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不走》


早晨拉開鐵門,我以欣喜的心情迎接太陽,
我的眼睛望不進深邃的灰,天空彷彿是絕望的死亡。
太灰太深的天空,我失去了對太陽的記憶。
林中濕鳥哀嚎的記憶絮繞在腦海,彷彿我的心也被囚了。
裸體赤熱的陽光,原來是大地飢渴的慰藉。
天空的灰怎麼會是我心中的藍?
灰肆無忌憚的吞噬着藍色的悲傷,是你的眼淚讓天空動容了,
那雨,依舊不停下著,
我的玻璃窗,破碎不堪!

歲末賞梅

這首陸遊 的《蔔運算元•詠梅》就獻給回憶。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從小就特別喜歡梅花,離開家鄉到國外才真正看到梅花,第一次去
賞梅花,就是落得梅花
滿地的
蒼涼,卻也很淒美,讓人久久不舍離去。)
~~去山上賞梅,不要說失望,因為梅花未快樂的綻放,我來早了,可是也沒早與遲的問題,只是沒有迎面相會。我的時間不是花的的時間,卻也不讓我白來一趟,開了幾朵的“獎賞”,覺得幸福很簡單。遇著我幸福,遇不著,卻也有其他的邂逅,也還是一幅風景,一朵花的暖心與善意!

《永遠的靈魂》


當上帝關閉了你的一扇門,一定給你打開另一扇窗。
活著一定有你存在的意義,這句話我堅信不疑。
日本有個畫家,你會對她的際遇體會上帝的真意,也許也覺得人生真的就是一場已經規劃和安排好的戲劇,你在哪裡就在那裡演一齣,就代表你活著你存在,但不會全無意義,就看你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
她10歲起就遭受精神病困擾,一個神經性視聽障礙的患者,確實是21世紀大藝術家,她就是名聞遐邇的日本畫家草間彌生,連名字都那麼優美。
任何看到其作品的人,都會產生驚訝的表情。
她的畫是無窮無盡的原點與條紋,海洋是用艷麗的花朵重疊的,她的空間就是意亂神迷,存在的真實與虛幻,
只有陣陣眩暈和不知身處何處的迷惑。
她對斑點的迷戀是從小就建立起來的,疾病使她看到的世界,
如隔著層斑點狀的網,於是她開始畫這些斑點,
它們像是細胞 ,種族 ,分子,生命最基本的元素。
草間彌生用它們來改變固有的形式感,她的空間就是這樣無限延伸。
為藝術她存在,87歲舉辦一個空前的大展,叫《我們永遠的靈魂》,雖然畫展已經結束,卻也讓世人重新認識了這個偉大的畫家。
草間彌生從來不迴避自己是精神病患,也以精神病畫家自我調侃。
悲慘童年,爸爸是酗酒後打罵家人,好色成性,常常帶女人回家,讓母親抓狂,母親長期身心受虐待,精神狀況也不好,就拿她來出氣,如果不是因為畫畫,她支撐不了到今天,像她說的,真想自滅生命!
唐納德•賈德(美國的一名極簡主義藝術家),欣賞她的作品,富原汁原味的作品,給予的評語是:草間彌生是一位極具原創性的畫家。他也是第一個買她作品的藝術家,彷彿就是千里馬遇伯樂的最佳詮釋。
她讓我想起了大陸南京的一個偏执型精神病人,他的畫也是從斑點開始,用的都是強烈對比的顏色,彷彿精神疾病與藝術創作之間有剪不斷的關聯 ,應該是精神面特別活躍的關係,我想吧!

《葉脈閒思》

天晴了,整理僅有的一片種植小天地,撿起了藏在葉子間的這片“葉脈”,肉已經枯乾分離了脈,乾枯的葉脈是如斯的分明,歲月彷彿也靜好。
簌簌流動,時光在葉脈上流動,在歷史的長河中流淌,葉子的流金歲月與你我的人生有何分別?
如果人生是一種機會,就別逃避生活中會遇見的責難。
如果人生是一種風景,走過欣賞後,把風景嵌在心裡,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品嚐與回憶。
如果生活是一種挑戰,快樂的迎接它。
生命是寶貴的,所以要珍惜。
財富是身外物,是你生活的保障,所以智慧的運用財富是必要的。
如果生命是愛,別糟蹋它。
如果人生是一個迷,也不必設法了解了,且走且回顧,生活不會欺騙你,有勇氣就唱出來,消解後,你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活著是一個悲劇?
我跳樓去嗎?哈哈!

《一葉知秋》


驀然回首
人生的每一階段
都有一個不同的你
陪我走過一段
最寂寞也最深情
我所有的回憶裡
此刻才是最絢爛的
攜子之手與子同老
一葉知秋的美麗與哀愁
是走在時間裡的幸福

《青苔》

曾經就那麼喜歡青苔,用了我無數的休假日,漫山遍地的尋找它們的踪跡。

拿著放大鏡看呀看的,時間就這樣忘我的滑走了 。青苔並不難找,陰濕的地方一定有他們的族群,但沒什麼人願意蹲下身子去觀祥它們的生態。
我覺得自己蠻像青苔,第一不合群,第二選擇性很強,你很少看到我在人群中打轉,匍居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小鎮,一晃間就將近20年。那年那月那日,什麼世界也差不多忘了,就像青苔,世界上又有幾個人會辨識它的種類?不要說名稱了,這重要嗎?對青苔來說就是宇宙無名的生物,自來自去。
青苔埋名埋姓只想圖個安靜的角落與天地晝開夜合,平凡的過日子。
青苔的美與趣味,就是一個宇宙的開端,我對植物的啟蒙就是從小小肉眼看不清楚面貌的青苔開始,它與我隨性的個性很相像吧?
因為青苔,我就喜歡上微鏡拍,在微觀的世界裡,其實真的存在著無際的宏觀宇宙。
放大鏡下的人生裡,我們常常也被人放大鏡來看,學會青苔的坦蕩,微小,生命卻也無比的強大,無處不存在,也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的活出自己的一片藍天。

《網絡情慾的放肆》

女方便结识,多少屏幕情侣素未谋面,越不了解越有好感。人 们面对着感情不易坚守,未婚与已婚,见面与不见面,结果又怎样? TEXT 叶则蕾
她踏上了前往希腊爱琴海的飞机,是有害羞的心跳,浪漫就在前 方向她招手。心里忧喜参半,毕竟这番赴约是一个很大的冒险。 他们两个是网络恋情,每天视讯谈恋爱,一个在加拿大,一 个在南非,相约在爱琴海……这样的感情酝酿了整整五年时间, 她才敢放手一搏。 自我心理的建设不是没有,她不相信网络的爱情原来也是可 以来得如此激烈,若非要进一步接触不可的地步,清醒的时候, 她是有想过结束自慰式的爱情。
见面的一刻,她的激动远超过他。如何把网情与现实合理 化,是经过一番挣扎才付诸于行动。见面,一起旅行,就像热恋 的情人那样缠绵。她也以为自己绝对已经摆脱网恋的暧昧与迷糊 不清,结果大错特错。 那个网络爱情终究还是骗局一场,无疾而终。 她付出真心,而他,奔驰在多条线上,玩着猎情游戏,捕猎 着世界各国网女。 网恋先从文字与言语上的挑逗,最后来到肉欲的终结。她的 说法。 爱是种最亲密的风险,而不是经过仔细分解与多种措辞下的 迷糊面纱。网恋觉悟后,她的感言。
若果见面是暴露自己的丑陋样貌,她宁可守在电脑桌边,每天靠 网络上的书信鱼雁往来。 最后经不起对方的多次邀约,才答应见面。原来,他是残障 人士,在一家电脑修复中心上班。 见面之前,他隐隐约约吐露过自己的情况,而她以为他从照 片里见她长得不怎么样而随意编个故事,免得她有自卑感……见 面,真真实实呈现眼前,反而增加了情愫发展,步上了礼堂。 一个网友说,网络情欲分分钟沦陷的时代,冒昧生平也可以 找到知心的朋友,甚至感觉比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还窝心。纯粹友 情交往,不掺杂任何情欲上的迷恋,这样的网络情让人可以隽永 而放心走下去,一起成长,一起老去。 这世界依然还是诚信可跨越一切,没有任何门道。
网路的发达,给了很多家庭带来无形压力。孩子小小年纪上网玩 游戏、交网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家家都在担心着小孩子的身 心发展。小小年纪翘家会网友,一个礼拜不见回来,报案也解决 不了问题。 现在小孩没有以前那么单纯听话,个个有自己的想法与空 间,父母难管教,也不能把责任都推给网络。如何把守是个大考 验,天下父母都得有更强大的智慧,去迎战廿一世纪超级科技大 猛兽。 至于成年人,很多网站其实经营着道德和新技术的发展联 系,极具讽刺的是,许许多多卫道与保守主义者都沦陷于网路。 心态上要绝对健康,才能在网络上展开网情,否则就像Uplust 社交网站说的,人人赤身裸体,这里没有禁忌,是百分百成人社 交网站,也不经审核,关起门夜间浏览个够。那是儿童不宜的网 站,但也不能用色情字眼去理解,否则证明使用者也不够前卫,还 是没有抛掉色情的眼镜。 若果说社会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不如说是科技把色情合理 化,更迎合现代人的接受度与感官的发展。
爱情本质无须伪装与说假话,网络世界的爱情可能就多了层虚 假,让人在真与假间产生疑惑,所以分辨真伪与自我保护,都是 自己的功课。 网络情泛滥,往往是自己造成的。这里讲的就是真诚与虚假 的界限,脱掉虚假就是真实,网络情欲与真实世界的情欲,也就 没什么差异。 说到思想出轨,我认为远比身体出轨杀伤力大。许多人把爱 情随意抛在云端,利用文字和言语到处放电,网络婚外情就这样 产生了,搞到家破人亡也是常有的事,即便什么都没做过。
人有时候就喜欢雾里看花,有种朦胧的美;更何况现代的手 机功能,可以轻易把一个丑男丑女化成俊男美女,老态也可以年 轻化,超乎理解,人往往也失去了理性的判断力。 追随科技发展,无妨,但心态还是最重要的。在网络上沦陷 的人,应该也具备各种应变能力,而不是一头栽下去,无可自拔。 我们要担忧的不是网络,而是自己无法弥补错乱的情欲。
~此文刊登於新加坡品雜誌2017第四月份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