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踩北圈的高山


從來沒見過如斯多山疊山的國度,那麼多山谷與峽灣形成的天然景色,身在其中,感覺思維也跟隨着那金色鱗片的水波,在陽光與微風中奇異的飄蕩。


Norway的意思既是“The way to the North”,該國的土地大部分都在北極圈的範圍,有世界最北國之稱號。


那年,我在夏天的時候來,與從大馬來的老友記質佳在巴黎會合,一路玩到比利時,荷蘭,經丹麥後才到挪威的首都奧斯陸(Oslo),第一個晚上投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青年旅舍地下室,翌日醒來已經將近正午,笑罵聲中匆匆趕到登山組織辦事處去尋找登山地圖與指南。



登山去原本是我個人的行程計劃(質佳不來,就獨自走),計劃去挪威以兩個星期時間,在不同景點進行健行旅行,她說,要來,我就等她安排假期,行程從頭換過。不過,心裡沒有放棄任何可以登山的行程。那日,興致勃勃的搜集好資料,準備走了,她一臉沒有表情的看著我,原來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熱,她都沒有附和過,很簡單,我二話不說,放棄了,那天,我們去了市政廳公園一帶逛了一個下午,去峽灣看風景,也非常遐意與隨心。


閒逛了一日,心裡還是念念北國的群山,好像一直在呼喚著我的心魂。


來挪威,看地球北端的海岸。炎炎夏日,上山去還是最好的選擇,質佳怎麼不知道我的心思?那次來剛過了北國極光時間,錯過了夜太陽的奇景,不過,北國仍然有不夜的餘波,我們就捉緊機會去看了。


從奧斯陸出發到北角,全程迢迢兩千多公里,公車、火車、渡輪,交疊的交通工具,有時徒步幾十公里也是在所難免。


這行程乘搭火車又換公車,非常辛苦,路途遙遠,因此,我們決定一路停停走走,那裡美麗就停歇下來留宿,留住一兩天再上路。如果記憶沒把我帶進死胡同,我們在Trondheim與MOsjoen之間的Steinkjer就停留了兩天一夜。住宿的地方也是旅遊局安排的度假村,小小間的木屋,很像早期咱們邦咯島的小木屋度假村的形式房裡面只有硬木床,沒有被單也沒有枕頭,附近有個小餐廳,不過,沒有去光顧,當晚,我用隨身的小煤氣爐煮了質佳從大馬帶來的Maggi速食麵,也美味可口。



這地點是我們從火車站出來後,走了三公里的路才找到,四處都是山巒環抱,還有美麗的湖泊,憩靜雅緻。這湖光山色,輕盈而安逸的徜徉在地球北端的這個角落,對著蒼鬱森林的高山,心中浮起許多複雜的感念,沒想到與山脫節那麼久長時間,又與它繫起生命中的另一段緣。


那夜與質佳在草地上閒坐,看湖泊旁邊吃草的牛羊,兩個人也是無聲勝有聲,靜靜的守望着山,等天色更暗下來,再也看不清楚湖泊的影子,才回去睡覺。


翌日上午,我們又走原路回火車站(其實,是有來往的公車,只是班數很少),乘火車到Narvik。這幾乎是一日一夜的行程,夜間,火車爬上692公尺高度的北極圈,真的依然能感受到夜太陽的餘波,從車窗望外看,雖然景色沒有白晝般明晰,卻也十分的光亮。這北極圈高山特有的松林,白霧從地面繞起,若隱若現的披着松樹,感受到了飄渺的美與北圈的氣息。


我沒有睡,質佳也是睜著大眼睛,這仙境是那麼的鮮明與真實,天露出微白,看到第一道曙光浮起時,山整個活動了起來,那時刻我們終於疲憊了,直到火車到了終站,轉換公車的行程開始,才從夢中醒來。



Mosjoen到Fauske,翻過了280公里的路,再從Fauske到Narvik還有244公里,這一路去的風景奇佳,仍然是千重山結連着峽灣與北大西洋,幾乎不敢睏睡而錯過美景。


下午三點之前抵達Narvik,這高山深處還有一個小城靜靜的躺著。夏季旅客太多,以致旅遊局分配住處亂成一團,等了好久才安排到民宿接待處,等住進去後,馬上冲洗,出門到山上去。


這山很低,可是它還是冬季的競技場,健行一個多鐘頭就達山頂,終於雙腳踩到了北圈的山,我們是踩著雜草與碎石而上,居高望下,整個城呈現眼前,遠方既是北冰洋,山的下端就是峽灣,那水是綠色的,站在高處給人恐怖的感覺,原因就是介在鬆石與碎石之間,似乎有點險要要十分注意腳步。


上到來已經是黃昏的六點,陽光還是很亮,直到九點才下山去。



Narvik城夜裡沒有很熱鬧,晚餐麵包咖啡就解決。


在這裡就住了一晚,行程沒有結束,從NarvikNordkjosbotn


有渡輪,也有公車,渡輪服務只有夏季有,其他時間,北角的路是不通的,沒有交通工具,也不鼓勵旅客來,這一代山區是出名的馴鹿場,夏季的高山要看到鹿群很容易,但,就是沒有好運看到。穿過了山頭就到了北角基地。


終於抵達了北角,基地前端就是北冰洋,北角下來的Tromso島,有北圈首府的稱號,我們放棄了前往,Hemmerfest也沒有停留,回程時間很匆忙,因為質佳沒有去過意大利的威尼斯,行程不容漏掉。


從北角下來,我們在Narvik城乘火車東往到瑞典,這又是一天一夜的火車行程,火車一直都在高山間奔馳,骨頭都快折磨斷了,兩個人都沒有任何食慾,就多喝水與麵包充飢,真的是好節省的旅程。



瑞典這一代的高山景色又全然不同,幾乎都是巨石禿山,叢林沒有很深的感覺,也許是夏季的景色吧!


從北角下來,我玩的心情已經減弱,因為要到大城市去,腳步也加快了,匆匆從瑞典首都Stockholm照過面,以半天時間參觀了諾貝爾博物館與河岸風光,然後南下德國、威尼斯。。。。一個星期天後,才從法國的馬賽回到巴黎。


離開北國,面對九月份的新學年開學,留質佳一個人在巴黎街市閒逛,我夜間還得打工,工作忙完約她在巴黎的LaDefence看夜景,然後,她走了,我又開始忙碌的課堂、工地兩邊跑,日子消沉了很多,一生中無數山的旅程,除了喜馬拉雅、挪威群山這一段也非常難忘。


如果再上山去,我想任何一座山都會讓我驚喜萬分,因為在意的是與山的機緣命脈,深信我在那裡,山都會那裡。

21 則迴響於《腳踩北圈的高山

    • 呵呵,依舊是山,看厭了嗎?
      有山對我就有綿綿的情。
      最近很忙,工作又健康不很好,所以,心情也不很好,一直不想讓心情影響生活,等自己“見性成佛”好了。

  1. 挪威群山和峡湾,有与世无争的感觉。
    那里天蓝水蓝,我想,喜欢大自然的朋友都会深深爱上这个脱俗的地方。

    ‘深信我在那里,山都在那里’
    喜欢你这句话。山就在你心里。

    • 你去過挪威,所以映像應該很深刻。
      我在那裡只逗留5天,如果不是朋友要去威尼斯,我應該會把時間都給了挪威,太喜歡那個地方。

    • 我以為是我倒,結果,先倒的是華先生,昨晚,吐了一個晚上,今天上班半天就給我趕回去休息,然後,就換我倒了,發燒、吐,燒不退,天氣不好呀!

  2. 看了您那么多的登山经历,开始可以明白为什么能够吸引到人,那感觉不试过的话真的无法体会,人生或许应该拥有最少一次的登山记忆哦~

    • 有機會也要去走走呀,挪威我還會再去,下次,一定要“豪華”一點的旅程,背包族太辛苦了,呵呵!
      Efjord的景色讓人一輩子難忘,只是太高遠了。

    • 我其實很想帶你去看山,就像我與下面的艾迪說的,下次(末日前,哈哈),我們一起去看山,好嗎?
      去看祖國的山,高矮不是關鍵,只是一種心情。

    • 山的美麗,還是另有一種意境,人的心情很重要,心情好,什麼都好。
      新加坡還好保留了武吉芝麻山,我看到四處都是高樓大廈,頭就暈。。。。

    • 獅子去東馬又西馬,照片十分珍貴,又是一輩子的一輩子紀念,我很想看,不過,還不是可以看的時候吧?
      對啊,歐洲人也喜歡來這裡拍結婚照,是好地方呀。下次你去那裡拍好了,哈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