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青山


高中毕业后,到槟城去求学,半工半读苦挨日子,人也活得十分消沉与不平衡,总觉得自己的血液里流动着随时会爆发开来的疯狂因子。


那年住在跑马园,窗口正对着一座青山,与叶瓦同住一室。她是文艺青年,每天不停写稿,书桌贴满美美的小卡片,还有她喜欢的史努比豆豆书籍,她的梦是什么?她每天看窗外的青山,很文静的看,思绪似乎飘得好远,她的思想很复杂,人也不容易亲近,与山一样的飘逸。


她常说我是一个令她不放心的人,我想她是看得出我心里的不平衡。生活着,却好像一点方向也没有,她无能为力给我什么辅导,因为我一直很自我封闭与孤僻。


她在不久后就远赴台湾唸大学,来不及告诉她我也爱山,而且血液里暗暗流着征服山的一种狂热,时时等待着机缘与山会晤。


——山在那里?——


——山在虚无飘渺间,云雾、阳光追逐着。。。。。


残破的槟光学院同学聚会地点,也该可加入山的行列吧?


槟光学院就在升旗山的半山腰(现在还在吗?),晚来云雾特别浓厚,飒飒的清凉飘过,身在期间的具体体会既是如此。从升旗山远眺槟城夜景,比在太平山更为灿烂耀眼,感觉腥烈的热闹向四方释放。同学绘声绘影的讲着山鬼的故事,我也想与之会晤的机缘,到底是山鬼,应该也多了份灵气。


我想我与山是有不尽的缘,正因为住在山城,大山小山终日可见,槟城虽然是山处处,但,没有高山,除了升旗山再上的老虎嶺外,是找不到不胜寒的高山——称得上的英雄高山!


阿瓦走了,我搬去与江游子们一起住在学校后巷的花园屋,依然每天放学后骑单车到阿依淡当家教,两个堂姐妹学生的住家就在龙尾山脚下,哪里的屋子晚来特别的清凉。


在山城居住的日子並不平静,人很郁沉,读书、家教,筋疲力尽的生活着,有一颗想飞的心在蠢蠢欲动。我想飞过另一座山,去换个环境,透透不同的空气或许就会改变心情的那种渴望,但是,我又怎么飞,飞去哪里呀?


后来,我们又搬家了,搬到青草巷的另一端,开门一样见到山的微笑,有时间我就去爬升旗山,也常常一个人从极乐寺走到水坝。人与山很贴近,心却远离了山,那是怎么样的转变啊?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飞到东马去看看,成行还得感谢江游子同学的协助。等到有日清晨飞机落下阿庇的城时,才知道人生这么一飘,又绕过了另一个心路历程。


哥打京那巴鲁就有一座东南亚最高的峰——中国寡妇山,海拔万余呎高。我也去遥远看了寡妇山娇媚如画的景致,当年年轻得什么都不畏惧,依然无勇气登上高峰,只与从砂朥越州来的福州姑娘上了国家公园地带。


离开寡妇山的家乡,我像是一个落魄的游魂,悄然又飘回槟城。转转折折的人生,从看山的心情了悟自己那颗易变的心,看到了自我内心如飘泊的云朵般不安定的一面,不禁百感交集,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生?在槟城足足呆了三年的日子,才依依离开了山城,谋职在首都。


雪州有很多山,常常去健行,离开首都不远的Takun山,山高不过千余呎,风景则旖旎非凡,也不易走,还有在闹市背后的吉冷结,那些欢颜是值得怀念的,叫人忘了办公室的日子。


经常一起登山的一对朋友,在我离开大马后的几年,不幸遇车祸身亡,消息传来,哀恸难以形容。人生的转变与山不变之势相去太远,叫人难于拒绝接受的现实。我们曾经在喜马拉雅的磁场奋斗过,在世界最高峰的边缘,一起守望过星辰,一起做过的梦,然而生命本身从来没有给我们太多选择的机会,正因为它的脆弱与无常的本质,声声的无奈!


吉打州的日来峰去登峰了两次,因为先后体力的不同,所以,看风景的心情却也不相同。后来接了一封挑战书,我就上到大汉山,好汉坡的责难,让自己更为喜欢健步于高山,享受登山的乐趣。


大汉山归来,心情特别的畅快,那是因为征服了自己心里的恐惧,突然领悟生命的高峰,就是自己内在深沉的一面。


得空还是与道友到处深山健行,也包挂柔佛州的山在内,我们曾经也登山去赏中秋的月亮,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在我心里抹去,也许很遗憾没有上过主干山脉的高峰,人生的遗憾恐怕也不仅仅这些吧!


在异国的日子里,登山的点点滴滴常常像一盏明亮的灯,照亮在回忆的轨道上,可以很温暖的伴着自己好好的入眠,可尊重的也正是登山的岁月与心情。


我知道高山健行对我已经成绝响,我好想归回去从窗口看对面山的日子,而山是否青葱依旧?


 


 

38 則迴響於《回忆里的青山

    • 以前有一个人没有双脚却成功登上欧洲的白朗峰,他是天生没有脚,还有一个小儿麻痹症患,他的脚是装上助走器,他也登上白朗峰,峰高4810公尺。
      这个精神是令人感动的。
      我的梦想是把高山当作是我最后的归属,也许时间到的时候,我也还是会想办法走上高峰。

  1. 每回誰寫關於檳城都讓雀躍
    這個我很愛的家鄉/山城
    每次回去我就只呆在這個山城﹐那裡也不想去了~
    就像可可說的﹐四面見山﹐那種感覺特別的讓人心寬﹗

    • 我很喜欢槟城,那是因为喜欢那里的人情。
      那里的朋友很多,只是自己没有时间过槟城,我从法国回来到今天,槟城还是我最常去的州,不下5次,喜欢自己开车去,随性到处走,每次都要去一下水坝及升旗山。
      我很喜欢telok pahang,有一个老朋友退休后住在哪里,屋后就是海边。

  2. 喜欢"听"可可讲故事, 亲身经历的故事.
    你登山经验比许多人多, 尤其是我.
    我每每爬山都会觉得头晕, 很辛苦,
    名副其实的畏山症… 所以我很少爬山,
    只会观山赏山..
    原来楼下Jo也是山城人呢.
    山城里还有我记忆里的第一座山,
    大山脚的Tokkun山.

    • 冰是大山脚人吗?以前也常常到哪里去,就是有同学来自大山脚,哪里也是有山,只是山都不很高。
      越南的山多吗?
      越南的Marble Mountain,听说了很久,几年前华先生与朋友也上了那座山,山上有一座观音像很出名,还有玄空洞,Van Thong Cave等,他有拍一些照片,那时是我小叔去越南娶亲一起过去玩。
      你去过了吗?我记得西西也有写过越南的那座有耶稣像的山,不晓得与此山有关联吗?

    • 是的,看山,挺好!
      周末,华先生会开车载我到山头去,坐着看山,或过一座山路去找朋友。
      这里到处都是山,而山可以开车上去。

    • 呵呵,你说的也对,就不仰望高山,就看一些小山也好。
      放心,我的个性很好强,没有难得到我的事情,我会尽快正常起来。
      冬要来了!

  3. 《看了以下這小故事﹐和妳分享。》

    在风的吹拂下,树枝上的叶子翩翩起舞着。其中的一片树叶见小鸟在天空飞来飞去,不由羡慕起来:“如果我能脱离枝头,便也能像小鸟那样在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了。”
      于是,这片树叶拼命地挣扎,在风的吹动下,终于挣脱了枝头。“啊,我自由了!”树叶欢呼着,可就在这时,树叶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听使唤地坠落着,最后坠落到地面,动弹不得。
      “怎么会是这样呢?”树叶想不通。一只小鸟飞落在树叶旁,说:“其实,你的天空在枝头,那里才有你的欢乐和自由。”

    • 哈哈,那我的天空在哪里呀?
      这两天都有上山去,只是出来步行十几分钟,上下山的路都不大敢走。
      今早下起雨来,气温降低,我看到你那里的气温都零下4度。

  4. 不会是绝响,可可你和山有缘,一定会再到山里行走。
    离开首都不远的Takun山,听说山路不好走,而且山里有很多不同种类的蛇,是吗?

    • 以前有和登山朋友去攀岩,那就是在Templer\’s park 的Anak Takun 山,有点,危险,不过,登上去看的感觉不错,是不是有很多蛇,没有看到。
      那山上了好多次,有一回上去时间被一场大雨捣乱了,下山来天色全黑,我们也出不来,因为没有预算会发生这样的事故,没有配备在身。
      那一夜,大伙儿都在山中度过,又湿又冷又饿,大伙儿背对背靠着取暖,天亮了才走出来。

  5. 是呵可可, 我是大山脚人. 大山脚的山都不是很高,
    有Tokkun山, Berapit山.. 可是对我来说已经是高
    难度的了.. 哈哈..
    你说的marble mountain是在岘港(Danang), 位
    于越南中部, 靠近惠安(Hoi An)和顺化(Hue). 我
    还没去过呢, 前年和去年有计划要去那里一并游
    完这3个地方, 可是都不成行.. 想看明年是否可
    以去. 至于西西说的耶稣山是位在南部的头顿,
    上山是须爬楼梯上的, 不是很高.. 不过我却吃了
    不少苦头..

    • 谢谢你拨时间给我了解这个资讯。
      先生拍回来的照片还看到海呢,我觉得美,但他说是要命的行程,没有下次再去的可能,呵呵!
      他希望我能写,可惜,不是自己的行程,我觉得写不出实际的体会,所以,不理他!

  6. 你忙你的
    不用赶~

    你真的很爱山
    这伤痛很难受
    好好在家养病
    不要勉强自己

    下一次。。。呵呵
    我说了好多次,不好意思再说了
    我一定爬爬山
    享受那个汗流浃背的凉爽感觉!

    • 哈哈!
      我是真的都忙我自己的感觉,因为老是花很久的时间来给大家的留言回复。
      爱山是从小开始,像喜欢植物一样,好象是同一回事。
      脚似乎好很多,就不明白为什么麻痹的感觉却愈来愈厉害,告诉医生,他说是正常的,我自己也会很注意变化,每个星期都要回去复诊,所以,也没有害怕。
      是啊,感觉一下山的清凉与好空气,就会说:活着真好!

    • 叶瓦的老公就是张树林,你认识吗?
      谢谢鼓励,最近开始试画笔,要练很久很久。。
      因为闲着没舍事忙,就看书,涂鸦、写写呀!

    • 谢谢点评!
      这篇躺着很久了,居然被你翻出来看,感谢!
      看过萧遥天的字画,可是没有见过本尊,他老年都在悉心钻研潮州文化。
      钟灵学生对他比较了解吧?

wsmii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