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苔》

曾經就那麼喜歡青苔,用了我無數的休假日,漫山遍地的尋找它們的踪跡。

拿著放大鏡看呀看的,時間就這樣忘我的滑走了 。青苔並不難找,陰濕的地方一定有他們的族群,但沒什麼人願意蹲下身子去觀祥它們的生態。
我覺得自己蠻像青苔,第一不合群,第二選擇性很強,你很少看到我在人群中打轉,匍居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小鎮,一晃間就將近20年。那年那月那日,什麼世界也差不多忘了,就像青苔,世界上又有幾個人會辨識它的種類?不要說名稱了,這重要嗎?對青苔來說就是宇宙無名的生物,自來自去。
青苔埋名埋姓只想圖個安靜的角落與天地晝開夜合,平凡的過日子。
青苔的美與趣味,就是一個宇宙的開端,我對植物的啟蒙就是從小小肉眼看不清楚面貌的青苔開始,它與我隨性的個性很相像吧?
因為青苔,我就喜歡上微鏡拍,在微觀的世界裡,其實真的存在著無際的宏觀宇宙。
放大鏡下的人生裡,我們常常也被人放大鏡來看,學會青苔的坦蕩,微小,生命卻也無比的強大,無處不存在,也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的活出自己的一片藍天。

《網絡情慾的放肆》

女方便结识,多少屏幕情侣素未谋面,越不了解越有好感。人 们面对着感情不易坚守,未婚与已婚,见面与不见面,结果又怎样? TEXT 叶则蕾
她踏上了前往希腊爱琴海的飞机,是有害羞的心跳,浪漫就在前 方向她招手。心里忧喜参半,毕竟这番赴约是一个很大的冒险。 他们两个是网络恋情,每天视讯谈恋爱,一个在加拿大,一 个在南非,相约在爱琴海……这样的感情酝酿了整整五年时间, 她才敢放手一搏。 自我心理的建设不是没有,她不相信网络的爱情原来也是可 以来得如此激烈,若非要进一步接触不可的地步,清醒的时候, 她是有想过结束自慰式的爱情。
见面的一刻,她的激动远超过他。如何把网情与现实合理 化,是经过一番挣扎才付诸于行动。见面,一起旅行,就像热恋 的情人那样缠绵。她也以为自己绝对已经摆脱网恋的暧昧与迷糊 不清,结果大错特错。 那个网络爱情终究还是骗局一场,无疾而终。 她付出真心,而他,奔驰在多条线上,玩着猎情游戏,捕猎 着世界各国网女。 网恋先从文字与言语上的挑逗,最后来到肉欲的终结。她的 说法。 爱是种最亲密的风险,而不是经过仔细分解与多种措辞下的 迷糊面纱。网恋觉悟后,她的感言。
若果见面是暴露自己的丑陋样貌,她宁可守在电脑桌边,每天靠 网络上的书信鱼雁往来。 最后经不起对方的多次邀约,才答应见面。原来,他是残障 人士,在一家电脑修复中心上班。 见面之前,他隐隐约约吐露过自己的情况,而她以为他从照 片里见她长得不怎么样而随意编个故事,免得她有自卑感……见 面,真真实实呈现眼前,反而增加了情愫发展,步上了礼堂。 一个网友说,网络情欲分分钟沦陷的时代,冒昧生平也可以 找到知心的朋友,甚至感觉比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还窝心。纯粹友 情交往,不掺杂任何情欲上的迷恋,这样的网络情让人可以隽永 而放心走下去,一起成长,一起老去。 这世界依然还是诚信可跨越一切,没有任何门道。
网路的发达,给了很多家庭带来无形压力。孩子小小年纪上网玩 游戏、交网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家家都在担心着小孩子的身 心发展。小小年纪翘家会网友,一个礼拜不见回来,报案也解决 不了问题。 现在小孩没有以前那么单纯听话,个个有自己的想法与空 间,父母难管教,也不能把责任都推给网络。如何把守是个大考 验,天下父母都得有更强大的智慧,去迎战廿一世纪超级科技大 猛兽。 至于成年人,很多网站其实经营着道德和新技术的发展联 系,极具讽刺的是,许许多多卫道与保守主义者都沦陷于网路。 心态上要绝对健康,才能在网络上展开网情,否则就像Uplust 社交网站说的,人人赤身裸体,这里没有禁忌,是百分百成人社 交网站,也不经审核,关起门夜间浏览个够。那是儿童不宜的网 站,但也不能用色情字眼去理解,否则证明使用者也不够前卫,还 是没有抛掉色情的眼镜。 若果说社会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不如说是科技把色情合理 化,更迎合现代人的接受度与感官的发展。
爱情本质无须伪装与说假话,网络世界的爱情可能就多了层虚 假,让人在真与假间产生疑惑,所以分辨真伪与自我保护,都是 自己的功课。 网络情泛滥,往往是自己造成的。这里讲的就是真诚与虚假 的界限,脱掉虚假就是真实,网络情欲与真实世界的情欲,也就 没什么差异。 说到思想出轨,我认为远比身体出轨杀伤力大。许多人把爱 情随意抛在云端,利用文字和言语到处放电,网络婚外情就这样 产生了,搞到家破人亡也是常有的事,即便什么都没做过。
人有时候就喜欢雾里看花,有种朦胧的美;更何况现代的手 机功能,可以轻易把一个丑男丑女化成俊男美女,老态也可以年 轻化,超乎理解,人往往也失去了理性的判断力。 追随科技发展,无妨,但心态还是最重要的。在网络上沦陷 的人,应该也具备各种应变能力,而不是一头栽下去,无可自拔。 我们要担忧的不是网络,而是自己无法弥补错乱的情欲。
~此文刊登於新加坡品雜誌2017第四月份刊

《深邃》

手中的筆寫不出滾燙的文字,
深邃的是一個人的內心世界,時而波濤洶湧,時而風平浪靜。
層疊浮隱,恍若一本書,難懂抑或輕解,靠自己的能力。
當文字不在,語言不在,天地只有寧靜,深邃顯於蒼穹,無限的浩瀚間,一層層打開了生命之花。

山的路程

山是一輩子都在遙望的地方,是有它溫暖的所在。
台灣一對情侶登喜馬拉雅山遇難,47天後遇救,可惜,女的在找到前三天就支撐不住,拜別了,從此陰陽兩隔。還記得多年前的李小石,他已經成功登上尼泊爾洛子峰,卻在下山途中體力不支而倒了。
山何其飄渺,卻有無限的魅力,讓登山者樂此不疲。這大概只有真正愛山的人才能領悟。
我自認自己也是一個山痴,而且膽子特大,我從來喜歡一個人登山,大山小山,尼泊爾是個非常美麗的登山磁場,我登過三次,從不同方向想登上安娜普瑞納大本營,第一次登上萬尺以上的大本營高峰,也沒吃多少苦頭,是第二次因為遇上季候風季節,被雨打住了行程,在9000尺的高峰進退兩難,最後聽取嚮導的意見,取消繼續等候山上,那之後,我與一群朋友去了Langtang Himal峰,抵達大本營那天午後就下起了大雪,在受困大本營前全部平安下山。
山的氣候從來難於估計,一定要有基本登山的常識,別鬥氣,遇到特別情況,還是撤退比較安全。
山的回憶,很美,也很清涼,是與自己心靈的邀約。我常常去走山,是去與心靈交談,我今天不來,我以後會來,到了某個境界登不登山也不重要了,反正,有一天我想我也會走上我不想歸的山的路程。。。

《星星之別後》


你是浪子
我是流浪者
驚鴻一瞥間
人間情愛走一回
最後你過你的浪子生活
我繼續啟航流浪
浪子與流浪者差異何其大
卻有共同點
你我都要對自己生命負責
站在高山觀星宇的時候
流浪者偶爾會想念你浪子
你是我最初的愛
而我不是你的最後
我依然如昔
像星星一樣沒有白晝之別
你呢
還是多情如昔

《惘然》


如果再見你
那是另一種惆悵
必然只是一個曾經認識的
再見已不是曾經的你
日子如流水般一去不返
留著的是滄桑
是白髮間的遺忘
紅塵看不破也罷
忘記終究也是一種幸福
再見也惘然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納蘭德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