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笑声

那年自行申请到法国北部接受语文的训练,为期半年。


我没拿到学生宿舍的安排,通过校方的引荐,胜利找到当地的一家民宅,离开大学有一段距离,算很偏远,交通很不方便,我还是决定住进去再做打算。


这是错误的抉择,还是冥冥中必须要通过这个考验或责难?随着接踵而来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我学会了,什么是平常心!


第一天住进来,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我的眼睛一闭上来,突然,整亇睡房传来很多讲话的声音,笑声,大人、小孩,热闹滚滚,眼睛一张开,房间平静如寂,觉得很奇怪,这时已经是秋天,北部开始很冷,屋外面蝉鸣声还历历可闻。     


我想到明天要上早课,还是快点睡吧!


《碰》声巨响,我从床上被抛下了地板,回过神,什么都 没发生,是好像做了一个梦。可是我没有任何的记忆,我不过才闭上眼不到二十分钟。


我有些迷惑,告诉自己见惑为我执,解而空之。。。。我在闹钟吵醒来是次日大清早六点,起来感觉左脚很痛,检查看后,花容失色,居然瘀青一大块,为了怕迟到,就拖痛脚出门,外面冷气逼人,一路还在迷糊与迷惑中寻找答案。


午后下学回来,去附近超市购买了一些日用品,回家在门口遇到房东,招呼聊聊几句,我把心中的疑惑搁著。


这晚我想应该平安无事,复习一些文法,就寝。


《碰》,我在剧痛中爬起来,这回是头被撞到墙,隆起一大块,这是很不寻常的


 


,恐惧心油然而生,人地生疏,没有救兵。我告诉自己欲得净土,当静其心,然后念着心经平安睡去。


翌日,我已经没办法上学去,头肿没消,眼睛也瘀青,好比猫熊。我仍然被抛得一头雾水,休息一天,是周身的疼痛。


平安过了三天,我也恢复上课的日子,心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件应改不会再发生了,谁知?


我眼睛一闭上,那些热闹滚滚的声音又复现了,睁开眼,恢复正常,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打算了解究竟,告诉自己就等明天吧!睡去。


我见到一个七口和樂的家庭,正在吃着晚餐,饭后,爸爸带着孩子们到附近的草场踢足球,玩得好开心,球场后方有一间类似教堂的建筑物,玩累了,他们坐在草场,孩子们热烈的交谈,那是一幅很美很和谐的图景,我好像自己也是这一家人,然后,我又在一声巨响中惊醒过来,时间是半夜两点。


同样的梦景连續几天干扰,匪夷所思,但被莫名其妙伤害的事件已经停止发生。


那一天,周末日,墨西哥与香港的两位同学来访,白天我们去附近的城逛,难得的看了场电影,黄昏时回来住宿前的路上,看到了梦里重覆出现的草场,后方就是熟悉的小教堂,以为自己还在梦中,这里我来过太多次了。


晚间,回来住处时他们赶不上来往城乡的最后一班公车,那晚去向房东请示后,留宿他们,我心里的不安感觉不断在加深。


那绝对不是一个平安夜!墨西哥同学睡在我床的内侧,港同学睡地板,是向房东借调睡袋。墨同学一直吵不停,睡得很不稳。更惊恐的事,半夜港同学被冻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隔房,那是房东给我存放雜物的地方。


惊魂補定,三个人没人敢再睡。


港同学事后很担心我,一直叫我搬家,我仍然很想知道真相。她说会被《幽灵》弄死,看我意志坚定,也就随便我,得空她还是常常来聊天及问文法,她是从此没敢在我这里过夜。墨西哥同学送了我一条十字架項鍊及一本圣经,我把她们对我的担心眼神收在心里,把关怀写在日记本里。


我还是时不时做着相同的梦,真的是梦多了,已变成一种习惯,我再也不去想这些事情。转眼,圣诞节来临,住在宿舍的同学在平安夜那晚,全過來我这里慶祝,喝酒聊天,闹到几乎天亮,那是唯一一次感觉到的热闹而平安的夜晚。


接着华人新年到了,那晚我和港同学都被中国留学生同学会邀请去过年,会场离开住处半个钟头的路程,我怕回家时太夜,在舞会开始前我就先行离开。


三天后,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病床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身上的痛楚把我拉回现实,我想下床去,发现一只脚一只手都裹着石膏,连胸部、頭部都是包扎住,几乎要昏过去。


下午,同学来看我,连房东也来了,护士小姐说,这几天幸亏有我的房东在照顾我。接下来,我还要脑部动手术,取淤血,说休养几个月就会好。


我的忧心是下学期,我就要回巴黎的大学準備寫論文,然后畢業,恐怕又要耽误了。


那天肇祸车主也来了,听说他每天都来等我清醒的消息,非常的内疚,他说那晚他喝多了,还保证一切费用他会负责,叫我好好治疗。我还是没有任何的记忆。


同学说我是从会场出来就被反方向的车撞飞,当时在露天的同学听到巨响跑出来看,才知道是我,现场很恐怖。。。。


房东在医院照顾我的那段期间,我终于解开了干扰我逾两个学期的梦,梦是真实的传真,只是不明白为何会进入我的梦中?


房东买下這间屋子住進來時,曾经也受到很大的干扰。原来,之前的屋主一家七口在一次北欧旅游中,不幸遇车祸死亡,唯一生存者,他的太太,后来不堪打击,住进了精神治疗中心,屋子由他兄弟出面轉卖给我的房东。


房东说她以为我住得很好,因为我从来没有告诉她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还有那些奇怪的梦。我说没事,我还活得好好的,只是有一点受到惊吓罢了!我是这么想的。


这场车祸与这些事不可能有关联,但知道这些事的两位同学並不這么想,还没出院就帮我找房子。


我从医院回家休养,仍然没有搬家。


如果真的是往生者对我的戏弄,也许是严重了些,但,这是我可以忍受的。我们互不相识,无怨无仇,我不相信我会因而遭遇不测,虽然,我已从鬼门关走了一回。

很奇怪的是,自从我发生了那场车祸后,我在房东这里还多住了四个月才回去巴

黎,那些梦则从此消失。


临走前,我要求房东找到往生者的家属,找到他们的墓地,我们至诚的献上鲜花,我仿佛听到梦里的吵杂声,渐行远去。。。。。。。。

6 則迴響於《远去的笑声

  1. 那你要小心,最好去做检查。。。
    我觉得做些轻微的头部按摩应该有帮助吧?
    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我会刮痧,轻轻的在头部按摩。。。

    • 我曾经在subang medical centre(大马)检查过,因为脑部淤血有压迫到神经,所以才有这种现象,还是建议动手术,那已经是4年前的事。

  2. 我去KL读书之前也是有做过检查,不过医生说如果没有痛没有呕吐,就是没事。。。

    你自己决定吧!
    要照顾自己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