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草药

父亲年轻的时候,从事的是开发森林与乡芭的工程,他常年在外,小时候很少看他有在家的日子,只有工作告一段落后,他才会回家来,休息小段时间,然后又出远门。


父亲与我的感情特好,家里唯一喜欢与他跟进跟出的孩子就是我,我尤其喜欢跟他到芭场去,到处乱跑乱跳,个性很野,胆子更大,他每次下班时总会带一推草或根回去,然后洗干净后叫妈妈晒在屋檐下,晒干后的植物他就会用报纸包住,並写上其名稱。


父亲的很多朋友常常来找他,有些还远至柔佛及彭亨州,来者都是来拿这些包好的干植物,他说是草药,慢慢的很多植物我也会辨识,看到时会拔回家。


父亲种了一些不怎么起眼的植物,如果不小心把它除掉了,他会大发雷霆的,像后园种的《穿心莲》,是死灰复燃的交替传承,永远长青。(父亲已走了很多年。。。)


印象中还有《九重葛》、《朱蕉》、《鸭跖草》、《蚌兰》、《短葉水蜈蚣》等等。。。。


父亲常说植物不可貌相,像人一样,是天生我才必有用。


父亲个性沉静,在家的时候,难得听他讲话,可他就喜欢我的聒噪,我又爱唱歌,以前旧屋子在被风吹倒重建前,后园還种有一大簇的《月桃》,我只要开口唱月桃花他就笑。。。。。。


对父亲的记忆就像昨日的事,而他生前种的植物,有很多已没有繼續再种,却依然很活跃在脑海里。


小时候后园常种的蚌兰(鸭跖草科),学名:Rhoeo discolor hance ,又名紫万年青、红川七等,它是多年生草本,叶面暗绿,叶背暗紫色,花形蚌壳状苞片而得名《蚌兰》,叶能潤肺解鬱,也可治肺炎、干咳、跌打損傷等;花序可止痢、清肺化痰。。。。


另一种同属鴨跖草科的红叶鴨跖草(setcreasea purpurea boom,大家对它的身影非常熟悉,是一种生命力很旺盛的植物,有时候在石缝中,也会看到它很活泼的在风中摆动,但此植物的汁液含刺激性,对皮肤过敏者会带来伤害,它早上开花,中午花谢,小小花儿,也很甜美!


它的别名很雅,有叫紫錦草,或紫錦兰。全草都有用:祛血、消腫、解毒、治肝炎肺炎,燙傷等等。


又像看到它都不会加以瞄上一眼的《短叶水蜈蚣》,它的药用功能很廣,相較之下,会让你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短叶水蜈蚣属莎草科(cyperaceae,别名有瘧疾草、水蜈蚣、金牛草、散寒草等,多年生草本,它生育力超強,是庭院中令人头疼又难以拔除的杂草,果实褐色,倒卵形,莖之外皮剝去后可生吃或煮食。


植物全草能清熱利濕、散风舒筋、化痰止咳、利尿、感冒、头痛、肝炎、痢疾、皮肤瘙痒、高血压、蛇伤、瘧疾。。。。。。


大自然植物生命的繁衍与价值不可轻忽,得空的时候不妨走进它们的世界,嚮往一下,再爱一点。


 


 


 


 

3 則迴響於《父亲的草药

    • 同属鸭跖草科的草药很多,其中有《红苞鸭跖草》、《舖地錦竹草》等,是我们常常见到的,水蜈蚣是很普遍的草本,有时候看过,但可能没印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