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下的工作

朋友都不知道我在台湾做什么工,记得第一天上班许多同事都不看好我,我就不像一个可以吃苦的人,而这种工作其实很少女工,严格说是受得了磨练的没有几个。


我是主修新闻与采访写作,副修电视新闻制作,但生平没有几年在这个行业服务,一直在《旁门走道徘徊,我是做什么像什么的那种人(实话实说,不是老王卖瓜啦!)因为相信只要肯做不怕饿肚子,相信职业不分贵贱,只是赚取温饱的工具。


朋友问我在巴黎靠什么为生?缝制衣服,大家听来都难以想象。我还会剪裁与设计


朋友来巴黎看我,去制衣厂等我下班,才知道我工作又读书的辛苦。


毕业了留下来曾经也作过看护工,帮我老师做翻译,也写稿,赚到的钱付了房租,吃饭就成问题,巴黎生活水准高,然后搬家越搬越离巴黎。


未婚夫另结新欢,你打算纠缠到底吗?我不是这样的人,缘分走了,但要把情分留住,日后山水还有相逢的一日,作为新一代的女性,我仍然选择走在时代的尖端,然后我再搬了一次家,一个人抚养一个只有一岁的小孩,天地没有不容我的地方,我为孩子申请了国籍,在离开巴黎的郊区居住。


我是一个随缘的人,在新的地方一住就好几年,左右邻居都是好朋友,出门还可以把小孩交托代照顾,像我常常代照顾邻家的小孩一样,互相帮忙,这里看不到“自扫门前雪”的冷漠,有的是相互关怀的热情,所以离开后我非常怀念居住在这里的日子。


那么多年,我就是靠缝制衣服过日子,去工厂拿工作回来家里做,好心的老板会自己送货过来给我,我不喜欢做廉价工钱的工作,拿很多很多工给自己压力,然后一天做足12个小时赚不到薪水,我选择难度高的工作,工资高,慢慢做,一点点缝制,赚到的钱更多,还可以有多余的时间再进修,还可以每天早晚带小孩去公园散步,生活本来就是一本自己创造自己写自己体验的书!


我这几日都是在外包场工作,这份工作从开始到现在也做了三、四年,工作量不多,大慨每个月做一两回。


我的老板是美国人,工作性质与我们工厂的性质刚好调转,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建设,一个摧毁。


工作辛苦吗?其实,驾轻就熟的时候,这工作非常容易,但,拆軸工作的难度乃視軸的源出国,包挂美国、印度及大陆軸,其中以印度軸最为难拆,作法非常原始与传统,现代的制造法已经很先进,拆軸费时5分钟不及,印度軸30分钟还拆不了半粒,这是刚刚接触这种軸时的状况,现在摸熟了也是很快就肢解了,四个小时5个工人可以拆掉70个軸,辛苦的是要在太阳光下作业所以这几天我们快要变成印度人了,还好“工程”已经结束,下个月中再见了!


 

34 則迴響於《烈阳下的工作

  1. 没有人天生属于或适合哪一种职业
    有时候读的和从事的行业是两回事
    不同的工作环境是很好的磨练机会
    什么工作都不是问题
    心态最重要

    山上的高僧说:
    修行就是要从清洗厕所开始
    从事最卑微的工作所得到的福报最大
    从今以后
    上山的同修
    每天都抢着清洗厕所的工作(≧∇≦*)

    • 我同意你的看法:什么工作都不是问题,
      心态最重要。

      不是我不想从事我的专业,事实上是我不能向勾心斗角的关系挑战,我承认自己在人海里是白痴,所以选择以劳力换取自己的三餐就是“畅快”。
      听说星云大师就是就是这样修行过来的,很感动的!

    • 你釋出的熱情为什么总是让我觉得惶恐了?我想,也许我早已习惯了风雨多大,环境多恶劣都自己抱着头向前冲的日子。
      生活中不是没有这样的朋友,只是自己一再的拒绝于门外,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有对不起的地方。
      从今以后,我会试着去接受这样充满关怀与爱心的友情,让人生不要有更大的遗憾,多谢你!

    • 真的要好好握个手,大慨天地之大也容得下扇语吧?人生的历练一定也磨蹭很多了,希望继续快乐的走下去,记得路上还有我,风雨大路难行时,可以借用我这双有力的手。

  2. 目瞪口呆应该是最好的形容词啊。
    我已经偏离的很离谱了,没想到可可姐的更加惊人。
    佩服可可姐的坚强和强韧度,这是我所缺乏的。

    • 静雯,有这么难于想象吗?
      我常常在文字里透露了一些些事情,仔细串联还是有迹可寻呀!
      你已经让我看到强韧的一面,好姐姐好朋友好女儿,明天就要在新的领域挑战了,这里祝你一切顺利,最重要要快乐!

    • 素欣素欣,有你后面那句话,我笑得很畅快!多谢你!
      以前我的职场有四个女生,后来一个个的走了,后来又来了一个,做了两个小时工就走了,临走时抛了一句:做这份工作不用等45岁就老了!
      我也能理解她的说法,因为那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相当流汗的苦力吧!

  3. 雖然我說過很多次,可是我還是要說
    就是喜歡可姐的性子,從從容容的,隨遇而安
    我覺得只要自己還做得來並愉快著,也不一定要跟著次序走
    不過,對於某些吃力的工作,妳不要逞強喔
    安全最重要..


    最後,好引妳為榮喔!^^v

    • 你说的没有错咯,我喜欢也享受我的工作,虽然要很小心,常常容易受伤。
      公司有这么好的团队,我常常觉得我小叔是很有福报的,所以当他无视个工人的感受,“机关枪”随便扫射时最生气的往常是我。
      放心啦,我会注意安全的。
      谢谢你的支持!

  4. 可可,误会大了。我一直以为你的本科是园艺(植物学)或在处理着相关的活动。还好我一项来阅读部落格都是论文多过论人,很少推心置腹,看错对象,否则就会闹笑话了。谁知道每个人的经历或隐藏故事的背后是什么!你让我想起一位故人,经历跟你也很类似,去国多年,离婚,再嫁去台湾。有些人喜欢袒露,私底下跟想象没有差异,有些人喜欢保留或神秘兮兮,那也是一种保护色。但经历人格贵贱种种一点都不羞耻,生存条件在于伟大情操,这点还是看得出来!多点真诚,少点应酬,我喜欢这样。

    • 你的判断也没有错,我早期也做过园艺的工作,大慨也有一整年的时间,老板是日本人,她一个人在巴黎开了一间规模相当大的花卉场,卖花、卖植物、她也插花,很有气质很和气的女人,我也学了一些些,但对植物的热衷,那是我父亲从小感染给我的。
      也许我就是你的故人,只要敞开自己的胸襟,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大家都住在地球上,天地很大,渺小的我们更是要珍惜互相的同在。
      我大学的一名教授,天天在地铁相遇,有一同学问道为什么您总是乘地铁,他说地铁有分權與貴嗎?何况我与你们没有分别,他还做到随路捡垃圾的习惯,就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也让我们觉得汗颜呀!
      这世界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我只选择自己觉得舒畅的,没有偏见的,圆融的一切方向!

  5. 给您我的100 分,再加上我的心,让您温馨一回回。千言万语有待续。。。。

    您是“独立民主女性”的象征,不是女性的我也为您感到骄傲。

    我不能控制自己再回来看看感染一下您的不屈不挠坚强的精神。
    送上祝福。

    给您一个jo的综合评论,也代表我想要对您说的~
    您绝对称得上是咱们的佼佼者,值得大家效仿!

    也想和扇语一样重重握下您的手,也紧紧握下扇语的手~同是相惜之人啊!
    当然jo也一起加入啦!哈!(jo快来握手啊!)

    • 哈哈,大家来紧紧拥抱一下咯!
      我是路边客,没有什么佼不佼的。
      无任如何,我是感染了你们对我的一份真挚的关怀,秋意未深时可以把温度储存起来备用,哈哈!
      勇往直前!

  6. 哪!一言为定。
    将来无论风雨有多大,都不用再抱着自己的头往前冲了,来日有我他和你肩并肩同路,风雨无阻。
    这样的友情,别拒绝了!

  7. 风雨始终是同路,就像手紧握一样,想放开也难啊!
    就算遇到狂风暴雨也罢,忍耐些还是会再见艳阳天!
    更何况不是一人孤身作战啊~
    所以。。。。友谊万万岁咯!

  8. 可姐,有你们的祝福,这两天过的挺开心顺利的。

    嗯,我在想我之前的非常惊讶。怎么说呢,可能我读非所用,工作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也一直在挣扎,心里想的,家里人也不是很能理解吧。难得“遇见“有过类似经验的,不免感慨吧。

    茫茫网海中,认识了像可姐、可斯大哥等人,使我的幸运。可姐的坚强和从容,使我以后的借镜。

    • 其实,没有什么学以致用这样的必然结果,我读完书,用另外的5年时间读神学,最后发现我並没有在基督教里找到我的方向,所以也没有投入神职,成了逃兵!
      后悔吗也没有,我父母对我的选择从来没有异议,只是不解我为什么不走比较顺畅的路,而要那么艰辛的过劳苦的生活。

    • 我衷心谢谢Losong弟给我的祝福与鼓励, 我很好,也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平时我是画板的技術工人,也包挂产品的最后鉴定工作。

  9. 前些日子看到這篇文字的時候就想寫幾個字,結果拖到現在才來啊..

    行行出狀元,在不同的環境裡各人的際遇往往都會出人意表。我只想說這些都是每個人本能的求生意志讓我們無論在任何困難的環境裡都能頭頂一片天啊!

    誰沒有過去,沒有過去的自己就沒有現在的自己啊!!我一直很感恩過去的一切讓我能夠很勇敢堅強的面對現在的生活。

    只有樂在其中,做任何工作都會是開心的。

    • 生活从来不会骗你,而是自己被自己愚弄的状况比较多。
      你问我工作辛苦吗?确实,那是一份很容易受伤的工作,我是说拆軸的工作,需要很大的默契,一般上不熟练的工人我们是不会叫他去代工,那几次我脚痛,但工作要赶,还是由我去,就是不要有什么意外,就做慢一点。
      我人生的际遇还真的都让我妈妈捏把冷汗的,但她知道我行的!逆境变顺境,一派祥和是我的个性使然吧!

  10. 在台北读书的那段日子,我也熬得辛苦。我才考上兴大,爸爸就宣布破产。我从来没有吃过苦,连洗厕所都不知道要从那里先开始。家里什么都有佣人在做。我的天地在一瞬间变了色。

    我选择了回到台北完成我的学业。我疯狂的打工
    ,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餐厅、洗教室、搬东西
    ….。我在那一刻起才知道原来以前的自己有多幸运,但是也从那一刻起,我才认识真正的自己。可是,如今回头看,我没有怨恨,只有感恩,因为这样的经历,成就了现在的我。虽然也没有太了不起,但是我知道我不会轻易被生活击垮。

    • 我与你生活环境真的是天淵之别,我家兄弟姐妹多,父母亲在祖父往生后就脱离了大家庭,搬到别处居住,家庭算很清贫,所以自小就要帮爸妈做工,我13岁就是一个合格的胶工,念高中要用钱是帮别家小孩补习赚取的。
      因为从小就养成自力更生的性格,算是很独立的小孩,爸妈把我们训练的得好像是《金刚不坏》的志气,也因为如此大难临头还是会很镇定。
      哈哈,吃得苦中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