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嚎的貝殼

 



海嘯怒揚三十丈


天空頓煞黯然


世界的盡頭猶在望


哀嚎遍野 海水驟變為人間煉獄


沙灘也無助 阻擋不住的災難


瞬間排山倒海 天昏地暗


地牛翻轉 人間美夢頓破碎


深淵漩渦亮著眼


時間彿凝住那一秒


創世紀 恆古諾亞方舟的警示            


人類以什麼說那是生命的再創造


你萎縮在扭曲的沙灘一角


聆聽哀慟如雷鳴的嘶嚎


目睹人間天堂倏然的巨變


那恆古的創世紀彷彿徐徐再攀起思緒


天空 依舊蔚藍


你的心緒洶湧如海濤


陽光 再也撫慰不了哀殤的國度


海水 回歸平靜的剎那


恆古的記憶墜落後


滴滴淚水


淌在白晝的黯澀中


 

18 則迴響於《哀嚎的貝殼

    • 我喜歡麵食,所以常常都往麵食裡找食譜。
      關於煮菜,我先講明:不好吃也要吃光光,所以都勉強的捧場,哈哈,識時務者為俊傑,不然。。。

  1. 美丽的诗!
    诗的最后几句,你说:天空 依旧蔚蓝,海水回归平静的刹那。。。滴滴泪水,淌在白画的黯澀中

    我常有这样的想法,世界的一切巨变,发生得惊天动地,过后又会恢复平静,就像拍打在海岸上的海浪,波涛有序。世世代代的人,受挫受难,大自然还是这个样子。

    想起Ted Hughes 的一首诗,意思和你的诗不一样,但也说起了海里的贝壳,还有颚骨。

    《遗物》

    我在海边捡到这块颚骨
    那里,海蟹,角鲨,被细浪击碎,抛起,
    半小时后碎成粉末
    一切又重新开始。海水很凉:
    漆黑的海底不讲究友谊:
    没有轻触,只有捕捉和吞噬。那些颚,
    在吃饱吞足或者松开紧张的欲望以前,
    就滑下另一些颚;只剩下光骨。
    颚吞吃,被吞吃,然后颚骨冲上沙滩:
    这是大海的成就;还有贝壳,
    脊椎骨,利爪,甲壳,头骨,
    海中的岁月吃掉它的全部,变强壮,吐出
    这些不消化的,欲望的帆桅,
    自海面上沉落。什么也不会
    在海里兴盛。这些弯弯的颚骨没有笑
    而是牙关紧咬,现在成为一座纪念碑。

    • 是你不忍心給我嚴厲批評吧?無任如何,還是謝謝你的善意支持。
      寫詩這一塊是我最怕的,很奇怪,我喜歡讀詩,就是不能寫詩,一直在學習中。
      這篇是祖儿(Jo)給我批正過的,也要謝謝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