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里的花怒放——梵谷

 



梵谷是我的admirateur secret,是墨西哥同学Adelaida 说的。那年,我在法国北部的宿舍挂满整个墙壁他的自画像,是我初次拜访他在阿姆斯特丹的美术馆时,买回来的复制品。


墙上特别摆了一幅比较大的海报复制品,就是他于1890年画的《杏花盛开》,喜欢那种天真的自然,完全没有刻意的造作。更喜欢那背景的蓝,仿佛人间充满了希望与开拓,而花就是给人幸福的感觉。


这幅画你要看可以到荷兰去,可以真实的体会画家心里的一种平和的想法。只是,他也许也知道自己生命背负的悲剧角色,所以,最终他舍弃了自己。



梵谷画很多花,花园里的花,花瓶的花,树花。。尽管他也许画花是别无选择,却也赋予花很充实的生命,甚至比谁都了解花的特性。


很多人喜欢他的太阳花《向日葵》,那种金黄色的背景,与花色本身,原来可以那么神奇的表达一种友情的温暖,是活着对生命的一种追求,是非常正面的希望能量。




同年,日本同学田泽浑美邀我再去荷兰看我的“秘密崇拜者”,我经费不足,回拒了她,想不到,回来时她就送我了一幅《向日葵》的复作品,屋子只有小睡房与小饭厅与盥洗室的空间就琳琳朗朗的挂满了梵谷的画,生命晶亮就是因为这些能量,晨昏相处,异国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与快乐!


梵谷是一个到人生走到尽头前的那一刻,都始终诚实勇敢面对真实自我的一个人,是纯粹的自我。



他在疗养院治疗期间的精神状况是时好时坏,但,不管在何种状况,他永远不把手中的画笔丢了,都在不停的作画,春蚕到死丝方尽的那种精神,与画《杏花盛开》的同年七月,饮弹自尽,他才37岁的壮年。


《杏花盛开》是很日本浮世绘的东方色彩描绘枝节,很有日本风的还有《蝶恋罂粟花》,这幅画也收藏在美术馆,有層次感的黃綠之中,梵谷畫了兩大朵罌粟花,再畫上粉白蝴蝶跳出呼應,而左側留下未著墨的帆布原色,活泼俏丽。



我看这幅画看了很久,鮮紅欲滴的罂粟花,粉蝶飛舞其中,是那么的迷離浪漫,彷彿迷人的花香撲鼻而來,这种令人欢愉的感觉在其他花类作品里是体会不到的,別具風情吧!


你见过鳶尾花吗?那是我喜欢的一种花,让人看了会发自内心微笑的花。梵谷画过很多鳶尾,也许不是因为他特爱,我还是相信他最爱向日葵,那几乎可以表达他对生命的热爱与狂热,还有对友情的一种热切期盼。


他自己说:向日葵,称得上是我的东西。可见对梵谷来说其代表的意义必然不一样。这句话是他写信给弟弟西奥时说的。



在精神疗养院的病房外,有一簇怒放的鳶尾花(Irises),從窗戶往外看,他看到了大地生命的爆发力,他就画了它,画当前被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收藏。画本身生趣盎然,鲜活的色彩、却也没有阴郁,笔法是那么的充满自信,也没有给人感觉他有受精神狀態的折磨。


还有什么花被他入画作呀?记忆中还有贝母花、薊花。。贝母花,我至今没有认识此花,也许是花识我,我不识它,尽管我曾经也在巴黎的日本花坊打杂过。



梵谷还画他心中的花园,画李花盛开,满树的风华,他也画玫瑰与菊花等等。


梵谷一生潦倒,戏剧性的割下自己的耳朵,他最后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伤了这辈子最爱他的弟弟西奥,他是心碎而死。



西奧的妻子將西奧迁葬在心愛的哥哥身旁。墓边爬滿了的常春藤,象征兩人永远生死相伴的兄弟情。
法國地狱诗人 Baudelaire 这样写梵谷:他生下來。 他画画。他死去。 麥田里一片金黃, 一群烏鴉惊叫着飞过天空。


 


 


 

28 則迴響於《内心里的花怒放——梵谷

  1. 可可,好美丽的一篇,我看了也要心花怒放了!你不愧是梵谷的secret admirer!
    你这里贴上的梵谷的画作,我都喜欢,尤其是
    《杏花盛开》,充满了希望。
    《鳶尾花》生机盈然,热情。
    《罂粟花》的色彩和蝴蝶好生动,迷人!
    (奇怪,《薊花》有几个版本,亮度不一?我想我贴上的那个版本是太暗了。)

    保罗盖兹美术馆就在洛杉矶,上次拜访游人太多,排队太长,没进去。在另一个比较少人注意的私人收藏博物馆,看到了一些很特出的油画,以后贴上给你看,我想你会喜欢。

    梵谷写给弟弟西奧的信里,在细腻之中表露了他的热情和希望。西奧仰慕他,也欣赏他,给了梵谷很多的支持和鼓励。好感人的兄弟情。。。

    • 杏花盛开是一幅很让人感觉心情平和的画。它现在收在我的老家某个角落,经过那么多年,都没有遗失。
      《薊花》的亮度是我处理出来的,原来我copy的也没有比你的那张好,一样的黑沉呀!
      我在他的美术馆看他写给弟弟的信,是感动不能自己。梵谷怎么可以那么不爱自己?当时的感受就是如此,但,生命遇到的太多无法承受的责难时,人会作出怎么样的选择,还真的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只能说他过不了那一关,也许也是我无法体会的煎熬。
      美术馆我去了三次,都是第一天到阿姆斯特丹就去参观。

  2. 唸初中時,常常躲在圖書館看梵谷的畫冊。那時對生命的想法比較灰色,所以常常想,到底是怎樣的人,才畵得出那樣亮麗濃烈的色彩。

    • 向日葵有很多不同的呈现,这一张最为出名。
      The starry night也是我很喜欢的作品,喜欢星星索下的静谧。
      常常觉得VanGogh的色彩像魔鬼,他画里的活跃命脉,透露着他极为澎湃的内心世界。

  3. 可可,我原以为梵谷倾羡于向日葵,想不到他也酷爱四季繁花的盛衰落魄,你深懂他的内在他也给了你精神慰籍,在生命孤立无主的当儿给了你最自然的神采。那颜色是最热情鲜艳的,即使生命已经到了尾声。这一生只要积极爱过那就无悔了,想来你也是这样。艺术从来不是掩人耳目的,它是动人乐章,激越澎湃,更多时候是沉寂的。他们说他是疯子,因为他跟世界格格不入。可是他将伟大的画作融入了这个世界,那是他不死跳跃的灵魂。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必须承认他还活络,延续着生命的腐朽,并且给了我们惊叹,艺术无价、爱情无价!

    • 他的确画很多向日葵,干枯的他也画得很传神,应该是他有很深入的研究花开与花谢的姿态,与花生命呈现的内容,观察细心,作品呈现的就是胆大心细。
      我念中学就仿画过他的作品,就是干枯的向日葵,那时我同学说,画的很像,但没有梵谷的精神,那个同学是学版画的,就喜欢黑玫瑰。
      我有收藏他的一幅很小样的作品,30多年还保存得好好呢!
      天才与疯子都是同一个爆发力的基因,嫉妒会造成一种区隔与分别心,我觉得当时他面对的可能就是这样的际遇。
      我常常很想念与他的作品同在一个室内朝夕相处的异国日子,尤其他的每一幅自画像,都是很生龙活现的在我的脑海里,也不必再去找画来看。
      是的,艺术无价,爱情无价,都难得!

    • 杏花是Almond blossom,而樱花是Cherry blossom,不过,花瓣咋看还是很像的。
      我今年春天一定要去看杏花,然后拍照给你看咯!

    •  我有一本梵谷传的书,多年后的今天,不晓得书去了哪里,去书局找了好几回,都没有存书,小地方的书局,很多书要拜托负责人去订购才有。
      那本书是余光中翻译的,超好看。
      有机会,读读吧!

  4. 今天是Remembrance day
    人人胸襟上都帶上了紅紅的小花,我們叫它POPPY,即是罂粟花。
    有人叫它是虞美人吧!那正是今年初夏時在我的陽台裡給我帶來驚艷第一朵紅花,而且當時還不知那是罂粟花,一直叫它蝴蝶花。可可說的真貼切,這虞美人/罂粟花給人欢愉的感觉在其他花类種里是体会不到的,真的是砰心驚艷別具風情!它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我還留了它的種子,明年再來播種。

    • 忙碌了一天,我说你呀!
      虞美人(Papaver rhoeas)和罌粟花(Papaver somniferum)、冰島罌粟(Papaver nudicaule),三者雖同為罌粟科、罌粟屬,但卻是不同種之植物。
      书上说虞美人的叶子表面是有毛刺的。
      纪念日都是襟上罂粟花,好象是战后就引用到今日,欧洲也是。
      多种一些,多收一些种子给我吧!

  5. 我看梵谷的真画
    第一次一次是在爱丁堡的博物馆
    第二次是在纽约的

    感动的是在纽约回想起在普罗旺斯梵谷画画的景色
    仿佛就像处身在梵谷画画的当时

    • 因为梵谷美术馆是相当完美的收藏,我以为你应该就在那里看到的,想不到却是在另外的两个不同的国度。
      能够从画中感受到画家作画时的情景,想必也是有受到深切的感动呀!

    • 呵呵,黄得让你有疑问吗?当然画家推用了自己的感观色,背景也黄了,却也异常的协调,常人,怎么有那么大胆的用色呀?所以,我就很欣赏梵谷,他很特别!

    • 听说梵谷不爱画花,但他请不起模特儿作画,只好画花,如此无奈的心情,却把花的生命比作自己的生命挥洒,花儿都活了,都有了个性的生命,他就像花,昙花,昙花一现,如他短暂的生命过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