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


她在聖母院門前靜坐,冬天的陽光,溫和的照著,冷冽的風中也感覺一種溫暖與舒服。
老人坐另一邊,一直用眼角瞄視她,她對他點點頭,說早安。
老人也點點頭道聲早安。
這個早上的聖母院特別安靜,沒見多少旅客,也沒什麼過路的人。
用了早餐嗎?很少法國人會對外人這樣的問話,也許他也知道這是中國人的習慣。
老人起身走到她身邊,很紳士的問方不方便陪他附近走走。
她覺得老人也蠻慈祥,沒有任何邪念的感覺。
兩個人就沿著聖母院走,老人步伐有點蹣跚。手中還拿著拐杖。
一路沿著河岸邊走,他突然停下說要回家了,就隨手招車,也不問就叫她一起上車 。
他家原來在巴黎郊區,居然把她帶到Senlis這個小鎮,離開巴黎計程車都快開到一個小時。
我家就在這裡,很安靜的地方,小姐一定沒來過。
我一個人住,我知道你很友善,也不要把我當作什麼壞人。他對她溫柔的呵呵笑。
這裡她還真的沒來過,很安靜的小鎮,建築物都見歷史痕跡。
他的家在二樓,沒有電梯,他慢慢爬上去。
我獨居已經快30年,我以前在公家工作,退休後就一直住這裡。
屋子陽光很明亮,看得出老人很愛乾淨。
客廳皮質老沙發也乾淨得發亮,老人叫她坐,他去倒了杯咖啡,說鐘點女傭回去了,有簡單的午餐,也不問她的意見就安排了午餐。
她陪他簡單的吃了,飯後老人明顯很累了。
他躺在沙發上叫她把腿給他當枕,看老人真寂寞,既然來了,就這樣吧,反正他看來沒有什麼企圖。
他睡香甜了,她輕輕把他放下,自己走了。
回頭望望,突然發現老人的孤獨,他渴望的也是一種溫存,一種難以體會的落寞,歲月忽然已晚的感覺,她覺得今天也夠奇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