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於季节的早晨(5)


几年在外生活,钟洁安终于有一点了解母亲的心情,她肯定母亲付给父亲的爱是真挚的,恨也因为爱之深,但她所付出的爱已净化了恨的本质,爱与恨从来是在情感中相互依存,才能升华,母亲的執著把婚姻得以维持下去,而且比任何看似幸福的婚姻更富生气勃勃,充满了动态的韵律。


那日,洁安也特别多话,她也告诉小赵说,对死亡,她有不惧的心理,人能产生不怕死的意念,就是经历过死亡。在她,死亡是无知无觉的,就像人在没有做梦时的睡眠状况。。。长眠、无知无觉,没有任何想法,静寂的。说着,她的眼神变得很陌生也飘远。


小赵不解,钟洁安的思维怎么如斯深沉,悲观吗?似乎又有对生命的另一种难于言述的乐观成分。他感觉到她的矛盾,对生命的价值观是漂浮的,没有对死亡那么透彻,也不很具体。


死亡的感觉是不是如洁安所体识的?说真的,小赵可从来不曾探索及思考过。他自小被父亲送往学校寄宿,养成生活守纪律,积极思考的生活层面中就少了浪漫的气息,可以说,他已经习惯了在教育中,学习了在互相批斗中建立细密的思维,对人对事他很少有柔情的一面,惟,他讲究待人真诚与实际的生活态度。


小赵是农科毕业,对大自然存在的韵律特别敏感,对生命的问题显然有他自我的一套看法。他生长在那个共产制度国家,人民縱有很大的思想空间,也不能恣意泄发,总得自我保留与压抑着。他与很多留学生一样,不喜欢这样的生存方式,就好象被捆绑了自由,天知道他是多么向往自由的天空,连呼气都顺畅的感觉。


从小到大,他被训练成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灵魂有扭曲的形态,与呼应大自然的本质背道而馳,也许他也有頗完美的外表,但内在的实质如何呢?他其实很怕别人知道他太多,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朋友,日子就是上学放学,也无法放松精神与人接触,他自我保护性很强。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午后与洁安分手后,他一直觉得心灵好像失落了什么,脑子里总是飘动着她的言语,她那毫无保留傾訴的深沉一面


洁安就是能那么自然的表露自己的情绪。


那晚,他輾转难眠,生平第一次为一个在异国认识的同族女孩尝到了失眠的滋味,莫名其妙湧起的一种柔情在心里散开而去。


翌日一早,他南下蒙彼利埃办理明年的返校手续。这是他从中国出来投身的第一个法国南部的城,城背山面海,它的魅力不亚于属夏季的尼斯,尼斯美得逼人来,它不是,它散发的是另一种清雅的味道,与洁安还蛮相似的气质,他居然拿洁安来比城,他自己也笑了,笑自己肯定是疯了!


他的思潮就与南下的快车越去越远,而洁安的身影却愈来愈清晰,揮也揮不走,叫他无法适从这突来的变化。这绝不是从昨日开始的,他认真的一层层去剥开心理的秘密,洁安的一颦一笑,撩人思念到尽处。


(待续)

17 則迴響於《漫步於季节的早晨(5)

  1. 喜欢你对小赵的分析。
    ‘对人对事他很少有柔情的一面,惟,他讲究待人真诚与实际的生活态度。’
    这样的人,我认识啊!呵呵~

    我也相信死亡是静寂的。
    有灵魂吗?精神会不死?
    可能我很实际,我相信人死后就是静止。
    可能我比较像洁安,哈哈。

    • 在阳光底下人物都没有很新鲜。
      我想也许就是邻家朋友那么熟悉。
      我也只能写我熟悉的东西,哈哈!
      关于死后,在宗教上的见解不同,条条大路,选择走怎么样的路,我们自己做主,所以也自己承担一切,我觉得合情合理,感情的事也一样。

  2. 把標題放上號碼了 =)
    被插圖吸引了,很清新!
    只認得向日葵。

    還真是“撩人思念到尽处。”
    期待下一章。

    • 我找到了那幅画的画者。
      她是一名女性画家,名叫杨淑惠。
      台灣省桃園縣人
      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畢業
      留学俄羅斯聖彼得堡列賓美術學院
      專業畫家、藝術空間設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