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流行教父——慕夏


七月,台北的天空是属于艺术的,毕卡索世纪画展才开始,慕夏(Alphonse Mucha)的新艺术烏托邦大展也在国立故宫博物馆率先举行。


去台北国立历史馆给世纪大师毕卡索特展行过礼,转身去赴了慕夏的约,两种全然不同风格的艺术品,要消化恐怕也很劳心。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如毕卡索,很多作品都是抽象难懂的,野悍暴力胶粘着人与兽的原始欲念,作品介于主流与颠覆、创造与毁灭的边沿。


慕夏的艺术是属于唯美的,美学教父之称号也挂了百余年,七月二十四日就是大师一百五十歲的冥誕,完全是纪念性的一个特展,展出一七八組件經典作品,完整呈現這位在巴黎發跡的波西米亞人的創作之路與艺术成就。 


一九○○年巴黎万国博览会,是新艺术頂盛时期,而慕夏正是这个歐洲装饰风格的卓越代表。


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是欧洲变幻快速的时代,社会价值面备受考验及濒临崩解的状况,艺术家也面对新观念与旧传统更迭交替激荡的时代,艺术运动变化频繁。


從後印象主义、象征主义、前拉菲尔派、新艺术到立体主义、野兽主义等的诞生,此起彼落成為历史闪耀夺目的一刻,而慕夏正是这个時代新艺术的象征。
慕夏可以说是在非常时代走人巴黎的艺术天空,他是捷克人,从小就梦想成为一个历史画家,他画与宗教和历史关联的壁画,未去布拉格和慕尼黑静修绘画前,艺术绘画天分就获得广大的肯定,他于1887年來到巴黎。



慕夏从小的家境清寒,所以求学与学画过程都很艰辛,不过,他的忍耐力与毅力非常强,生活没有打倒他,在巴黎开始的生活非常潦倒,曾经有七年的艰苦岁月,靠著画插画維持生計,收入並不稳定。


毕卡索在冷冬里曾经烧画作取暖,未成名前也是穷困潦倒,毕竟,巴黎这样的一个奢华与现实铺成下的大都会,生存下来也要熬得过几许的风寒呀!


千里马终于遇到了他的伯乐,改变了他的命途。慕夏是唯一可以马上接受巴黎当时最紅的歌舞明星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 )為她的戏剧 " Gismonda " 緊急委托的艺术家。Bernhardt 十分喜欢慕夏的设计並将它出版。慕夏最成功的作品就是与 Bernhardt 之间的合作。


数年来,慕夏 幫她设计舞台、戏服、剧院布告、服装和珠宝等。二十世纪初巴黎流行維多莉雅時代自由不受約束的生活哲學,他的设计正在此艺术和社會兩者转折点之间。



女性大半属唯美主义,慕夏的优美、华丽与充满时尚的艺术作品,他的画、为戏剧制作的海报、时装设计、舞台布景、珠宝设计。。。都受广大群众的喜爱,慕夏独特的創作风靡整个欧洲,甚至飞扬到美洲,他在一九四年至一九九年间造访美國,接受委托设计海报、舞台布景和戏服等。


今日巴黎,依然没把慕夏给遗忘了,这位曾经的流行教父,一样还是发光发热,當今流行的波西米亞風,服飾、紋飾,有著流水曲線般的花束、发饰以及衣裳纹样,早在一世紀前在慕夏的作品里就展现出來。他所塑造出來的化妝、发型、服飾、首飾,當時成為巴黎民眾競相模仿的對象與搶購的商品。


尽管如此,艺术家所以永恒流长,除了他缔造的永垂不朽的伟大作品外,他灭后曾经作品也被形容退流行而慢慢被世人淘汰,还好他的后人,作家兒子 Jiří Mucha 終生致力於撰寫有關父亲與他的作品的文章,企图引发世人的关注。他的特殊风格作品在1960年代再度流行了起來,接下来的数十年,不断的被世界各国公开展览,获得空前的拥护。


生长在捷克的慕夏,是该国国宝级艺术家,以前我住在巴黎郊区的邻家布耶夫人,她也是捷克人,二次世界大战前嫁给法国人,她已经很老了,每年都会与侄子一起回国探视还健在的亲人,我喜欢收集明信片与邮票,她会寄明信片与写信给我,就是帮我完全我的嗜好收集,我还特地叫她贴慕夏作品的邮票,美女四季图(春夏秋冬)是让我爱极的作品。



慕夏的画中女子,都优雅迷人,一股诱人魅力自然展现,与其他画家,如,克林姆筆下的奇异女子,形成強烈的對比,塑造出属于慕夏個人独特而甜美的清新典型,而成為新艺术中的佼佼者。


(新艺术(Art Nouveau)风格是一個全球性的运动,發生在艺术、建筑和应用美术(家具、工艺、设计),特別是装饰艺术方面。它的特色是有机型式的活力感 (organic),特別是花卉风(floral),或者其他以植物為基调,同時非常风格化(stylized)與流动的线条(flowing curvilinear forms)


在捷克的首都布拉格设有慕夏博物馆,该馆永久展览慕夏作品,分為5個部份,包括绘画創作、在巴黎與捷克設計的海报作品、设计草图等。含装飾气息浓厚的新艺术绘画,如美丽的女体、裝飾性的花朵、流水般的長发,以及顏色鲜艳又不失和谐的色彩运用,都是慕夏绘画的特色。


画女体艺术的背景美、神态美、曲线美、色感美,女神的复活,慕夏是始祖,他是忠与自我的画家,手法写实而唯美。


熱愛祖國的慕夏,在巴黎成名后,于一九一年他返回故鄉為布拉格市政厅制作大長壁画,並展开他晚年最伟大的創作《斯拉夫史诗》。這一系列描绘斯拉夫民 族历史的画作,是他很年轻時就有的梦想,在巴黎闯出名声、享譽国际后,他並沒有忘記这个梦想,他希望藉這一系列的創作使斯拉夫同胞团结一致,為斯拉夫国家的政治独立努力。慕夏在一九一二年画下第一幅《斯拉夫史詩》油画素描,直到一九二八年,完成了二十幅作品,描绘斯拉夫民族重要的历史階段和宗教寓言,宏伟的结构和規模,被列為捷克国宝。



慕夏不但是一位画家,還是一位珠宝、家具、室內外建筑的设计师。


台北故宮「慕夏大展」以《巴黎发迹的波西米亞人》、《慕夏风格的創立》、《享譽国际的艺术家》、《深具宗教情懷的慕夏》、《热爱祖国的慕夏》及《具哲學特质的艺术家》,六大主題阐述慕夏的一生,展出版画、油画、雕塑品等各时期重要经典作品,展期至九月十二日止。


 


 

20 則迴響於《永远的流行教父——慕夏

    • 其实,去你家无言,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呵呵,有时候是不知道该写什么,或不想写什么,致以5分鼓励的!
      (这是红花的生态世界吗?)

  1. 说真的,红花里面学识渊博的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就好像可可姐你。前些日子才从你这边知道了比卡索(之前只知道他是抽象画的表表者而已),现在又学到了幕夏。
    哈哈。对于自己的无知,我真的感觉汗颜啊。可可姐,还请您多多指教啊。

    • 谢谢你鱼丸!
      没有这样说的,我很汗颜。
      我喜欢中西美术,看很多不同画风的画,总是很多惊叹,我真正佩服的是忠于自己的画家,下来还有一位我“梦中情人”,他的画展在高雄展出。

    • 唯美是女性的专利,呵呵!
      慕夏虽然画很多美女,不过,他倒是一个专情的人,他设计送给妻子的结婚项链,至今还是珠宝界的一个传奇。

    • 慕夏的造型图片很多,我常常在书局都会看到,喜欢的也会买下来收集,这阵子他的作品在台湾巡回展出,应该又会流行起来。

  2. 這篇寫得很多姿多彩
    這些圖片都在展覽館拍下的嗎﹖
    都好美﹗
    以前我去AMSTERDAM的展覽館(或是博物館)
    保安人員不准我拍照呢﹗原因是閃光燈會毀了畫的色素。

    • 正如你说的,展览馆是不可以拍照的,虽然还是有看到别人在拍。
      我是维护著作的人,所以不会鼓励这种行为。
      关于图片是收集的明信片,画册,再扫描,有的是网络搜索的。。。。

  3. 都很细腻的画与作品。
    那张彩绘作品与我曾经发过文章里教堂的一张照片有点相似,我是忘了是那篇我写的。

    • 慕夏的画很唯美,我觉得一般女性皆会喜欢。
      教堂的彩绘作品他作的也不少。也许不轻易间你也拍到了类似的吧?
      得空我上去你家慢慢找来看看。

  4. 刚刚再到访你家屋方才察觉
    我差点miss了你这两篇艺术的文字记录!
    可可姐有经常去看画展的吗?
    那你有兴趣看舞台剧的吗?
    你有去过“罗浮宫”吗?
    我曾经梦想有朝一日可以去这,
    但长大后才明白原来是很难的那一回事啊!哈哈哈!

    • 台北常常有机会看到画展,能去的话都会去。
      现在还比较少给自己争取机会,很劳烦的车程。
      吉隆坡有一个画家叫杨克昌,我很喜欢他的作品,他的夫人陈丽珠女仕是我学画的老师。
      罗浮宫去了好几回,我家姑娘两岁大就抱着进去,她也很安静的观赏了三个小时,那时朋友从加拿大来。她四岁的时候也带她去过一次,可是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记得门前的玻璃金字塔。
      你的梦想还是可以实现的,祝你心想事成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