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味的树——遥寄在太平洋南端的西门

我在花丛中寻访千百度可能代表是你的容颜,望尽红白蓝紫的花色,一年又一秋,蓦然回首,世间就是有一种树,像白斑皤的哲人,秋天的时候一树的华发。漠然的神色,似孤傲,却也是那般的可亲,然后,我突然有所发现,原来你就像这棵树,有趣而幽默。


我说的这棵树不知道你是否有印象见过?


我会这样问,那是因为树的原产地就是咱们的祖国马来西亚啊!


这种树我在念中学前就看到了,记忆很遥远,我老家后方早期是森林,骑脚踏车进去要1小时的路程。


森林沿边的地都被村民偷垦来种木薯,种了却不能收採,不知道被谁报官了,就被政府用铁线围起来。


我常常在那个地方附近帮妈妈割树胶,周末就会带同学进去河边捉鱼,后来发现,原来也可以进入森林地带,偷偷进去几次后,胆子练得很大,就与同学及邻居朋友商量进去挖那些被废弃的木薯芭的木薯。


天哪!我那年才念小五,人小鬼大,脚车还是大台的,坐到脚车包位上,人就懸在半空的感觉。


开始二哥也会与我一起前往,直到有一天他与朋友踢足球被踢断了小腿才结束与我一起的行动。


70年代的经济很差,我妈妈每天辛苦割三依格的胶树,换到一袋的白米,其他的油盐呢?我们也想帮忙减轻爸妈的负担,而,挖木薯还真的可以挣到一些钱。


那片木薯芭有多大?我从小五挖到上中学还是如汪洋一片的木薯林。


当然,以小孩子的能力是有限的,周末吃过中饭就结伙到森林去,太阳下山前收工,每人可以挖到半个大麻布袋,然后自己载回家。


森林的路不好走,小朋友们都是以分工合作的办法进去及出来,还要过一个铁篱墙,哪里犹如我们的秘密基地,鲜少有人进来。


木薯挖回来还要刨成条子晒干才能卖,每周大概会进去三、四次,平日都是放学后书包一放就走了。


我的学业成绩全级第一名,也没有因为挖木薯而耽误了。


森里内陆地带,我们也探測过,太阳光底下也不怕有什么动物出现。河流周围就有一种树剝皮的,像行道树一样整排长去,后来发现它还会开着满树的白花,像刷子一样,非常可爱。


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树,用树枝打下一些花带回去给爸爸看,才知道那个就是剝皮树,再后来真正认识了它的本名《白千层》!


讲到半天才讲到正题,你睡着了吗?


白千层是很特殊的植物,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台湾这片土地,我的居家附近与它重逢,我立在树下久久没有离开,因为它让我回忆起小时候辛苦而又充满冒险的岁月。


停止挖野木薯的日子是预备班后进入初中一,突然有一天大队警方人马涌到森林去,不是捉我们,而是听说是捉马共的地下分子,我们长期在边沿,从来不知道森林内陆藏了人了。


我们也害怕受牵连,从此没有再进去那座森林。


而森林,经过几十年的环境变迁,早已被发展了,如今,里面都住了人。有一年,带我女儿进去看,河流还在,那条河水的出口就是霹雳河下游。


白千层的树干,棉软的,细韧的,一层比一层更洁白,听说软木塞就是它的树皮制作的。


它年轻轻就像一个老人,皮质一层层的剝去,伤痕累累的挂着的感觉,而树依然玉树临风,丝毫没有被自己的衣身牵动了,它的心境是不是令人难于体会的深不可測啊?


白千层是剝开千层的坦然心迹,天生的残破树身,也似乎从来不会让它感觉卑微,让人动容的就是那种坦露的赤诚,是深沉的哲学意味。


而你我,可有它那样的气魄?


告诉你,它是可以发出香气的植物,氣味清新,带点樟腦味,可幫助提神醒脑,只是花儿对肤质敏感的人还是不要碰为好,免得引起皮肤痒及出小疹。

18 則迴響於《哲学味的树——遥寄在太平洋南端的西门

  1. 以前小学后面好像也有一棵这样的树,当时读下午班,上课前就喜欢在树下玩,
    夹层内常常有红蚂蚁,我也不怕爬上身,喜欢一层又一层破开,专搞破坏,砸蚂蚁窝。

    我在花丛中寻访千百度可能代表是你的容颜,望尽红白蓝紫的花色,一年又一秋,蓦然回首,世间就是有一种树,像白斑皤的哲人,秋天的时候一树的华发。漠然的神色,似孤傲,却也是那般的可亲,然后,我突然有所发现,原来你就像这棵树,有趣而幽默。

    啊!这真的像我吗?哈,的确要睡着了!
    今天蛮累的,爬了整百米高的架构,好啦,晚安!
    哦!忘了谢谢你的文章,心意都收到了! (^_^)

    • 我就知道你对白千层不陌生,原来也有童年树下的时光,让我想起以前家门前的那棵凤凰木,童年就在树下捉迷藏。
      我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没有忘记,只是相隔太久了,仅仅希望你在异乡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呀!

    • 白千层树也不那么容易见到了,之后就没有在家乡再见过。
      木薯有可以给人吃与做饲料用的,我们挖的那种就是养殖家禽的食料,要晒干了才可以用。
      我还记得如何制作木薯糕,华文学会活动,每次都准备木薯糕给同学吃呢!
      摸过胶杯才有那个经历呀,我还摸过蝎子。。。

  2. 世事就是那么不可思议,
    有时我在想,一群被污名抹黑的斗士,
    一辈子躲藏在山林里做什么呢?

    他们是否也曾经默默的在守护着一批,
    曾经贫穷困苦,并努力的在山林中替爸妈分担家计的一群孩子,免于林中蛇兽的侵害呢?

    小乐也常常在想象,可姐你平时是站在台湾的那一个角落?能够避开那城市的喧闹,心平气和地观望这一片自然呢?

    • 他们应该早已都走出森林了,我住的那一带曾经一时是很出名的马共区,但是,我也难懂到底为何而斗争,马共头子陈平后来也去了大陆,华林谈判后就消失了。。。这是我后来读新闻专科班的时候才搞清楚的事情。
      没有错的,森林边沿常常有大蛇出没,我们也见过巨大的蟒蛇,也被群蜂追过,时过境迁,只佩服少年胆大,也没有太多感叹辛酸的岁月。
      我住的地方离开尘嚣不远,这里山清水秀,是我很高兴落脚的地方哦!

  3. 可姐的童年好多姿多彩哦!我就没这样的经历!
    这一片让我知道了~白千层的树~ 谢谢可姐长让我有新的见识!:)

    • 我是你大姐姐呢!
      早期的孩子没有那么好命,小小就当家,我7岁就懂得烧饭,就是太懂事,怕妈妈太劳累,总是在她外出工作回来前,把饭煮好,菜不会煮,就只好放着。
      妈妈第一次看到我把饭煮得那么好,眼泪都掉下来,那时候是烧灶,利用木材。

    • lemon bottle brush就是白千层呀!
      小时候你住的那一带可能长有这种植物,哞哞也是有见过。
      我就觉得它是很有深度的植物,有很美好的心地,是不是像哞哞呀?!

  4. 对啦!你是我的大姐姐!我承认我是没受过什么苦日子!我没有你们艰难的童年!我好像是到了中学才会煮白饭!荷包蛋到现在还是煎不到圆圆的!可是我还是很惜福啦!
    :)

    • 你现在可以把提拉米苏蛋糕弄得那么好,不是懒惰的小孩,呵呵,我家丫头现在都煮不好呢!
      她现在会做的也是煎鸡蛋,所以我不在家,她很可怜,哈哈!

    • 哞哞已经到家了,他在fb说的。
      他应该很行,不要担心了。
      白千层没有见过吗?我爸爸早期在彭亨州工作,他一直都在丛林中生活,对植物的了解很深刻。
      那植物真的有香气的,下次遇到再体会一下哦!
      好,有你这句话,我要写小说了,关于爱情!

    • 平时注意一下四周的树木,也许有一天会突然发现,它就在我们附近。
      陈平是sitiawan人吧,小时候常常听父亲讲他,感觉人也神秘,我家乡可能也是他的关系,所以很多马共的地下份子,同学很多家庭都是因为这样而家破人亡。

crystals414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