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者的救赎——柳永


宋朝是经济发展极好的朝代,丰衣足食。


也是一个极度纵情恣欲的年代,说是自由、开拓,舒服的朝代也不为过。


恣情放纵,夜夜笙歌,也成了朝代腐烂的最后结局。


如春风舒展而来,让人即爱又恨,到头来也是空留余憾与怅惋,正是朝代撩起的縷縷情丝,掉进去惹得无限的愁肠。


当人去朝空的时候,后人慢慢的低思,迴繞、繾綣,《宋词是一首情花〉的作者李会诗说是“一棵悬崖边的树”,宋词被风吹到悬崖边,因为崖边的晚照、晴空、如烟的绿草,奔流到小溪而变得绿冠成荫。也因为这种滋潤,宋朝的大树越长越丰盈,可惜枝繁叶茂的时候,他也负载着极度的危险。


花也总是叶盛则蕾不繁而不发,就是一种物极必反的现象。


宋代写词的人有尽忠报国的岳飞,游走着很多官场的精英、包公,水浒英雄宋江,还有烟花楼里的李师师,辛弃疾的金戈铁马、文天祥、杨门女将,最为人知的李清照、李煜、苏轼、欧阳修、王安石、范仲淹、陆游。。。。。。


有战乱有安逸,盛与衰交融着许多血与汗,泪与情,在絢爛翠丽中,时代慢慢的凋零与灭亡。


宋词人柳永是很多欢场女性的《大众情人》,他是一个套现代语说的“风流而不下流”的词人,他在弥留那一刻手中执着的依然是风尘女子。


风月场所是宋代发展最淋漓尽致的行业,还是皇帝带头冲,全民投入的娱乐行业,宋徽宗,水浒草寇宋江与周邦彦都是拜倒李师师裙下重要人物。


白衣卿相柳永(约9871053年),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


他是《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代表作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才性高超,天性风流(历史如此形容),在科场上有得意,大半失意,他不喜欢与达官贵人相互往来,寄情风月场所为快事,他也怜香惜玉,风流成名,却也是青楼众群争相亲近的文人。


柳永无财却浑身是才,他上秦楼楚馆,在粉腮柔唇得了一片全新的天地,作家李会诗形容这就是古今一大奇才!


青楼女子与嫖客之间本来就是一种金钱的交易,但,对柳永来说已经超越了这点,那个年代妓女满街皆是,但要成名也不易,除非像李師師、琴操这样的才女,要站得一席地位,钱滚滚而来,还得靠大力人士的捧场,若获得有才华的人给她写词粉硕一下,是赛过任何胭脂的粉彩。


柳永一向扎根市井小民,可谓名声家喻户晓,青楼女子竞相找他写词也是出于这样的心态,柳永也从来毫不吝啬的把可以形容女子的好词语都搬出来“赏赐”给她们。


当时来青楼的才子都被柳永给压下去了,应该是柳永于人就是一种平等的爱,是无可碧比的,他的心态也不像一般的嫖客,是超脱世俗的,沦落红尘,谁又能体会背后的故事与辛酸呀?就柳永怜惜与不忍!


柳永身后是落魄潦倒,是谁给他厚葬?就是这些女子变卖自己的物件,慷慨解囊,而得的葬费,可窃知肝胆相照是什么样的情怀。


柳永就是凭婉约的小词,将世间被人唾弃的青楼女子形象,带进了高雅的文学殿堂,这是突破是非的境界,男人可以理直气壮的以金钱购得一夜的春宵,然后把青楼女子踩在脚底下,就是清高的表现,焉知所谓道德与君子都是虚伪的,柳永要以怜悯的词句去抚慰这些受创伤的心灵,她们一样也有平等的灵魂,只是被践踏得变冰冷了,扭曲了。。


世态炎凉,金钱交易背后的辛酸,柳永以文人敏锐的眼光看得很清澈,所以当她们失去了所有的希望的时候,是柳永给了她们很大的精神支撑,他的抬爱就是生存下去的最大支柱。


当我们的眼里少了份对这等特殊行业的轻蔑,多了份了解,这世间还是很温馨的。柳永就是以这种心态看待她们,而往往她们都是最懂得知恩图报的一群,所以他也可以是以朋友的身份围绕着她们,惺惺相惜,知己,这世间我们也图不了几人。


繁华的京都城内,暗夜都有流不完的辛酸泪,花街柳巷的深处,柳永把人们眼中下定为俗不可耐,残花败柳的馆内女子的故事写下了佳句篇篇。


词牌《卜算子》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
楚客登临,正是暮秋天气。
引疏碪、断续残阳里。
對晚景、傷怀念遠,新愁舊恨相繼。
脉脉人千里。
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
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
尽无言、谁会凭高意?


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
(词以真挚、浓厚的情意和流利的词笔,描写了游宦异乡的客子暮秋时节登高怀人的情事,抒发了异乡客子对伊人的深切怀念和望而不见、传书无凭的凄苦情怀。)


这首《忆帝京》

薄衾小枕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
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
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就是一首情词,沾染了无限的相思意,非常令人迴肠的,“一夜长
如岁”,别离的滋味是那般的孤单,夹着一种无法寄怀的深念,相
思也无尽,委婉动人心弦。
柳永多年苦读,他也是满腔的热情,也想建功立国,无奈,生命中
就差了那一点的临门一脚。命运多厄,仕途失意,四处飘泊,消遣
于花街柳巷,把满腹的诗书都献给了青楼女子。他的文学进不了的
殿堂,就走在城市的边缘,另类的文人,却也很闪耀。
风流、放荡,词成行,泪也成双,谁道历史不会记载他呢?
是宋朝的歌艺文化的发达造就了柳永,还是柳永的才情,浪漫不羁
詮绎活了宋朝的青楼女子的命运?
当然,词人列中,上青楼的也有苏轼、晏殊、欧阳修。。。都与歌
妓事业发生过很多微妙的联系。
柳永是沉沦得很彻底的一个,因为深沉,所以他的词相对的也很
有韵味,歌舞升平,道德冰冷的角落,是柳永咏唱了不同的词调,
是赋有很多人性的悲悯。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对歌妓付出如斯深情的爱,身心


憔悴,灵魂似乎也沉沦的柳永,却也坦荡胸怀,历史没有遗弃他


,世人对他的看法也没有异样的色彩,遗留的墨香千载流传。
《梦还京》
夜来匆匆饮散,欹枕背灯睡。酒力全轻,醉魂易醒,风揭帘栊,


梦断披衣重起。悄无寐。
追悔当初,绣阁话别太容易。日许时、犹阻归计。甚况味。
旅馆虚度残岁。想娇媚。那里独守鸳帏静。永漏迢迢,也应暗同此意
《慢卷袖》
闲窗烛暗,孤帏夜永,欹枕难成寐。细屈指寻思,旧事前欢,都来未尽,平生深意。
到得如今,万般追悔。空只添憔悴。对好景良辰,皱着眉儿,成甚滋味。
红茵翠被。当时事、一一堪垂泪。怎生得依前,似恁偎香倚暖,抱着日高犹睡。
算得伊家,也应随分,烦恼心儿里。又争似从前,淡淡相看,免恁牵系。
《浪淘沙》
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息。那堪酒醒,又闻空阶,夜雨频滴。嗟因循、久作天涯客。
负佳人、几许盟言,便忍把、从前欢会,陡顿翻成忧戚。愁极。再三追思,洞庭深处,
几度饮散歌阑,香暖鸳鸯被,岂暂时疏散,费伊心力。
[歹带]云尤雨,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恰到如今,天长漏永,无端自家疏隔。
知何时、却拥秦云态,愿低帏昵枕,轻轻细说与,江乡夜夜,数寒更思忆。





18 則迴響於《卑者的救赎——柳永

  1.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又争似从前,淡淡相看,免恁牵系。”

    这两句倒似相呼应
    风情万种与谁说
    淡淡相看免牵挂
    也不错

  2. 心靜一身涼﹐文字徐徐敘述
    可可這篇北宋詞人柳永寫得平暢﹐讀得舒服。
    沒忘記這《雨霖铃》
    就是少年時代最叫人納用於話別的經典。

  3. 健康能戰勝苦悶
    友情能溶化苦悶
    寫文能抒解苦悶
    看書能平靜苦悶
    聽歌能怡然苦悶
    畫畫能斑斕苦悶
    。。。。。。。。。
    都能解悶﹗放心﹗

    • 水晶妹,谢谢关怀!
      订购的春夏秋冬野生植物志终于来了,
      可以好好的读几天。
      这星期三之后秋意浓了,气温也下降至21度(早晚),相信没有这么热的时候,日子也会顺序一些。

xzwj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