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寫深度》

如何用膚淺改造深度
用我的悲傷裸露作為回應
虛無虛空是種毒氣
我在念著地藏王法號
日與夜
生活已經徹底被我破壞
我在與死亡分享死亡
這世間沒有存在秘密
讓我的腦袋空無一物
我取消所有的計劃
我總是朝逆向走
黎明充滿絕望
黃昏
夜起霧了
地上鋪霜了
然後我復活了
生活重新充滿鬥志
深度從來不會嘲笑膚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