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梦幻

早晨的太阳暖暖的,“粉萼鼠尾草”赶在露水蒸发前欣欣的开放,香气弥漫于空气间,惹得蝴蝶异常的兴奋与快乐,群飞起舞,我停在那个境里,四周安静如寂,仿佛只有蝶与花在窃窃私语。



“粉萼鼠尾草”与“薰衣草”常常会引起分辨上的迷思,它们皆属唇形花科,都香气袭人来,远看一大片的花海,常常就会觉得怎么会长得这么像啊?其实,同属此科的花都会让人有这种感觉,也不难分辨,观叶即可。



“鼠尾草”长的串串的,故有名叫一串蓝及蓝丝线,英文名:mealy sage,原产于北美和南美洲,全世界有超过700多种的品种,含挂观赏用12年生草本,以及用于医疗健康,料理的常绿灌木。


它性喜温暖的向阳处,也能耐半阴,全年都可开花,观赏植物的那种並不可食用。


鼠尾草可食用的较为矮小,其浓郁的香气是蛮嗆鼻的,是辛嗆的那种,我是对花粉高度敏感的人,这两年,还得多谢自制的《水果酵素》改善了这种体质,不再怕花粉。


欧洲的希腊与罗马人自古就很懂得种植“鼠尾草”作为食用及药用,它被喻为“窮人的香草”及“神圣的药草”。



“粉萼鼠尾草”的花种很多,普遍的人喜欢紫色梦幻的深紫色那种,此外,也有人喜欢白色花的品种,就是薰衣草鼠尾草(Lavandulaefolia),叶片稍微小型一些,


绿色叶子上有白色及黄色斑纹的叫Berggarten鼠尾草等等。


“粉萼鼠尾草一点也不喧闹,它是以从容的姿态袭人薰香濁世,梦幻冶艳的紫綴飾人間。


 


13 則迴響於《紫色梦幻

  1. 这些图片,令我想起一个朋友,一个好朋友,一个很喜欢紫色的朋友。
    现在我也被感染到了,美丽妖艳梦幻的紫色!
    谢谢您!

    • kl有一个老同学看到紫色的东西,多远都要跑去看一看,衣著,用具,一切的一切都会与紫色有关,所以得外号“印度人”。我实际上是喜欢白色,却都穿黑蓝系列,好像与白没有任何关系,白让我感觉“空”,无色无相,却很喜欢僧人的那种衣着,牽連着我前世今生。。。。。

    • 薰衣草原生于地中海,属性高海拔乾燥气候。依大马的气候,应该也可以生长。(没有试过哦!)
      粉萼鼠尾草我曾经有在大马老家种过,可以成长及开花,喜欢太阳的植物,一般都可以种。

    • 这样的情况我也发生过,不知道原因里!
      中国南方人叫九层塔“金不换”,不是鼠尾草,因为我们那一带並不很认识此种植物,所以照我看来应该指的是九层塔,它们皆属唇形科植物,花也紫色。

    • 孤寂好啊,能让自己好好反思及沉淀。
      给她看啊!我有想到她,莱茵河也想到她,就为了紫色的“缪思”。
      秋童喜欢什么样的花色,说来听听。

  2. 我也喜欢薰衣草,还有是田中一大片的油菜花。一次和莱茵河在台湾美浓哪里,看到一片橙色的花海,开心到不得了,赶快去拍照。一次去阳明山,看到海芋,也是好美。大马可能天气常年这么热,花儿都嗮得颜色暗淡。记得吗,巴黎的窗口,那种走过,情不自禁回头的感动,栏杆外各种长得风骚的花卉。走过一条街像走过一个春天。

    • 我手上有薰衣草的照片与文稿,还未发,也有油菜花及海芋,忙死了两天,明天发一文,要先发我梦中对我大笑的花,休息后夜
      一点才写,明天来看哦!
      你好像比我还熟巴黎,而我常常是忙到一条虫还不如,很多风景都漏過了,记得有一次在自家窗口唱歌,引来路人围观,赶紧把窗帘拉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