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敲门声

又是七月鬼节,我是满满的期待,期待寬伯会出现在公司的某个角落。


思念太深的时候,就会转成一种现实生活的期待,明知那是天方夜谭,可是就曾经有过那么一次的显灵。


说到宽伯,同事们没有一个不会怀念他,他就是一个人如其名,严以待己宽以待人的那种人。记得第一次到任上班,他就告诉我忍得了第一周,你就待得下这份工作,我不是做这一行,而且工作粗重,责任归咎与风险(受伤之类)很高。


第一天上班,下班后,他看我神色自若,跑来打气,“行啊!大嫂,明天后你就知道《福报大的道理》了。


我被他那声“大嫂”,吓呆,愣了一阵子。他就说他是与老板一样称呼我,不要见外。只是被一个辈份比我大多多的老阿伯这样一叫,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后来的日子终于让他改变了叫法,就叫我“叶子”。


宽伯是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一位老员工,听华先生说,他是唯一一名公司成立到如今没有离开过的员工,十几年,风风雨雨的创业过程,他都支持及相挺到底,尽力在扶持公司的正常运作,毕竟,他是这行业的資深老将。


他是一个单身贵族,就像他说的,一个人工作一家温饱,没有什么烦恼!每天早上来上班一定带一两瓶“保力达B”来“孝敬”其他员工,已经养成了大家的习惯,我就不习惯他的作风,会唸他,他就说没有关系啦!提神补神不伤神的饮料罢了!


他工作的时候喜欢欢愉的气氛,所以喜欢说笑话,可以说黄色笑话一萝筐,年纪大了行动仍然很俐落。


他住在复兴乡山上,每天骑电单车来上班。没有工作的日子每天都去钓鱼,然后拿渔获来送我们,总是说一个人无聊,钓钓鱼打发时间,鱼钓太多一个人也吃不完,而我们总是不忍拂他的好意,偶尔也会上山去找他在附近吃顿饭,陪他喝喝酒,他就喜欢高粱酒,酒一喝下去就没完没了,特别多话。


他就一个人住一间五层楼透天屋子,看来很奢侈,后来才知道他弟弟的大儿子是过籍给他作儿子,所以他有义务在身后为他留点财产。


宽伯的个性可想而知,而那儿子则很少来探视他,过年过节吧,其实都住得很近,在同一个村落。


他提早60岁退休,因为健康不好,老是痛风。退休后,也常常不预期的出现在我家门口,就是要找酒伴。


老板体恤他的健康需要好好休息调养,让他提前退休,却让他退休后生活毫无適从感,酒喝的更多。


他就这样有一天下山来找朋友喝酒,回家的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送进医院内出血严重而走了,走时那个月刚好是农历鬼月。


他走了那天晚上,其实有过来敲门,连住在公司宿舍的员工都被敲门及狗叫声惊醒,开门看是什么影都没有,只听到很像宽伯声音的叹息声。


翌日到公司连山上的原住民同事也说,凌晨三点有不速之客来访,一个像宽伯的人敲门,开门看到人就消失无踪,他很纳闷呀!


大家不疑有他,就说鬼月撞鬼啦!还哈哈大笑。


午休时间,老板过来说宽伯遇车祸往生了,中午的便当全部报销,没有一个人有胃口吃的下饭。


那晚间的敲门声会不会是他来报訊呢?大家觉得很冷,全身起鸡皮疙瘩,住宿舍的同事说昨晚他开门看时就觉得夏天的夜晚怎么有寒意,心里无他所以也没有受到惊吓。


他头七那个晚上又回来宿舍找平时与他感情超好的同事,这回他有心理整备,就想他灵魂会回来找他一定有事相托,狗吠声在凌晨再沸腾时就开了大门等着,他真的看到一个飘浮的身子,只是停顿了一阵又消失了。那个清晨他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来说了一番话,原来是要求老板协助处理他的保险及身后的安排,为了求真实,大家还去庙里求签。


其实,宽伯真的都来不及做任何交待就走了,可能一时也放不下心,又枉死!


老板尽力为他做一切的安排,记得他的告别会那天全体同事都出席,公司还休息一日专全去送他最后一程。


在告别礼堂上,挂在墙上的遗照,仿佛看到他往日的笑声,很多同事,包挂我都看到遗照咧嘴一笑的镜头,不知怎的,我突然宽了心,知道他明白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那之后,有一年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大家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在大白天看到他坐在平时工作的锯枱(他负责锯枱的工作)上,很和蔼可亲的一鞠笑容,就在大热天,仿佛是与大家真正的拜别而去,很感动的画面吧!


多少年了,我就像怀念父亲一样怀念他!


 


 


 


 


 

14 則迴響於《午夜的敲门声

  1. 我本来想说鬼故事我不敢看的!可是又很好奇。。所以就读完了!看了后觉得很感动!宽伯这一生虽然孤身一人!可是却有那麽意班好的同事,也算不枉此生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