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珠的吻》

地震搖晃斷了夢
我這水珠
是多麼溫柔啊
我是美
是善良精靈
我用我天真無邪的眼珠
給你希望與關愛
當愛從你的傷痛中震撼到你心靈的霎那
我就是你悲傷心靈的活水
是我溫暖的唇潤濕了你的心房
是那麼溫馨
遠離恐懼災難的吻

《雨不走》


早晨拉開鐵門,我以欣喜的心情迎接太陽,
我的眼睛望不進深邃的灰,天空彷彿是絕望的死亡。
太灰太深的天空,我失去了對太陽的記憶。
林中濕鳥哀嚎的記憶絮繞在腦海,彷彿我的心也被囚了。
裸體赤熱的陽光,原來是大地飢渴的慰藉。
天空的灰怎麼會是我心中的藍?
灰肆無忌憚的吞噬着藍色的悲傷,是你的眼淚讓天空動容了,
那雨,依舊不停下著,
我的玻璃窗,破碎不堪!

歲末賞梅

這首陸遊 的《蔔運算元•詠梅》就獻給回憶。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從小就特別喜歡梅花,離開家鄉到國外才真正看到梅花,第一次去
賞梅花,就是落得梅花
滿地的
蒼涼,卻也很淒美,讓人久久不舍離去。)
~~去山上賞梅,不要說失望,因為梅花未快樂的綻放,我來早了,可是也沒早與遲的問題,只是沒有迎面相會。我的時間不是花的的時間,卻也不讓我白來一趟,開了幾朵的“獎賞”,覺得幸福很簡單。遇著我幸福,遇不著,卻也有其他的邂逅,也還是一幅風景,一朵花的暖心與善意!

《永遠的靈魂》


當上帝關閉了你的一扇門,一定給你打開另一扇窗。
活著一定有你存在的意義,這句話我堅信不疑。
日本有個畫家,你會對她的際遇體會上帝的真意,也許也覺得人生真的就是一場已經規劃和安排好的戲劇,你在哪裡就在那裡演一齣,就代表你活著你存在,但不會全無意義,就看你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
她10歲起就遭受精神病困擾,一個神經性視聽障礙的患者,確實是21世紀大藝術家,她就是名聞遐邇的日本畫家草間彌生,連名字都那麼優美。
任何看到其作品的人,都會產生驚訝的表情。
她的畫是無窮無盡的原點與條紋,海洋是用艷麗的花朵重疊的,她的空間就是意亂神迷,存在的真實與虛幻,
只有陣陣眩暈和不知身處何處的迷惑。
她對斑點的迷戀是從小就建立起來的,疾病使她看到的世界,
如隔著層斑點狀的網,於是她開始畫這些斑點,
它們像是細胞 ,種族 ,分子,生命最基本的元素。
草間彌生用它們來改變固有的形式感,她的空間就是這樣無限延伸。
為藝術她存在,87歲舉辦一個空前的大展,叫《我們永遠的靈魂》,雖然畫展已經結束,卻也讓世人重新認識了這個偉大的畫家。
草間彌生從來不迴避自己是精神病患,也以精神病畫家自我調侃。
悲慘童年,爸爸是酗酒後打罵家人,好色成性,常常帶女人回家,讓母親抓狂,母親長期身心受虐待,精神狀況也不好,就拿她來出氣,如果不是因為畫畫,她支撐不了到今天,像她說的,真想自滅生命!
唐納德•賈德(美國的一名極簡主義藝術家),欣賞她的作品,富原汁原味的作品,給予的評語是:草間彌生是一位極具原創性的畫家。他也是第一個買她作品的藝術家,彷彿就是千里馬遇伯樂的最佳詮釋。
她讓我想起了大陸南京的一個偏执型精神病人,他的畫也是從斑點開始,用的都是強烈對比的顏色,彷彿精神疾病與藝術創作之間有剪不斷的關聯 ,應該是精神面特別活躍的關係,我想吧!

《葉脈閒思》

天晴了,整理僅有的一片種植小天地,撿起了藏在葉子間的這片“葉脈”,肉已經枯乾分離了脈,乾枯的葉脈是如斯的分明,歲月彷彿也靜好。
簌簌流動,時光在葉脈上流動,在歷史的長河中流淌,葉子的流金歲月與你我的人生有何分別?
如果人生是一種機會,就別逃避生活中會遇見的責難。
如果人生是一種風景,走過欣賞後,把風景嵌在心裡,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品嚐與回憶。
如果生活是一種挑戰,快樂的迎接它。
生命是寶貴的,所以要珍惜。
財富是身外物,是你生活的保障,所以智慧的運用財富是必要的。
如果生命是愛,別糟蹋它。
如果人生是一個迷,也不必設法了解了,且走且回顧,生活不會欺騙你,有勇氣就唱出來,消解後,你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活著是一個悲劇?
我跳樓去嗎?哈哈!

《一葉知秋》


驀然回首
人生的每一階段
都有一個不同的你
陪我走過一段
最寂寞也最深情
我所有的回憶裡
此刻才是最絢爛的
攜子之手與子同老
一葉知秋的美麗與哀愁
是走在時間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