷彿我的心也被囚了。
裸體赤熱的陽光,原來是大地飢渴的慰藉。
天空的灰怎麼會是我心中的藍?
灰肆無忌憚的吞噬着藍色的悲傷,是你的眼淚讓天空動容了,
那雨,依舊不停下著,
我的玻璃窗,破碎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