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

有些情切不斷
一些緣份也切不斷
最佳選擇是順其自然
不是說了嗎?
若是故人在
山河必不移
而時間在變
人也在變
環境變遷
山一樣會變
世界沒有不散的筵席
而人生千載萬年不變的
只有一樣————————
萬物的傳承

白荷聯想

今年的夏天已經進入盛夏,很熱很熱!
我坐在塘岸的石頭邊,坐了很久很久,眼看架著照相機大砲的人,一個個的散去,恍惚間 以為自己走在另一個空間,這裡只有白荷,在風中輕擺動著花姿,池水間,旮旮旯旯青蛙跳,時不時相互呼叫。
很多年前,日本籍同學田澤輝美從南錫來找,我們一起去看了莫納的睡蓮畫,她就說日本也有一個深受莫納影響的畫家也畫了很多睡蓮,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些他的作品,他就是平松禮二(Reiji Hiramatsu)。
我喜歡攝影,也許在拍攝的過程也會遇到想自己好好坐下來畫畫的題材,最近發現原來我很喜歡蓮花,也非因為莫納大師了,等有一天連走路都艱難的時候,讓自己回歸原始,尋找孩提時候的心境,也許人生還有一個“迴旋”的過程,像蓮,今年開花了,季節過了,滿池的蒼茫,明年又回复青蔥的氣息!

《石頭》


誰知道你家在哪
在年代已久的歲月裡
在遙遠無可追溯之地
你停留在水的出口邊
我用相機長鏡頭把你撈上來
人類的好奇心會讓你覺得可笑
在山谷水流間
閒雜的草間
蒼穹間
人類與你談論永恆
永恆是什麼
多奇怪的詞
而石頭
你的心在千年前就已經破碎
留下一塊石頭印記
沒有任何記索的永恆
技巧的擺著
大自然的藝術

《無詩的詩》

這個季節的疫情
從去歲的冬到現在
每個人彷彿都背著十字架
病毒被帶著世界亂泡製
到處留情
中古時代的奴役形式
被帶到哪裡哪裡生根
“聖化”般推展著它的神力
它讓世界找不到呼吸的窗口
看不到鬆懈的機會
你皇家算什麼
我一樣登堂入室
你得緊繃精神
太幸福也會遭天嫉
黎明還在等待
思想打結時
就像疫情
就像一片空曠的風景
令人窒息
惶恐

《婚姻與承諾》


人生會面對很多約定的事情,愛情就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約定,而現在的人能走到最後的約定好像也不是那麼一回事,大環境下,分分鐘都會毀掉約定。

你覺得你與另一半相距越來越遙遠,你打開你的心扉希望距離縮短,對方可能倒退,把他/她的心關得更緊閉,到底為什麼?厭倦了對方,不感興趣了?那距離有可能一萬八千里,有可能到最後婚前的約定,承諾與保證都變成終結!

然後你可能會自我檢討,是忙於生活,忙於家庭,疏忽了給予對方的關心,也或許更糟糕,她/他不愛了。

約定,承諾與保證是相伴而行,少一種都是欠缺,都是有遺漏的地方,都不會完美。

之前,對面家的媳婦突然得憂鬱症,她早餐店都沒辦法營業下去的狀態,休業了。她婆婆說她中風在醫院,感覺很奇怪,有一天她突然又好了,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她丈夫外遇讓她想不開得憂鬱症,那次住院是吞了半瓶的安眠藥,救活了。

她有一次她半夜情緒失控,把丈夫的車子砸爛了,車鈴聲四嚮,驚動了大半夜睡覺的鄰居,車子就停泊在我的巷口。鄰居紛紛出來觀看,她披頭散髮,口中喃喃自語,都是在咆哮。丈夫沒有在家,是她婆婆叫救護車送去醫院。

她已經在情感上被丈夫拋棄了,而丈夫也沒有打算回頭。這婚姻因為有三個孩子與家婆介著,他也沒有提出離婚。

他沒有在肢體上傷害她,但,精神上的傷害可能更大,尤其結婚到三個孩子的出生,她都活在家庭裡,沒有與外人接觸,丈夫就是她的天與地,娘家在南部,一年也難得回去一趟。

這婚姻的約定,也許感情不夠堅實,她們是經過相親來,沒戀愛就結合,可能也不是造成搞小三的原因,她第一時間選擇傷害自己就是缺乏理性,她不要原諒丈夫,拒絕寬恕他,她自己脆弱性的自殘也不會讓情感退出的丈夫回頭。

經過兩三年時間,那個婚姻

還是進行式,卻也沒有緩和的現象,但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激烈的事件發生。情況沒有很快的惡化,保持著禮貌,尊重的關係也算不錯了。

兩個人各自鎖定在自己的世界中,就像陌生人。

這對夫妻關係應該是屬於不良時間管理的一對,夫妻關係沒辦法加強發展,生活中沒有浪漫,缺乏溝通,甚至用餐與就寢時間都沒有交集,鄰居從來也不見他們一起出門散步,更甭說出門旅行。

很多時候當婚姻出現問題時,當事者都不願意去接受與承認,只有在越來越惡化時,住在一起的家人才會發現,拒絕相信就是最大的錯誤。

在婚姻的路上,隨時都會遇上岔路,要繼續走下去,還是繞道而行,也是自己的心了。

婚姻在家庭裡成了必然的習慣,婚姻的考驗也是必然在旁等候你!

承諾與保證,其實也還不是別人對你許下的,而是你自己對自己可能實現的程度。

《春天》


春天了嗎?
早上推開門
草燕在吱叫
回來築巢的現象
你佇立門前
哪兒也不能去
春天掀開布幔
路邊的野櫻花也開了
春天哪,是美好的
讓所有的鳥兒都飛回來了
等待樹梢頭的果實成熟
你的心又躁動什麼
高山
還是雪白萬里
後院的紫羅蘭美麗的綻放

(大年初一的早晨,2020/01/25)

《一棵枯樹》


蒼穹下一棵枯樹
春夏秋冬又一年
藍天
灰天
晴天
雨天
颱風天
日出
日落
枯樹看似依舊站得很地心吸力之勢
卻早已魂斷天涯
晨間的春節炮竹聲
嚇飛了正酣睡在枝幹上的鳥
樹上掛著青綠色的攀緣植物
真的偽裝不了
我還是一棵枯樹

《小花》


我不是鬱金香
也不是紫羅蘭
在最不起眼的雜草間
含情脈脈的晨間清爽的空氣
流竄着我的呼吸
我輝煌的生命綻放著
快樂的聽著鳥唱
淋沐着晨露
我聽到了你的心傳出對我的讚歎
做好自己
寶貝

(花檔案:金紅花
拉丁學名:Alloplectusmartius
科屬:苦苣苔科 金紅花屬
原產地:美洲熱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