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

那一年的開落,我還在這裡,辭去快一年,我也沒有再到這裡,是風雨交加的梅雨季,是夜間,是因為雨天冷,怕日曬的花兒一直不謝不懈,路很寂寞,就像夜間花兒還在寂寥的綻放。
我看到一種微笑,彷彿從花裡發出,我知道辭去後,這裡的一切花花早早將與我沒有任何相關,我在這裡的塵緣已盡,說不定我在另一個角落,依然看到你的身影,“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不多情”,“”符號這句是納蘭性德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