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


誰知道你家在哪
在年代已久的歲月裡
在遙遠無可追溯之地
你停留在水的出口邊
我用相機長鏡頭把你撈上來
人類的好奇心會讓你覺得可笑
在山谷水流間
閒雜的草間
蒼穹間
人類與你談論永恆
永恆是什麼
多奇怪的詞
而石頭
你的心在千年前就已經破碎
留下一塊石頭印記
沒有任何記索的永恆
技巧的擺著
大自然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