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礼赞


脚受伤几天,除了上诊所,都在家闲闷着,看书,一本难读的书终于

有一点进展,读了八十几页。
石头与雕刻家永远是不能分割的一体,水乳交融

。石头的生命是雕刻家赋予的,而雕刻家难道不是因为石头找到了自己的生命?


你读过《米开朗基罗之山》这本书吗?


“只有透过活生生的石头


艺术才得以允许这个面容


不顾年岁曾长地活下去。”


米开朗基罗是雕刻家、美术家、原来他的诗写得极好。


“从险峻的山脉和巨大的峡谷


封闭和隐藏在一块庞大的岩石中


我违反意志,来此低地忍受痛苦


在这么小的石头中。”


原来书不难读,是自己没有好好的欣赏。


巴黎朋友来电话,把读书的心思放下。


她是来与我分享学佛念佛参禅心得。


我说,最近心里有魔,心魔悄悄在情感有些困扰的时候,爬起来扰人心思。


恶运、恶缘跟着来,所以,扰人扰心的任何言谈,我皆停止。


就听她说,摩诃般若,讲正智,好像也无所设限,那是无边无际的大智慧,也有所得,可是,在此刻,心定、心净,几难!


她说,性随缘吧?


很可笑,台风要来,我居然等下大雨,因为自己的不方便,也对老天有了要求似的,有求就有漏,还真的要随时自我反省。


不放心园里的植物,午后,还是出门去给花儿植物浇水。


愕然发现几天不见的植物“射干”,居然花开得很娇丽,原来生命的礼赞,是那么的让人动容,也当头给了我一棒:


篱菊数茎随上下,无心整理任他黄,


后先不予时花竞,自吐霜中一段香。——《咏菊》诵帚禅师


22 則迴響於《生命的礼赞

  1. 有一段日子
    因为腰伤
    也是只能躺着
    做什么呢,看书
    看了好多好多的书
    日子还是没有白白过去
    还会有另一种体会
    复又教会我们即使在病痛中也得以赞叹生命
    愿可姐经已康复

    • 真的,一直在网络上也不是办法的。
      一个学佛的槟城朋友介绍我看南传佛教的书,他说的法师,我没有一个认识。
      后来讲到净空法师,终于懂了。
      我看弘一大师的晚晴集都看了好久,佛书实不易明白,就觉得自己没有慧根呀!
      看阿姜查,他说照顧我們的心,讓心不會因為身體的舒服與否,就跟著起舞,觉得这句话在此刻很受用。

  2. 這本書還真的讓可可在對的時間看對了書
    瀏覽了一些Michelangelo雕塑品和詩著。。。
    一個作者這么感慨﹕[他的藝術還真的不仅披露人生,还治疗人生伤痛,医治灵魂,因为他拥有来自天上的馨香“没药“]
    好好重讀這本書﹐還真的治療心靈和生命的空洞。

    • 米开朗基罗的这本书,我还是停停看看,花很多时间,因为字体很小的关系。
      后来有继续看他的资料吗?
      书其实买了很久,也断断续续的读着。

    • 台风造成南台湾肝肠寸断,北部没有大雨,欣喜没有造成严重灾害。
      花园很多植物被老板用板子压着,死了整大片。要看开,不生气,那地本来就是他的,我不过借用一些角落罢了~!

    • 出门遇到下大雨,真的是很麻烦与不方便。
      台湾这里不是遇台风就是遇地震,今年还算好,台风几次,只有这次有进入台湾领土。
      接下来台风还会继续再来,扇语有遇过地震吧?邻国就处在地震带呀!

  3. 愿可可的脚伤早日康复。我也很怕脚受伤,因为喜欢随意走动。困在家太久,会很难受。
    还好你也喜欢阅读,可以趁这个时间多读几本好书,再跟我们分享啊!
    《米开朗基罗之山》-你读完了吗?
    我在读着苏格拉底的故事,很有趣。

    • 脚伤没有这么快好,我已经治疗很久了。
      工作每天站8小时,医生说。这对伤脚是很艰难痊愈的。
      那本书没有读完,还在努力减少页数,很废吧?
      苏格拉底传,我读了,他也是一个赤脚走路的人,很有佛陀的个性。

    • 開卷有益,不过,这年头书即使受到网路的冲击,还是出版很多,选择还是一个问题呀!
      我那天在诊疗所的隔壁,看到一家印尼人开的书局,里中林林种种的杂志就摆了很多,大部分是娱乐杂志,政治性的也不少,印尼近年来比大马感情还好,言论也自由进步之势,印尼裔女老板来自印尼首都,她说现在印尼好很多了,人民也有钱途。

    • 现在回乡变成你迫不及待的事情,呵呵,经过一番寒彻骨,闻到家的清香了。
      昨晚半夜两点,老朋友在等你咯,结果,你似乎没有在网cafe。
      脚没有很好哩,医生说要给自己时间,急不来,所以,放慢脚步呀!

  4. 信佛的时候也爱读阿姜查的书
    很多体悟仍实行着

    前来建议可姐不妨尝试中医针灸
    也许比较见效,可是要有耐性
    躺着那段日子西医只给我止痛药及药膏
    真想破口骂人

    • 可能你信仰的过程与我相仿,我自小六就参加主日学,一直到我洗礼,热忱,浮沉经年,也进一步接受神学训练,不过,我后来清楚知道,我没有办法解决自己人生的问题,后来才转去看佛经,不简单的探索,不过,越看越心惊肉跳,原来修是不苦不乐,但,习性不改,也修不来。
      几天前去网路订购了阿姜查的修佛书籍,还没有寄到,希望也能获得一些启示吧!

  5. 在一天內,帶孩子去林明,去班珍山,去遮拉丁海邊,哦天,骨頭都散掉了,尤其是走班珍山路,一手抱著兒子,一手拉著女兒,恐懼于山的高度,又歡欣于山的美麗。

    最近都沒有拍照,怕顧得了攝影,顧不了孩子。

    ^.^

    • 虽然疲劳,不过,还是一个美丽的日子呀。
      遮拉丁与林明都去过好几回,就是没有去班珍山,在那里?关丹吗?
      带着两个小孩走山,虽然山不高,却也是很危险,你还是很有胆识呀!

  6. 刚刚溜一溜,断线给弹出去了!
    大忙了一个礼拜,没多余时间上来,
    如有都是一下就下网了,
    今天终算松口气,大可好好休息一番。
    曾经也有脚伤过,那属于轻伤,
    那时候一摆一拐,走路多困难,
    痛得我哭笑不得。
    但愿可可脚伤能慢慢康复过来啊!

    • 很感恩你,忙到最后还记得来红花捧场!
      我这回蛮严重,走路艰难,昨天去看医生,他说要给它修养三个礼拜,还不知道公司放不放人呀!

    • 人生问题,确实是一辈子都在思索的问题,寻寻觅觅,找一个最适合自己性情的,也许也信仰着,也许只是当作是修炼自己的方法,我觉得也不必太过热衷。
      危险的存在何处没有呢?但,自己也应该会有一点点拿捏能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