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荷聯想

今年的夏天已經進入盛夏,很熱很熱!
我坐在塘岸的石頭邊,坐了很久很久,眼看架著照相機大砲的人,一個個的散去,恍惚間 以為自己走在另一個空間,這裡只有白荷,在風中輕擺動著花姿,池水間,旮旮旯旯青蛙跳,時不時相互呼叫。
很多年前,日本籍同學田澤輝美從南錫來找,我們一起去看了莫納的睡蓮畫,她就說日本也有一個深受莫納影響的畫家也畫了很多睡蓮,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些他的作品,他就是平松禮二(Reiji Hiramatsu)。
我喜歡攝影,也許在拍攝的過程也會遇到想自己好好坐下來畫畫的題材,最近發現原來我很喜歡蓮花,也非因為莫納大師了,等有一天連走路都艱難的時候,讓自己回歸原始,尋找孩提時候的心境,也許人生還有一個“迴旋”的過程,像蓮,今年開花了,季節過了,滿池的蒼茫,明年又回复青蔥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