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爱

我说我是用我的生命去爱你,多少年的今天,一样没有因为这样的爱你的话,感觉心虚,那爱一样没有减少,只是那爱经过多年后,确实是转移了,变成是一种温馨的关怀。

那年你突然来巴黎郊区的居家来找我,是措手不及,也感觉到一种的不安,经年没有联络,至于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址,到今天还是不得而知,就像你说的,天涯海角,我在哪里你一样翻找得出来!

为什么这么多年后还寻来,你说是来道别,你将离开法国,回国去执教,而你那年还没有拿下博士学位,有什么办法?因为延误毕业,已经失去了经费的提供,你说,一切回国后才继续完全。我感到安慰的是最后你还是以优异的成绩修取了学位,这也减少了我心里的不安!

怎么办,我们可是经历很多的磨难,很多的苦,互相都疲累了,我最后还是决定放你走,最后那夜在南西宿舍,你醉得不醒,胡言乱语,同室说,帮帮忙,你看来真的很痛苦,而我的心怎么那么坚硬?我们让你平静的在这里过夜,而我们则在初春的晚间,在附近的花园闲逛,我的沉默只让我的同室感觉不安,因为只有她知道我为什么最后那么坚决。

那是一个无眠的夜,却也让我一辈子都没有忘怀的一种学会放下的功课,我说学会是因为我答应自己将来无任遇到任何感情事,相信都会懂得怎么先爱自己,而不是弄得两败俱伤,自己伤得更重。

南西城也没有想象的热闹,我选择离开都市,住在10多公里外的乡下,其实,不是因为你就在这里附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世间有你我的存在,这里居久了就会养成一种平静的个性,小乡下就是那么的怡然自在,就是属于喜欢散步的我居住的。我从小喜欢散步,是从来不会因下雨天或天晚天未亮而改变,心想出去走走就出门去了,散步可以让人变得很冷静,处惊不变,思路清明。

这地方从陌生到熟络,在心里烙下了印,你说那是因为这里有你的身影与气息,我也想说如此吧,因为你之故,我也多待了一个学期。你喜欢我画画,在南西城,真的每天都在画作。

我个性随性,喜欢大自然风景,梦里有一个青青草地,有一次我们路过小镇的某间教堂,教堂外就是一片青青草原地,最记得秋天风大的时候和一班同学到哪里去放风筝,这不是生平第一次放风筝,我小时候还是放风筝的高手,与哥哥们还常常去割别人的风筝,每次都凯旋而归,老哥在线上用混了焦糊的玻璃砂,线很利,也不易断。

我记得当时也告诉你这件好笑的事,你觉得我哥好卑鄙,我说,其实别人也一样,哥哥的技术比较好而已,你就“唧唧”嘲笑,觉得我还陶醉在那种不光荣的事件上。

我画了青青草地与一间小木屋,你说送给你,我就让你拿走了,记得还有留下一小撇的印象。

不去问流向,那幅画其实你已经通过我的同室还来给我,只是当时气恼而没有收回来。

你是念土壤的专才,我是比较属社会的(确实啊,我在社会浪荡的时候,你还是大学生。),却让你感觉是应该念文学念植物系比较适合。

因为土壤,自然你也研究植物生态学,你常说土壤与植物的关系密切,是植物的一个重要生态因子,通过控制土壤,可以改变或影响植物的生长与果类农作物等类的产量。。。。。

奇怪吗?经过那么多年后,我在研究着土壤,用不同混合的土壤种各种植物,观察植物在不同土壤中的成长结构,慢慢的也理出一点心得。

你说寄了本你写的土壤学的书给我,我没有收到,倒是收到了后来的那封简信,我经年不在家乡,那也是很多年后才看到的,也许不是重要信,我家人一般都是搁着一边。

等我回来才决定要不要拆读,以前有一封信在我的书橱待了10年才读,一点也不夸张,是因为那10年我都没有回乡,流浪的滋味,尝来一点也不好过,浪漫只是因为不懂事,一种自以为是的麻木追求。

最近几年,我知道你也找过我,但从来没有成功联络上,我回来了,与你一样,不恋线巴黎的繁华花色,只是,我也本来想就这样与我女儿相依为命终老,往后不再谈感情事。

命运的安排就是这样奇妙,我居然在家乡遇到以前一直关心我的朋友,他只身在马经商多年,我缺席的那些年,他一直没有走,来去游走于世界很多角落,我最后决定与他走生命的另一段,所以我才来到宝岛安居。

我一样从朋友中知道你的一切,互相在心理关怀着,就表明着大家仍然活得很好,仍然有那份爱传递着,关心着,那已经是一种情感的升华,是我追求的情感最高归属境界吧!

《作物营养与施肥》最后还是你沉醉倾心的研究方向,我记得你曾经的赞许,说小叶,你行啊,知识丰富,有情有义,可以做大地土壤的拥护者。

月到中秋分外明,明月千里,不说相思,但,还是很思念你,

愿别后一切都如你的个性一样,按部就班,完全不能有差错,感情也如斯,所以,你我这辈子就要这样的分手,因为,我仍然会选择自己的随心随性个性过我的日子。

别后,好吗?

我呢,风平浪静,一点的余波余浪,是生活的点缀,无伤大雅,不管我在世界哪个角落,都会照顾好自己,并且好好的活着,放心吧,就像你说的,我在山里可以生活,在海里也不会灭顶,跌倒了一定会自己爬起来。

當你不執著快樂,不去追求快樂的時候,快樂自然就來了,不執著本身就是快樂。(这句话是一个笃信佛教的朋友告诉我的,觉得好,就一直记着!)

而我,简单的感情生活,就是一种无比的幸福,生活 的羁绊,是活着的所有方向。

真心付出的爱,是没有对不起与抱歉的。多少年的时间去沉淀,火息了,只留下一盏心灯,微量的温暖着你我的一生。这辈子若还可以缘续一面,也许也是陌生人,即使那个感觉还在,已经与岁月远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