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灵——野生《白鹤兰》的初夏

 



七月是最后一次上山,接下来的日子,饱受痛脚之苦。


那天上山,与“白鹤兰”迎面相照会,深为感动。


以前,在深山拔了“一叶兰”,放在园里种植,经年不开花,后来又把它带回山里去种,它还活得好好,居然开花,笑了!(那是,我心里的笑,如花一样的綻放。)


看到野生“白鹤兰”,那种高兴也是难以形容。


您看到一定也会很开心,只是很久没有与您在山芭里找植物,记忆里,那是我才十几岁的日子,无忧无虑吗?也不是,我其实是很易感的小孩,看似坚强,却也异常的脆弱心灵。



以前您最喜欢拔一些野生植物回家养,记忆中也有一种兰花,您也不知道兰花名称,然后您就说:空谷幽兰吧!我觉得好,就牢牢记住了,存在记忆档案里,永远不会褪色,那兰,我后来在这里的山间也找到过一次,看着看着,是让自己的泪水飘洒,难隐的是一种对您的思念。


家里找不到半棵兰花,自您行动不便后,就再也没有人从野芭里找植物带回家来种,那盆野生兰花“空谷幽兰”是怎么殆了,我也不晓得,因为我人在遥远的天涯。


“白鹤兰”像小白娃儿,会跳舞,对,就是穿着小喇叭裤跳乱舞的精灵,那么忘我的情怀,是风挽着跳的感觉,我但愿自己如兰花,在此刻,也想让风挽着跳一支舞给您看。



“白鹤兰”是不吃人间烟火的,您看到一定也会一见难忘。在大马可能没有办法看到,它是生长在低海拔山区的台湾原生野兰。


我其实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去年初夏看到它正长出花苞,没有相机随身,所以,只留下了“惊鸿一瞥”,我也是刻意去探访它呀,怕只怕它藏身的地方被人知道了,与您及我一样,会带它回家去。


(我现在完全没有把野生植物移植到自己家里去的这种心思了,因为我知道它不属于我们提供的空间,它活着,不会开心的。)


您看它都生长在隐蔽的地方,呈繖房花序,花苞与花瓣都洁白雅致。


总冠花序著花一堆,几十朵,縱摺得像波浪板,美不胜收。


我很感谢您从小把我带在身边认识植物,我也不是只认识橡胶与香蕉树,我还知道很多兔子爱吃的草类,从来也不会认错植物让兔子吃了中毒,您曾经也赞扬过我的认真。



我去山里看植物的时候,您从来好像都在身边与我共伴,像一种的气旯,多少年的今日,我一样身在异乡,不知道候鸟与留鸟的意义有什么分别。


别后5年,今年意义更重,妈妈也选择与您一样的日子离去,我觉得很安慰,您并不寂寞呀!


那天,在深山谷间与白色小精灵“白鹤兰”相遇,我是深刻的想念您们,愿别后无恙!


 

34 則迴響於《小精灵——野生《白鹤兰》的初夏

  1. 很多谢可可的分享啊~
    白鹤兰是第一次看到, 那么的纯净高雅,
    花心好像系着一个小人儿很可爱~
    中秋赏月的夜晚, 也是思念的季节.

    • 冰喜欢“白鹤兰”,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未来还有很多机会。
      白花总是让人有纯洁感。
      中秋节是很伤感的节日,对我来说,今年连圆月也看不到,有点气馁呢!

    • 白鹤兰就是calanthe。
      我后来谷歌了一些资料,原来它也常在大马森林出没呢!
      爸爸早期一直在彭亨森林工作,怎么没有发现?
      台湾现在有培植配种的白鹤兰,就是因为它有观赏价值。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读到资料再告诉你了)

    • 爸爸5周年纪念日就是5年后妈妈的祭日,第一个中秋节没有父母在一起,异常的不能适应。
      这世间没有想不通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执着造成。迷与悟也是一念之间呀!

  2. 不久前才看到台湾朋友介绍白鹤兰,很美!
    但是我觉得可可在山谷拍摄到的白鹤兰盛开得更坚强的美!
    可可中秋节赏花泡茶去了吗?

    • 白鹤兰6、7月盛开,所以,也被我在森林间见到了。
      我也有一盆,但很多年来就是没有开花。
      中秋节下毛毛雨,所以没有外出,日子也平淡的度过了。

    • 知道你喜欢白色花,还记得槴子花吗?白得很纯洁。
      山上的槴子花已经开过了,最近找到一种开白花的植物,也让我很高兴,不过, 我拿枝来种,好像没有种活。

  3. 很喜欢这一篇,花儿形容得好美:
    穿着小喇叭裤跳乱舞的精灵,那么忘我的情怀,是风挽着跳的感觉。
    好生动活泼的小精灵!照片也拍得美。
    你说起思念,很感人。

  4. 这白鹤兰有香气吗?

    以前有位朋友
    他说
    几乎所有白花都很香
    俞是颜色夺目的花俞是缺乏芬芳
    人也一样
    俞是朴素单纯的人
    俞有内在的芳香

    中秋节快乐~

    • 兰花是有香气的植物,白鹤兰也然。
      讲的也是,我看到的白花都有香气,愈小愈香,如七里香,柠檬花等。。
      人呀,我就不清楚了,人百变,好像无可定论,呵呵!
      中秋节敏也没有回马吧?

  5. 喜欢那跳舞兰,小时候已经很喜欢了,总是呆呆的看着她们曼妙的舞姿。

    你这个白鹤兰的舞姿,比较活泼可爱,真的很像群舞的小精灵!真想为他们吹奏笛子(啊我不会乐器 ;P)

    • 原来你小时候已经看过白鹤兰,我是近几年才第一次看到,虽然阅兰花无数。
      我昨晚找东南亚野生兰植物志,也发现了白鹤兰,不过就少了肚臍上的红点。

    • 碧贞,谢谢你对她“一见钟情”,华先生常常说,我是对所有的花都“一见钟情”,我好像天生多情,所以要学习放下。

    • 我老家种的栀子花,年岁已高,还开着花,那是我青春年少的时候种的,老枝干枯了,就发起新枝,不断的更新交迭着生命。
      每次回乡它都在开花,就是那么令人怜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