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相思树

又是“相思树”开花季节,黄黄球状的花綴满枝桠,满树的挂,风吹摇摆,也是一种风情,总是惹来浓浓的离别之情。


那天上了石门山,最近因脚痛,已经好一阵子没有来此,想不到山色完全变调了,前山光秃秃一片,原来这里整片山被财团围标,开始开发光观区建设工程,我有一阵子的错愕,这一片绿油油的山林,並没有好好的被保留住。


我想起了以前在尼泊尔高山认识的一个来自德国柏林的登山客说的话:柏林是钢骨水泥城,是让居者生病与蒼白的地方。这片山林有一天将形成这样的一个令人窒息的非属大自然生态的旅游观光区,很无趣吧?


石门山后山的相思树还好还安然无恙,看到代表“离别”的相思树让我想起好一阵子不见的红花国度的iou,我没有来得及以“柳树”送别他到别地做工,不过,却希望寄以“相思树”的离别之情,望他早日归队。也希望他能以全新的姿态,呈现嶄新的思维,好好的经营属他自由的一片天地。


相思树的花很像澳洲的国花《金合欢》,想问iou,此花是盛开的季节乎?看到这些黄色美丽的相思树花对国花度的文友可有任何的相思之情啊?离别后一切还好吗?(这年头我们的感情总是很脆弱,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人慌了分辨能力,要像相思树一样在成长过程中面对大自然的挑战时,叶子就进行退化过程,我们看到的青绿一片的树叶都是它由叶柄膨大形成镰刀状的《假叶》,作用就是保住水分的流失,植物因为大自然环境与气候的变迁,总是不断的改变生存方式,以便让自己活得更好更自在,而人呢?无任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也希望能够活得自由自在啊!)


相思树在大马是很普遍的植物,代表乡土的树,有很多童年记忆的树。


它属豆科,含羞草亚科的成员,花朵由许多小花集成一个小球状,与含羞草的花序相似。


金合欢与它皆属Acacia,早期,台湾种树皆为薪炭材,当时瓦斯与电力尚未普及的关系,所以大量造林,如今,木炭仍然有经济效益,我们所用的干电池里的炭粉,家用的净水器的滤芯,都是相思树烧成的木炭制成品,所以相思树在台湾的山林还是到处可见,它仍然生机蓬勃的自然演习着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15 則迴響於《离别相思树

    • 秋童,你见过这植物吗?以前我住跑马园的时候,常常散步到菩提中学,那条路上记忆里有很多相思树里!

  1. 菩提中学?是的。那条路上确实有很多相思树。可可,我是菩提中学毕业的。以前最爱和同学在相思树下聊天。不知道当时的我们究竟有没有见过面呢?但现在认识也不算太迟。

    偶尔回老家,会经过那里。不过,却从来没有下车去看看。

    • 是啊!云简原来是菩提中学毕业的,我的朋友秋童就是你的学姐了,我是韩中的,住跑马园,又喜欢散步,从跑马园走路到植物园,去菩提中学,那条路哦密绿一片的大树,我就喜欢,有一年回去,好像变了不少。
      对哦相识就是一种缘分,没有时间的距离。

    • 扇语总是一推的幻想,所以才会把文章写得好。相思,为什么要相思呢?就因为离别,到最后也是单思的结果,所以同时可以有两种的身份了。

  2. 澳洲入冬,在澳洲的那个“我爱你”(iou),也冬眠了。
    天气冷,很好睡。让他睡够够,不要睡到屁股麻(生锈)就好。

  3. 這 花 見 過 , 那 裡 沒 印 象 ! 可 能 就 在 那 菩 提 中 学 或 青 年 公 園 附 近 吧 ?!
    但 我 以 前 小 時 與 三 五 成 群 的 同 學 常 常 在 一 個 亞 依 淡 白 色 大 鐘 樓 的 斜 坡 下 搡 拾 紅 豆 (那 該 是 叫 相 思 豆 吧 !). 那 時 特 別 愛 那 相 思 紅 豆, 放 在 玻 璃 罐 里 特 別 的 美 與 溫 馨 .

    • jo,pinang是我的第二故乡,所以对你们就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红豆就是相思豆,有两种,一种心形的,一种晕头间有黑点,人说的相思子也既是《鸡母珠》就是,都含毒。原来大家皆有相同的记忆,今日好开心,因为有你们,云简、扇语,还有你。

  4. 第二故鄉的小鼠子來了,原來此相思樹不同於彼相思豆的樹
    怪不得我找不到藏相思豆的豆莢了..:P

    • 小鼠子啊,你怎么也是第二故乡呢?你不是pinang人吗?北海也属滨州,不是吗?我被你糊了,呵呵!
      它的荚豆还没生出来,也是长长的荚豆,只是此豆非彼豆而已。

heaven103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