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


神聖的誓言與不朽靈魂巧遇
他們說是上帝的美意
風吹過花兒抖落
葉子張開溫柔的翅膀
迎接了花兒繼續墜落
天堂與地獄展開了拉鋸戰
卻也阻止了花兒的恐懼
告別的時辰暫停
花兒喘息間也升起了貪婪
永生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要出生死
原諒上帝吧!

寫於百無聊懶的午後

《光影》


光灑落大樹展露歲月的謳歌
與光陰一起綻放了世界的花朵
這迷人王國神聖的密地
曾經有個詩人法王打開了詩的門
隨著六句真言千古播放着穿心的情詩
在光影和夢中千年等待的情人
懇求世界不滅
夜晚雪山不眠
誰敢與歲月爭輝
是永恆不變的宇宙
誰拈花一笑
誰解那微笑的深意
夢想是純潔的
無限的延長在每一個生命中
你如何用小手握住時空
蒸發 蒸發
靈魂在光影間舞動
睫毛下的汗濕
點點光影散落
生命可以穿越宇宙
是心靈的美找到啟門的鑰匙
在高原呼吸間翱翔

《寫作》


我每天都在寫作
塗鴉式的塗滿了紙張
字太草
看到花蛇在考驗著人性
傾國傾城的容貌
花蛇的人生
眼高手低
一切仿佛都在正常外
字裡行間
比想像中更複雜的思維
寫作難產
看陰沉下的天空
逃亡式的尋找著
遍地的夢魘
文字呈現的荒涼
白了頭
滴了滿地的腦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