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只剩我与我的魂魄


高山突然变了色,四野被浓得化不开的灰雾盖得好紧好紧,我縮成一团躲在大巨岩下,那时从内心里涌出的恐惧感浸透全身,我以为风暴将把我吞噬,我想呐喊,依然还意识到这天地之间只有我与我的魂魄,还有的就是呼呼狂扫的飓风,把整个山舞来舞去。


我在惊魂甫定后,四处寻找不见踪迹的向导,我惊呼,不见回音,风声呼啸不绝,与原先的那种惊天动地的狂扫有太大的差别,那不过是一瞬间的转变。半句钟,风啸平息,一切又回复宁静,突然发现喜马拉雅的喜怒无常是惊天动地的,毫不矫情,令人生悸。我似乎进入一种难于置信的境地,用身与心去体会及聆听那种天地的巨变,观察及了悟自己爱得如狂的山的身世。



与喜马拉雅山的感觉就像与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是那般的悸动无言,因为太熟稔了,因为是山水本无语,我几乎每天见山的风华,在梦里在意识中,是那般清晰的往永恒走去。走进山中与云雾拥抱,让肌肤感觉冷证明我对山的爱是熾热的,我记住那种不断转变的气势与神秘,动与静,远与近皆那么和谐,永恒如空气、如风、如大自然的本质,我与大自然仿佛已揉合成一体,想让时间就这样停住,不想走出那个境界。


如果有一日你突然觉得人间已没有一片干净的土地,那么我邀请你来喜马拉雅山看看,我深信她的圣洁会让你心动,当你投入她的怀抱,你会忘记了迢迢千里跋涉寻访的辛苦与疲劳,你也想让日子就这样走入永恒。这里没有凡尘的忧虑,得与失,没有思维上的干扰。当然,喜马拉雅的生命本质並不宁静,因为生命处在着春夏秋冬季候的走势,里中涵盖了太大的大自然的哲学,难以参悟,只有属于心领神会的一种美丽与哀绝!


喜马拉雅山是个宏大的运动场,世界屋脊的由来是可以想象的,它全长二千四百公里,宽二百至三百公里,跨越印度、尼泊尔、锡金、西藏及巴基斯坦,有八个峰标高超过八千米(二万六千呎上下)。其中更以珠穆朗玛峰闻名于世,你知道世界有多少人已为它捐軀?珠穆朗玛为藏语JolmoLungma,尼泊尔语为Sagarmatha,母亲的峰,世界各国人认它Everest,尼泊尔今日的闻名于世,正是諸多喜马拉雅高峰给它的福分。



尼泊尔在1950年开放门户让旅客进入该国后,尝试征服世界最高峰的各国攀山高手,都不断的在此磁场训练,尝试在空气稀薄的雪峰中不使用氧气,而成功征服者已经越来越多,即使在严寒的冬季,皆有人成功征峰的记录,他们皆赴死亡之约而来,走向的是渺茫无知的路,要有坚毅不拔的精神与意志力与大自然搏斗造就与毁灭没有任何迹象可寻,只有机会,必须用生命、经验、判断能力与智慧去睿取。


这真正是置生死於度外,据知,平均每四个人登珠峰,就有一人会死,到底是为了什么让这些人发狂了,拼命登峰?我想,不是喜欢山的人,不会傻乎乎的跑到喜马拉雅山的脚下受苦,那么艰辛的行程,谁不畏惧?可是,人还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受不了它的召唤与诱惑,不停的向它靠近,不断的写下了惊心动魄的登山悲剧,我深信没有爱不会付出生命,也为自由,对,精神与身心的自由!


我不禁也在寻思,到底这些可以献上生命给山峰的痴者,前世是否山里人?否则,必然也有很大的缘繫关系,在人生这么短暂的过程中,如果能够一再重复自己的步迹,在高山奔驰,这个人必然也勇于面对自我,他要完全的就是自我存在的价值观,也许也很不可思议,却有其不凡的气度,是值得尊重的。


我始终知道我不是一个探险者,也没有具备探险者的条件,我不过是一个有点蛮勇的山痴,对高山无知的环境抱着一份无惧的精神,每一次成功双脚行过这条伟大的世界走廊时,内心总是发出一份难于言喻的幸福感,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也许一无所有,却可抱着对山的记忆,向大地微笑。



尼泊尔这个国家贫窘,不像地球给它的遗产那么丰富,也不是因为政府不好,没有把国家治理好的问题吧?我来了,看到那些不同于自己国度的人,看到高山衣衫襤褸的人民,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幸,如果他们有喜马拉雅山那么宽坦平和,也像山那样凛凛傲骨的性格,那才是大自然赋予的丰富遗传精髓。


我初次梦想造访的雪峰是座落于尼泊尔东部方向的Kanchenjunga山系,气势特殊的峰,盖过锡金与西藏,在印度东部的Darjeeling可望见此好几座标高超过七千米,即逾二万三千多呎高的雪峰。


Kanchenjunga为世界第三高峰,标高8598米,这座被称为“睡狮”的雪峰,于1963年才由法国人成功征服,自古,喜欢这条登峰路线的人不多,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开放门户至今,征山者寥寥无几,雪峰守住永恒的寂寞岁月。


为什么她那么孤芳自赏啊?登山者惧怕此峰,惧怕横跨路途遥远的Yalung大冰川,而且必须自备粮食与帐篷,住与吃及交通安排的困难,都是令旅客却步的因素,往往请得雪巴向导来,旅程时日已不多。


上山前,我也准备了一堆质料打算上Kanchenjunga大本营,也去租了登山帐蓬,想顺便到Darjeeling茶庄看看,结果守候了几日的向导,始终没有出现,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最初的方向。至今,我依然唸着“睡狮”峰,恐怕“睡狮”峰已经变成“醒狮”峰时,我依然与之缘悭一面。


结果,我上了Ananpurna山系,爱上了她,两次与她会晤,不同季节的相逢,际遇与体会也相去很远,大自然多变的形式与人心情的转变,大致上非常相似。


Annapurna Himal 是純属尼泊尔境地的巨型山脉,跨着该国心脏,其第二峰,标高7939米,約二万六千呎,及鱼尾峰(Machhapuchhare),标高6993米,約二万三千尺,都曾经被人征服过,因为地势环境关系,这里的所有高峰几乎已被世人一脚踏下,其神密面纱也早已被揭开,她的坦然与大方,乃喜马拉雅的任何山系都不及它。



安娜普魯娜的闻名不亚与珠峰,上山路线很多,我来了这里两次,选相同的路线上山,初次来时是秋末冬始季节,完全了绕其大本营及鱼尾峰大本营的路程,在高山住了三个星期此处标高四千米,約一万四千呎。她的大本营也被称为“圣地”可以360度的广角观赏她的壁墙及鱼尾峰的尖顶。


安娜普魯娜山系美如其名,风景奇特,在尼泊尔第二大城Pokhara,天气良好时,即可观看到美丽的鱼尾峰的容貌,登高几千呎后,其他排列而去的雪峰一览眼线,那是一峰、二峰。。。。令你热血奔腾,惊心动魄的追寻而且。



我钟意这条路线,因为喜欢这里TamangGurung族山民,扑素的民风与悠闲的日子,他们即好客也良善,令人每每途经一个村庄总会有一番的留念与缅怀,还有高山的鮮羊奶茶。


喜马拉雅山脚还是丰富的耕作地呢!GurungMagar族都以耕农为生,居住海拔1500米至2500米之间的高处,除了种稻,他们也种植麦及豆类,偶尔也养畜牛及绵羊。


该区的Chadorakot还是有名的绵羊村庄,早晨绵羊下山坡时,自己又没有赶路程的状况,随羊儿滚下山坡意外获得一身的清爽,这样写意的日子绝对不易获得


尼泊尔人笃信神明,到处怪异的神庙见称,山上人更是如此,从一个村庄走过另一个村庄,四处可见随风飘扬的庙旗,在深山中显得格外的神秘,神庙弘场也大得惊人,遇到神日其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几乎全村的人都赴会而去。



如果认识山里人的生活及文化,相信旅途会更加顺利及愉快,高山人天性戇直诚恳,因此,旅客也不会轻意在山里被人敲詐,不像其首都加德满都,到处骗术横行,令人防不胜防。


在山上,凡事都得讲求耐性,为了一杯香奶茶及一片Chapattis,可以等上大半天,所以山中生活困难处多多,那么缓慢的步伐,城里人绝对难以习惯,因为走到山里去,自得一份悠闲与自在。



 


 

50 則迴響於《天地只剩我与我的魂魄

    • 星期天我发稿后出去石门水库走一趟,整个冬天就只去了两回,感觉没有很大差别,那里发展得让人心酸,再下去也不晓得会怎样,我喜欢的大自然早已被破坏。
      听行者说喜马拉雅发展也不同了,难怪大地要病了,我也期待大地再被净化的一天,人类赔上性命那是咎由自取呀!

  1. 可可不仅是花痴,还是山痴,呵呵!
    我这辈子最怕热,从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怕冷。到了尼泊尔才真正感受到冷天的难受。
    尼泊尔是我第一个背包自助旅游的地方。当地很多尼泊尔人和小孩子穷得连鞋子都买不起,却要在这冬天里满天遍野赤着脚行走。
    我也很喜欢Pokhara这个美丽的地方。
    在露天餐馆喝着新鲜的奶茶,吃着Chapattis,涂上新鲜的蜂蜜。。。
    看云雾,看雪山,看漫山遍野盛放的黄花,那种滋味真的太美妙了!
    接触大自然,让人的胸襟豁然宽阔起来!
    深刻感受到生活在贫乏中的居民自得其乐,享受这与生俱来的平朴和最简单的快乐。

    • 我是山痴,也被朋友称作“山怪”了,可是,我可能觉得“言过其实”吧?爱山亲近山是从来不变的一种情感。
      尼泊尔是令人怀念的地方,除了山还是山,将来等脚医好了,我会再去一趟,去看山。不过,会改变方向从西藏高原去。

  2. 可姐,讀了這篇我不禁又對妳產生了更巨大的崇拜與佩服
    妳的經歷是如此叫人一開始讀便捏了好幾把冷汗,一直唸到最後..
    因此我才明白題目的震撼是什麼一回事..


    我想,愛山的山友們,一定都會很愛這篇
    推..^^

    • 你要佩服的是我的勇气与对山的一种痴爱,我觉得自己面对很多失败的人生,却从来也没有退缩,就是山给我的提示:因为它在那里,我就不会放弃。
      多谢你的“推”!这让我更坚定自己医好脚的意志,有一天才可以再出发!

  3. 我的读后感是:为何我不是出生在那里?我想,以后退休的日子偶尔到郊外靠山靠水山明水明的地方住住一些日子也不错。郊外应该没有旅馆吧?那就问问村民,可否借住。那样的日子应该很写意悠闲吧

    • 那其实也是我老的时候的理想,以前从高山下来平地,心理很不平衡,就惦念着高山的一切,所以才三顾尼泊尔高山。
      哪里的民宿每个驿站都有,民家借住也会很受欢迎,不过,因为外来客太多民风可能已改变。。。

  4. 可可姐。。我想问羊奶会好喝吗?
    这篇真的让我对山有很多的认识了。谢谢可可姐的分享哦!期待你更多的分享哦!:)

    • 谢谢喜欢,这篇也是旧稿重写。
      双脚踩在山上的那种感觉超好,以前登山的日子频繁,现在因为脚的问题,害我快要与近山隔绝了,也是很百感交集呀!

  5. 可可形容置身于喜马拉雅山的那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只是看照片,就能感受到尼泊尔的魅力,让徒步者和爱好大自然的人一去再去,流连忘返。
    我无缘去尼泊尔,不过特别喜欢看那里的照片:高山,山脚的稻田,还有纯朴的山民。。。美丽极了~
    喜欢可可的这一篇。

    好像在文章里第一次看到可可的照片, 很惊喜~

    • 山应该与你也很有缘,心中的山到处皆是,也不一定是喜马拉雅呀!
      美国辽阔的高山也不少,单就洛基山海拔超过12000英尺的就有78座,生态体系还保留得很完整,野生动物的保护更是,到处都有它们的踪迹,是贯穿大峡谷的科罗拉多河的发源地。
      有生之年也想去看看!

  6. 說來慚愧﹐我這一生人只爬過一座山﹐哪就是檳城的“什旗山”。
    不過﹐我可自認不是山的孩子﹐沒那個毅力﹐沒那種氣魄。
    若爬喜馬拉雅山﹐我肯定自己一定身葬於哪﹐從此歸為喜馬拉雅山魂。
    佩服可可﹐但不敢羨慕。
    能爬上此座山的山痴付出的毅力和心力且赴湯蹈火的精神是當事者自己才能領悟的。。。我不敢想象。
    可可﹐我對妳真的刮目相看。妳對花有女人的溫柔﹐對山﹐有男人的勇往直前。佩服呀﹗

    這篇被小花鼠“推”得真貼切。贊﹗

    • 你说的升旗山我还从山脚爬上去,回来像一个死尸一样直躺住,那已经是去了好几座4000余呎高山之后,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疲倦,其实,那天早上没有吃早点上山,下山后3.50才进食。
      这也成了自己永久的一种记忆。
      后来有去了好几趟,penang没有什么高山。

  7. 尼泊尔~
    我一次都没去过
    可可竟然还去了两次
    我不懂我跟尼泊尔的机缘什么时候才会来临呢
    我想我只要活着
    机会还是有的

    ~~
    最后那张照片的蓝天很漂亮

    • 敏的计划里可有尼泊尔?喜马拉雅你也去了,只是不同的国度进入。
      高山都在只是人的登山年龄有限呀,乘年轻,快走,哈哈!

  8. 眼前一亮!

    都認不出那群山了。最後一張好像是ABC附近的茶館吧?
    可可印象裏的Annapurna是這樣嗎?
    時代變遷,隨著遊客大量的到來,山區生活已經不像以往了。

    p.s.沒有不滿意哦,網籮的照片都很好。

    • 山不会有很大的变迁,但是人类却会不停的破坏它的磁場,游客改变了山居人的生活,不知是好还是坏,人的心没有被改变就是好呀!

    • 结婚了,安定下来,若果没有进行很快的家庭计划,我倒觉得你可以做这样的安排,家庭成员曾加的时候会跑不动了,我就是例子,好够在我女小的时候,工作不忙时, 我也带着她很多国家游历。
      长大了看小时候的照片,她是一点映像都没有,只有三岁游巴黎迪士尼乐园有映像,四岁阳明山樱花树下火红的脸有感觉,她在不同季候的国度都会有一阵子的皮肤敏感问题。

  9. 尼泊尔、巴黎始终是你最初的梦土,经过多年飘泊以后感觉是否依然,魂萦梦系是否还是你身心自由的所在?遥望鱼尾峰,这是你第一次爱上它的感觉吗?多年来还有再重返故土吗抑或只是思念。我发觉此刻的你拼命在挖掘记录,生命的种种美好感觉,可是我却没有了我想飞去的地方,时间繁华,在我看来不如心中的宁静。尼泊尔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而不是追逐。

    • 我一直是很忠于自己感觉的人,尼泊尔之后,生命中的山还有很多,它们落在欧洲的很多领土,山的美不尽相同,欧洲与亚洲的差异是贫穷与富裕,连山都让人有这样的感慨。
      我的生命繫在原始与诚挚之间,所以很多东西也不尽会与我相融。
      来到宝岛我还是选择靠山而居,还是常常到山里去,石门水库的山绕完了,就还是不停的去绕,走到有一天脚不行了,我近半年才停止了山的活动,看山不是山,因为山就像自己的一颗心,是与我的灵魂不分隔的,也不会跑的,它是宁静的。

  10. 之前看到可可姐有新文章,匆匆來去,沒細讀,
    剛剛在平靜的情況下咀嚼了文章…
    有種意境,就這麼一個感覺, 彷彿在舒適的登著山看著美麗風景呢。

    • 我常常觉得无任做什么事情,工作也一样,带着心去进行,都会有很大的收获,所以我虽然没有很好的成就,但是,成就是我心里的感觉,不是表面的成果。
      风景是我们内在升华吗?有几次登山,我几乎是不想回到人间,因为也常常不敢面对自己,感情也然,工作也然,等我想通了,什么都抛弃了,然后体会生命有时候必须要有舍弃才会有新的改变。
      死后才重生吧!哈哈。。。

  11. “登山不僅因為因为山在那裡,也因為山在心裡”

    多年来

    因為有山,所以我不寂寞;
    因為有山,我找到了自我。

    可可姐的文章好细腻,此篇感动了我…

    • 是的,因为山在那里,心理就会很温暖。
      “因為有山,所以我不寂寞;
      因為有山,我找到了自我。”
      山总是给爱山的人很多不同的体悟,在我梦里就有很多山,总是那么高远。
      别后一切无恙吧?带给大家山的问候!

  12. 有啊
    我有想过去尼泊尔
    它还在我的to visit list里
    有一次放弃不去是因为朋友说那里的人只会跟游客要钱
    很扫兴
    后来不懂换了那个地方所以就没去了

    • 负面的东西一定存在的,像大陆很多地方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的同学回国时在机场就不见了行李(他是黑龙江人),后来也没有找到,那是90年代的时候。
      你长期在大陆,哪里的治安好吗?我计划明年中往东北走一趟,虽然朋友想带我向西行。

  13. 之前匆匆来,未能一气呵成把这篇游记看完。倘若有机会,我也想去走一趟,想见证山脉的气势,享受大自然的辽阔,还有体会它的风土民情。文中你提到尼泊尔的人民憨直诚恳,或许天生自足的人,懂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个道理吧,如斯活着,没有杂念,没有不好,只有很好。

    • 尼泊尔高山之美是要亲睹才能感受得到,有生之年希望还可以见见高山,所以要好好的治疗自己的脚。目前状况已经好很多。
      我也希望你能实现想法,到山里走走,然后感受与大自然相呼应的快乐,呵呵,趁《世界末日》之前哦!日本大地震延发的大海啸真的令人触目惊心呀!

  14. 終于可以細細咀嚼這篇山文。
    發現可可姐的生命已與大自然連接在一起。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巍巍的山,讓人有一種衝動想征服她。
    佩服可可姐的毅力。
    這篇文實在讓自己震撼!:)

    • 這麼多天才看到你在這裡的留言,真的要道歉。
      我一直是一個追求大自然的人,行者似的,以前有好多年時間都在山里跑,沒有很好的體力,不過都不斷的自我訓練,我想我最大的能量就是不放棄的那個願力加持。
      謝謝!

    • 人生也常常處在驚險的地方,所以居安的時候也得思危。
      台灣也側到日本核能輻射的毒污染,官方說在安全水平,可是民眾還是會害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