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再见

你走了,悄悄的,真的没有留下一片的痕迹。


我两个星期后才得了这个消息,而我只能在心里骂你狠,却是心痛与不忍!


你与那往生十多年的妹妹天生得基因病,从小就与药罐为伍,妈妈在你们很小的时候就撒手西归,而父亲有了另一个家后就放你们姐妹於不顾,你从小就把照顾妹妹的责任扛起来,相依为命。


你的能干,说真的我只有“服”字形容。


你在商场上表现的大度是我最为钦佩的,“女人不是好欺负的,只是不要与恶男斗”,我记得这是你离开与合伙多年的商业伙伴分离时说的话,他对你恶到极点,你挥挥衣袖,把多年经营的事业就这样拱手让给了那个人时,你说过的话。


那个痛心疾首的伤害,往后却换得你一心的清凉与豁达,诚心诚意的投入佛门,这世间《没有不能原谅的事情》,你说,原谅人的心情是舒畅的,比一直恨住那个人好很多很多!


还记得,那是有一年的过年我回马在妈妈家打电话问候你,你问为什么不下来新山呀?你说不下来,我上去找你,我严厉的阻止,因为我知道你不能舟车劳顿,身子经不起。


其实那天我有一股冲动就要去买南下的夜车上去找你,后来我还是决定不上去,因为我其实难得与父母家人相聚,回来时间也很匆促,年廿九回到家,年初六就飞了。


回到这里的家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只是你的电话无法接通,呈现留言的状况,后来得知你与国外回来的朋友去了度假村。忙与茫的日子中时不时我都会在想念你的时候给你遥远的电话联络,一谈就好几个钟头。


知道你的健康已经愈来愈不好,百感交集,也无法给你任何援助,只能默默祝福你。


我从巴黎回来时有一段时间在新加坡教书,那时我没有决定要在这个暂时收留我的城邦长期住下来,小孩子带在身边照顾,就每两个星期新柔长堤跑,为了更新居留鉴证,那段期间都是你在照顾着我们母女,感激的话从来放在心里头没有说,因为我知道你我的友情说这些话都是很生疏的,说了我也是讨骂的份。


我回来时刚好是与你相依为命的妹妹周年祭。痛后你虽然表现得非常豁达,就如你说的:早走好,妹妹的病比你严重,不忍心看她受苦啊!但在言谈中还是有很多的不舍与怀念。


然后你告诉我妹妹往生后的第一个星期你就去了中国北京,什么叫《不识滋味》、《没有魂魄》就是那个旅程给你最大的感觉。为什么要去?那是因为好朋友不忍看你日日掉泪而把你拖着出国,希望通过散心纾解失去妹妹的痛


今年过年我打电话给你聊了很久,你说眼睛已经愈来愈模糊,你怕会失明,身体也愈来愈疲惫,常常力不从心,我也很害怕,一直叮嘱你不要太操劳过度,要多休息,你说今年特别想见见我,我答应你的,明年一定回去,而且一定会去看你。


今年工作非常烦心,半年做不足三个月的工作天,房贷天天逼人来,我们都是《过关斩将》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月,你问过我的经济状况,我从来没有坦白告知,因为我不想让你为我操烦。


几天前的晚上,你的朋友好不容易联络上我了,就告诉我这个噩耗,坦白说我是情绪奔溃了,她说你进入加护病房那天就没有醒过来,她就一直联络我,而我刚好都没有接到电话,接电话的人似乎也没有传话给我,只好等你火葬后再来通知。


我怪你吗?没有,我是怪我自己没有主动勤力的联络你!


很久以前我的另一个好朋友遇车祸往生时,我人在巴黎,她那时拖着全身血淋,面目全非的样子来梦里出现,我吓醒来,半夜打电话问訊,原来是真的,我哭了很多天,没有想到吉隆坡一别就是永别!


我曾经告诉你这件事,你说很神奇,但,若是你,你一定不会以这样的状态相见,所以你走的时候,真的没有给我一片的信息与痕迹。


本来我就想当我把房贷缴清时告诉你这件事的,昨天我们才去领了解约书。我顺便在这里告诉你这个消息,朋友,不,我心中的大姐姐,这辈子我是很幸运的,生命中出现很多像你这样真心对待我的朋友,我真的希望你走的好,这辈子要好好送你一程已成绝响,但我会永远的怀念你,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以另一个不同的人生相见吧,珍重再见!


 


 

18 則迴響於《珍重再见

    • 人生相知相惜的朋友没有多少,我已经失去了几个,其中一个30岁出头就走了,还有很多的理想与道路都没有走完,隔着一切,让人心痛了!

  1. 終於等到你抒發這憂悶﹐讓我把淚和你同流。我們都是感性的人﹐幸運的一生中都有許多膽肝相照的友情豐富了我們的人生﹐支撐了我們的心靈﹐振作了彼此的精神 。 人﹐都會老去 ﹐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
    節哀呀﹗可可。

    • 我那个晚上进入冥思的状况,一晚半睡半清醒,我希望她入梦来看看我,终究不来,后来釋怀了,这只有一点点的心情,更深的留住我心头。
      我得感谢你把泪与我同流,真的多谢!

  2. 可可姐,有你这一篇文字和这一份心意,你的朋友在天之灵一定是微笑着。
    同样的,他一定也希望你是微笑的看着他离去。

  3. 你的这篇文字,让我想起了我朋友的先生。他脑瘤开刀后就半身不遂了多年。朋友很用心地照顾他,可是当他离去的那天,朋友却在大学里讲课。她为此难过了很久。我不懂得该如何安慰她,只能默默地陪着她。

    可可,节哀顺便。

    • 我记得你和我讲过这个故事,想起来真的会很难过,不过,这也是不是她能预知的结果呀!
      朋友帮助我太多,我也没有机会回报,所以只有“遗憾”两字形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