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香草植物——咖哩叶

 



欧洲与美洲人极早的年代就喜欢使用香草vanilla planifolia(又名梵尼兰),梵尼兰属,兰科豆荚形植物。香草价格昂贵,可以媲美松露(Tuber,现在的亚洲人也很喜欢使用香草。


西方人也知道东方的亚洲也有一种植物叫“没有咖哩的叶咖哩curry leaf plant),而且,是疯狂喜欢的那种,所以,他们也把叶咖哩做成的美食引进西方。


我喜欢叶咖哩,或咖哩叶的香气,很小的时候,家里屋边就种了一颗,每年,特别是6月间就开小小,一束束的百花,香气四溢,像柠檬的香味,总是贴近小小的身子去闻,而那植物长的蛮高的,身子还要垫起来。



初中家政课老师有一次叫我们做加入咖哩叶的咖哩炒饭,问同学谁家有种这种植物,同学全部指着我,不奇怪,他们的母亲也常常来我家找叶子,这又是爸爸的功劳!(那是他种的植物,有春夏秋冬的温暖,)


后来,别班要用到叶子材料也找我供应,我还怕叶子要被採光了,妈妈总是说,那么大的一棵树,满树的叶子,别吝啬了!(哈哈,她也常常说天下最慷慨,最鸡婆的非我这个傻女莫属呀!)


离开家乡后人在外国,最想念的就是这棵叶咖哩树,想着的时候仿佛有一股香气绵绵的飘来,后来,那棵老树自然殆了,我以为这一辈子此种植物将在我家绝响了。



6月妈妈病入家户病房,赶回去已经来不及听她片言只语,每天早晨在屋外徘徊,突然有一天闻到咖哩叶花的香气,它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这就是心情处在身居何处皆忘却的状况空为。


妈妈出山后,我才好好的观赏了植物的样子,这是大姐种的,也有好多年了,若不是植物正在开花,发出柠檬的香气,它长在一堆大棵植物之间,还真的不会去注意到,姐也没有说,我只知道每次她来台湾,都会包一堆咖哩叶来给我,我还以为是我大妹准备给我的,她的住家就有种。


咖哩叶是属家庭云香科(可因氏月橘),原產於亚洲熱帶,尤其是印度,也有野生种的生长在泰国北部,马来西亚及印度群岛,毛里求斯也有植入家庭这种植物。


亚洲比较没有用咖哩叶的国家大概只有中国吧?我问过中国的朋友,他们说可能云南省边界那一代还有用到,北方是找不到这种植物,缅甸与印度人的烹飪主要咖哩材料,是不可或缺的。


在巴黎要买咖哩叶到泰国人经营的商店就有,都是冷藏进口的,我非常怀念以前住在巴黎时,楼下的那一家斯里兰卡来的邻居,她家煮的咖哩真的会飘香到楼上来,有咖哩叶的特殊味道,当然,女主人一定会送上来给我品尝,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有一次,我去泰国店买咖哩及咖哩叶,煮马来西亚式的咖哩牛肉给法国及奈及利亚的同学吃,大家都觉得口味很赞,那次也特别到楼下去请教斯里兰卡邻居烹飪法。



原来,奈及利亚及法国同学都有吃过泰国式的咖哩及咖哩叶,他们觉得很遗憾的是,他们永远被妥协下吃没有新鲜,必须买冷藏下的咖哩叶。


我说咖哩叶严格讲起来是亚洲,尤其印度贫民老百姓的香草植物,却也可媲美法国香草,而它却是自家门前随意可以种植的植物。


它是观叶类植物,是全年性开花,多年生,抗寒性极强,种子有毒。


一般上,它适用于:


印度美食


傳統的咖哩


Massalé


雞燉


燉羊肉


酸辣醬 。。。等等,是少不了的材料。


它也被认作是药用植物,药用部分是根、树皮及树叶,含豐富的葉黃素,α-生育酚,β-胡蘿蔔素。補虛,興奮劑,驅風,消毒劑,癒合等。


梵文Surabhi - Nimbu


 

30 則迴響於《贫民香草植物——咖哩叶

  1. 辛香的咖哩叶, 没有它咖哩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这里的人不吃咖哩, 所以找不到咖哩叶.
    自己烹煮的时候, 就拿当地其它香叶代替,
    自然煮不出"家乡味"..

    • 我的越南妯娌也有用咖哩叶,每次回去还要帮她买咖哩粉,煮咖哩鸡也很美味呢!
      越南人吃好几种香叶,其中以鱼腥草最为显着,我这里种的也是她带过来的种,野生的也一大堆。
      我种了一丛 的lemongrass,也是种给她用,偶尔自己也用一些。

    • 你说的必然与理所当然,就像庭院要种一棵大红花一样,就有亲和力。
      咖喱叶的叶子有形态美,不过也很容易被虫害。

    • 花开花谢几许,有时候是没有刻意的去注意。
      我也许喜欢植物,所以老是去那里就看到那里。
      我也许也很无聊,不过却也是自得其乐的一种喜欢。
      上山的时间很长,因为都是慢慢的找着植物。

    • 等你再来,我还没有回覆留言,昨天去另一个城溜达流浪,不上班,因为怄气,活到这把年纪,情绪真的要好好控制了。(心情在谷底)

    • 也许这就是咖哩叶特殊的地方。。。
      扇语果然有用它,所以知道特性。
      叶子无毒,所以吃多也不会有事,不过,你会腻死了,哈哈!

    • 我想到的是咖哩鱼头呢,不过鸡也不错,我家丫头很喜欢咖哩,这已是我常常煮的菜色,家里还有很多咖哩粉,我都是参来用。
      台湾人比较喜欢日本式的咖哩,甜的。

  2. 是哦!我小时候也是很喜欢闻这咖喱叶的味道!
    不过我不会煮咖喱!只会吃罢了!哈!
    以前,我妈每次要煮咖喱都会叫我去隔壁邻居家采咖喱叶!
    可可姐还思念母亲吧?不过..
    最近看你的心情比之前好多了!:)
    这是修心静心多了吧?

    • 有福气才有人煮给你吃呢!
      我现在是老孤儿,有时候想到没有妈妈与爸爸的疼爱,还真的很凄凉。
      所以,要加倍爱自己的家。
      修心破功了,呵呵,为了职场的事,不过,已经过去了。

    • 艾迪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别气馁啦!你还是很棒的。
      等你发异彩呢, 我知道你行,写自己的心情也不错呀!还有久未见的女儿, 我听你说了,都觉得丫头值得疼惜呀!
      快带她来见我,阿姨一定带她去吃好吃的,还有好玩的,放假的时候吧。
      我耐心等待咯!

  3. 可可﹐別嘔氣﹐傷神損脾呀﹗
    不開心可以不用上班﹐但就是要尋開心來解悶
    抑鬱是是疼了胃﹐忘了嗎﹖﹖﹖
    。。。
    這咖哩葉﹐我有一瓶﹐干癟的﹐不香了﹗其實這裡還是可以買到新鮮的﹐就是要等機會。(時有時無)
    這咖哩花會是印度人頭上串串的那種花嗎﹖

    • 最近的胃一直与我捣蛋,可能与心情有关。
      没有忘记呀,只是在怄气。不过,已经过去了。
      当事人说他都不气, 我气什么?
      印度人挂的花应该是茉莉花,很香很香。

    • 我也没有用刀剪,就往树上採。
      叶子被採秃哦?树身没有死,还是会长新叶。
      它是多年生植物,寿命蛮长的。
      怀念的话,再种一棵就有了。

  4. 咖哩叶,你哪里的气候适合种吗?
    不然种一株在家里,就能闻到家乡和童年的味道,多好。

    第一次看到咖哩叶上长着美丽的小白花。
    柠檬香味,嗯,嗅到了~^^
    (家里的柠檬树,果子只剩几粒了。)

    • 我已经尝试种过,没有活下来。
      很奇怪,种下去lemongrass却愈长愈大丛,茂盛。
      我的柠檬树也长满了整棵树,工人喜欢採回去,我就泡柠檬水喝,每天补充维他命c。

Guest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