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於季节的早晨(4)

 


钟洁安是非常自我的女性,但她是个很谦虚的女孩,个性叛逆,是叛逆传统,叛逆环境从小却是母亲的掌上明珠,总是站在母亲的立场与父亲对恃,她应该是随自然生的漂亮女生。


她个性是蛮爽朗利落的,不过常常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与判断,只是她都保持沉默,因而给人感觉她有点冷漠,不太容易亲近。


她常常怕自己不小心说了太多会让自己掉进不明智的境地,与小赵相识以来,她从来不问他的私事,尤其他的家庭,使小赵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尽管有满肚子的疑思。其实,他们两人就是在寻与觅、防与守中相互依存,只是互不体识。


一次,在冬天寒冷霜气特浓的早晨,他们在走出宿舍大门时不期而遇,洁安知道他应该有课要上,问说要不要一块走去校园,没有想到小赵也一口答应了。她带他走坟场的路,他惊异於她对坟场的熟稔。她带他去看一对夫妇的坟墓,这对夫妻逝世日期相隔刚好半个世纪,男的死于公元1889,而女的活过了另一个世纪的1939年才撒手西归。


钟洁安常常绕过来看他们,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动落泪。她幽幽的和小赵说,她几乎深信这对夫妻之间有过坚贞的盟约,男死后,女的坚贞守住执着的爱情,他们的独子在他们的墓碑上刻了几个字《致双亲——神性的爱的见证》,就是这句话让洁安很动容。


洁安曾经在这里遇过一个男人在坟墓上献花,那是春天的时候,她肯定他就是两夫妻的孩子,男子默默的献上花,闭目祷告了一阵才离去,他也是一名老人了。


钟洁安那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向小赵透露了她自己双亲的婚姻。原来她母亲也是一个对感情很执着的人。她父亲的北方人那种对自我放任、慵懒与凶悍的性格,曾让母亲非常痛苦。但她却对婚姻非常执着、忍耐与认命,使这段充满暴力的婚姻,在吵闹与欧博中,一样维持到老。


洁安很疼惜妈妈,她也明白母亲就是为了一个家的完整而努力的忍耐与维持。只是,她童年所经历的濒临破碎的吵闹家庭,许许多多的波折,长大了是一种可怕的魇,常常在梦里重现,这令她对父亲很恨,虽然父亲老的时候改变了很多,也是无法袮补这些伤痕。


钟洁安曾经也恨母亲啊,她恨母亲的这种逆来顺受的性格,她不要母亲这样委屈求全,虽然她知道母亲都是为了他们这些孩子。她很小的时候就想把母亲带离这个家庭,她小小的肩膀从小发誓要给妈妈很好的依靠。


她的叛逆也常常引来父亲对她施打,就是不求饶,这个性格说起来与妈妈也很像,是家里的异数吗?她也不晓得,倒是与她感情特好的二哥是理解她的,所以一直站出来维护她。母亲担心她将来受苦,尤其在感情方面。


(续篇要下个月后才来推出了,谢谢阅读!)

21 則迴響於《漫步於季节的早晨(4)

  1. 写的真好~
    可可喜欢Tolstoy 的 Anna Karenina吗?
    这本小说我没看完,但印象深刻。看你这篇,不知怎么,一直想到Tolstoy的那句名言:
    “ Happy famil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

    那插图很像美国南方的大房子,我很喜欢那些大树——Live Oaks 和 Spanish Moss!!!

    • 托尔斯泰的作品我都很喜欢,安娜卡列尼娜是很喜欢的其中一部小说,对的,那是他的一句经典“语录”——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他的作品是超越世纪,这世间不是常常见到《安娜卡列尼娜》吗?

  2. 續篇要等到下個月啊,呵呵。。。
    我們可以慢慢等滴~

    故事很吸引人!
    這些文章裏的插圖都是你的作品噢!!!
    贊嘆不已!!!!!!!!!!!!!!!!

    • 我写了很多小说,读中学就开始喜欢写小说,拿过小小的奖,被编辑成书,那时是高兴的,现在想起来觉得想法很好笑(时过心情改变了),也在皇冠杂志投过小说稿,很好笑,自不量力。
      在国外常常每年都有半年时间没有工作,就草了很多稿,都是小说,就一次过发了一年多稿,也不知道到底写过多少篇?

    • 浪费了很多时间,终于还是埋头读楞嚴經,头脑清醒了很多,没有工作的时候,你刚好趁机会多多休息,路还长呀!

  3. 對了﹐這些圖片都是出自可可的纖手嗎﹖
    知道可可詩書畫琴樣樣精通﹐我迫不及待你這回回鄉真的要全拍照下來﹐好做過記錄。有時間就順便放上來給我們欣賞。

  4. 就知道可可一定喜欢写小说。
    每一段走过的岁月都是一个精彩的回忆。
    每一个阶段所写的小说故事记载那时候的心情感受和心路历程。
    那时候你能把小说作品编辑成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啊!
    而且这不就是你的梦想和热忱吗?然而这股热忱还能维持到现在,仍然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一直在创作。
    以你的文笔在皇冠杂志投稿绰绰有余,可可你太谦虚了!
    希望你未来的日子里健康快乐,继续分享你丰富多彩的故事和画作!
    Ps:可可新年balik kamping请记得把旧画作带回来给大家分享。这就是送给我们新年最佳厚礼了!
    我的童画都敢敢献丑了,可可更不可以推辞哦!

    • 正如艾霖说的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的岁月都是一个精彩的回忆,也许也有很不堪的,但时间过了一切也就云淡风轻,事实也没有多少恨与遗憾。
      小说拿奖作品是校里的的老师与同学共同编辑成书,那是我们的回忆,美好的的回忆,可是我现在很怕回头去看,因为人事已非,有些同学都失去了联系。
      是你 太看得起我,我也在这里感谢你的鼓励。
      等我退休了还是要好好规划我的老年生活,相信写作是不能停止的。
      我回去看看再说了。

    • 其实老人家怎么想永远都一样,他们就是希望看你找到归属,找到幸福,不过,在心里上其实孩子活得健康还是最重要的,这是我当妈妈的心情,活得健康是包挂身心灵。
      我想活得活脱开拓,父母不会有什么意见,最多唸你几句,呵呵,我大姐快活到一甲子的年龄,但她每天都笑口常开,她就是独身主义者,现在妈妈总是说好够在有她相陪老年的日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