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的麻烦


有一些朋友对我说:如果我突然死去,请跟我的家人说,我要以佛教仪式来进行。有的说:我想把我的。。。留给某某人。有的说:如果临终时希望你会在旁边。。。哈哈。。。好像我一定比他们长命。记得在佛学院读书时,继程法师有一回在班上说:如果我突然往生,请把骨灰洒在大海!同学有的问,那舍利子怎办?他笑说:你还记得舍利子。。。我突然说:老师,那太麻烦了,还要烧,还要把骨磨成灰,还要坐船出海。。。老师却温和的说:就麻烦一次吧!
那一次,内心很深刻的感触,是的,每个人一生一定会麻烦别人一次,那是我们无法为自己做的,就是身后事。即使你有遗书,人家肯不肯照单处理,欢喜处理都不在我们的安排中,我没想过要别人怎么做?一个佛教徒,大概依据佛化仪式吧!欢喜就好!


朋友在面书发表了这段话,很多热切的回响。


是的,最后一次的麻烦!


好像不麻烦也不行,不然,要让身后的灵体腐烂发臭吗?死者为大,不管哪个种族都会为死者做下葬的仪式。都会尊重灵体。


我的好朋友也常常说,我在弥留前,最好有你在我身边,可以轻轻在我耳边说:


不怕不怕,阿弥多佛与你同在。


耳边绕燃着佛音,她慢慢的安心的离去。


她是我巴黎的好朋友,虔诚佛教徒,所以她老爱与我说佛教的好。


我父母都是佛教徒,而我严格说不是,但,双亲在弥留前,都是我在为他们念阿弥陀佛,看着他们安详的离去。


我的安慰,是我尽到了为人子女可以为他们完全最后的一份心愿。


在巴黎我曾经接受5年的神学训练,原本可以在教会服务,但我却做了逃兵,


因为无法找到心里的一个答案:如何了脱人生的根本问题,为自己找到永恒的归宿。


我也相信人死后什么都没有,是安静的,无声无息的,平静如大地,一切的思维都停止了,就像圣经说的,人死了,就是等待那日的到来,我们再复活,我相信的。这是基督教徒与天主教徒的基本信仰。


在宗教里,各门各派的教义也不同。


佛教相信轮回,基督教、天主教、甚至回教,都相信永生之说。


生又何尝生?死又何尝死?死死生生,都是在同一个循环中。佛经说的。


佛教对生死的看法,如同春去秋来,日升月坠那样,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们能了解到死亡,是生的反面,有生必有死,不能更改的定律。


所以,要凡事以平常心对待,平常心,则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及挫折,都能够真正怡然自在;了解世间的形相本就如此,所以不会害怕惶恐或忧愁苦恼。


老子论说:出生入死。


老子叫我们不必担心生死问题,“尊道而贵德”,就是随自然而看待生与死。


老子是悟道者,所以能返璞归真,像一个孩子王。


基督教對生死的看法,不是如儒家说的未知生,焉知死,也不是未知死,焉 知生,乃是強調要清楚知道人的何去何從。因為惟有知道人是從哪 裡來,要往哪裡去,現實人生才可以有定位。


所以有创造物之论,基督教也有严肃的原罪论,强烈的道德观,所以死后要面对将来審判的日子到来。


基督教同样相信人有个体的灵魂存在,儒家的忧患意识与基督教的道德观是最接近的。


信心与盼望是基督徒最基本的信条。


回教的生死论述的是生命的期限是上帝規定的,所以死亡是歸依於上帝的意旨,它的到來,也必須經過上帝的允許,他们的上帝是真神阿拉,不是基督教的耶和华。


生死並不只是宿命論而已,更是一種宿神論。雖然形式上,回教也認為生死有命,與宿命論是同樣的結果,可是回教的生死有命,卻是由天上的神所規定。


死亡对回教徒来说不是一種懲罰,而是邁向最後審判,一样相信人死后要面对将来的審判。


如果我比你早走了,我不希望朋友你在身边,生时就不想麻烦人,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留言给朋友以上的说话)


以前对生死有一种惧怕和恐慌。现在还好,人生难免一死。几回在手术室时,生命交给佛菩萨,还安慰我的朋友。不是不怕,面对的时候感觉就是面对吧!不必刻意的希望或不希望,随缘就好,我们好像约好去旅行(她的回复)


你对生死有何看法?论述吧!


我在佛教中学到积极的人生观,因果论并不消极,种好因得好果,种恶因,自己也要有能力去担当,一点也不勉强,从这里你可以创造与改变自己的命运。


很多时候我也受基督教义影响,我还是以它的教义来进行我的思考模式,也没有矛盾。


 

30 則迴響於《最后一次的麻烦

    • 扇羽,我的朋友群真的好喜欢讲生死问题,好象是百无忌禁。
      什么方式都想得美美,就是可叹自己无法参与自己的后世,呵呵!
      原来也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生与死都办不到!!

  1. 宗教信仰,皆有相同教育,要我们做好人。
    你有自己的信仰,也愿意双手合十为双亲弥留前阿弥陀佛,这是美德也是孝顺。

    • 宗教的意义确是如此,目的就是点化人为善。
      我但愿佛祖有听到我念的法号,能引我双亲到美好的地方。

  2. 至今很多时候我的思考观念还很‘佛教’或很禅
    但也不觉得冲突
    也许是这种经历带来了更大的包容性
    家人都是佛教徒
    父亲去世,或如今祭拜也好
    我都不介意
    因为清楚那不过是一个纪念形式
    形式,对我来说,向来就是“表面”

    读你这篇我想起以前读阿姜查,他说你无法逃避死亡,因为死亡无时无刻与你同在
    正如生命与我们同在,死亡亦然
    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学习与它共处吧
    慢慢,怡然自得

    很多年前我签下了器官捐献书
    也曾经告诉家人一天我走了麻烦把所剩的烧了
    或撒入大海,或洒在树林,依据方便而定
    我现在想到死亡最焦急的是那好几本日记
    要毁它们好久了
    却又懒得花时间烧它们
    因为它们还在,所以分秒都祈望自己下一秒亦然安好

    • 水晶妹的分析很好。
      我记得刚从欧洲回来新加坡教书时,我房东弟弟
      的女友在出席她未来家婆60大寿的酒席上,
      犯了老人家的大忌,嚎啕大哭。
      她说她违背了耶和华见证人,该教会是禁止庆生的。
      那天,场面非常尴尬,她是被拉出会场,当然,最后也被逼分手,房东妈妈气到一病倒床,不久后就往生。
      这是很不智的一种信仰,也很明白,教义也没有真正的教会她如何面对生活。
      听说她是一个好姑娘,她是东马人,后来也就黯然的离开新加坡。
      宗教是让我们得着智慧,而不是让自己走入死胡同。
      很多时候,我们也得认清自己所属的教会(什么教都一样)的本质,才不会让自己跌倒。
      我与你一样也以这种方式解决自己将来的事,只是真的要麻烦人把骨灰撒到山间去,我常常也想会不会太让人为难了?

  3. 麻烦吗?要麻烦别人这个概念,我没有。安详地走过了人生,离去了,化为尘土,回归大地。其它世俗的事,就像初生一样,自然会有人料理。

    探讨生死,是因为珍惜生命。
    我觉得你的《我思我在》都很有意思。

    • 不麻烦,但,也得麻烦了,就最后一次!
      我喜欢你的淡然,真的,生与死其实是很类似的,呱呱落地时,我们什么也不懂,都要依靠人照顾,老了也要面对相同的状况,这就是人生呀!所以,很多时候,还是回归自然。
      那我也感谢你支持《我思我在》!

  4. 每个人宗教信仰的礼仪都不一样,
    如人往生了,就随着自己的教义同伴,没约束,
    不过这些都得靠身边人最后麻烦帮忙打理一切事物了。

    • 记得西西是天主教徒,感觉还不错。
      欧洲很多著名的天主教堂,我去很多国家,也
      都不忘一游。
      有时候走累了,进入教堂静静的坐坐,也觉得蛮好。
      喜欢教堂的气氛与安静。
      生后世,也自己操烦不了,其实,也不必想太多,总是有人会处理!

  5. 生人不会觉得麻烦,而是叫人太沉重。
    我不想为你弄这些,因为我不想让你离开,然而你始终还是要离开。生人看着送走亲人的遗体,这种痛痛恻心扉。

    • 你说到重点,就是让人太沉重!
      谁希望面对死亡?谁舍得亲人在眼前消失?
      但是,就是没有任何办法,当,死神到来的时候,还是逃不过。
      所以还是平常心接受事实,有生必有死,这是必然的定律。

  6. 記得小時候我說過一句誑話 『我不怕死,我只怕痛。』

    現在呢,怕的有兩樣東西。第一,半死半活,太苦了。第二,死後不知會去哪裡,這種無明的害怕還真的有點恐怖。

    但是死必然會來的,怕或不怕都會來的。

    • 我也常常希望自己若面对死亡,就是不要拖,干净利落,半生不死,真的会拖累人。
      只是,很多事情也非心想就得逞,也只有暗暗祈祷了。
      死亡不可怕,平常心就好。
      视死如归,这是我的态度!

  7. 我在想這張照片的月亮好大!
    是不是合成照呢?
    又爲何選為插圖?

    麻煩還是不麻煩
    想起08年那出《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拿到很多奖,我也很想看,就在那里懒的开著,应该会好好的看完的。
      图片是不是合成,没有了解。
      那是欧洲一名有名的摄影家拍摄的,类似的图片很多。
      我喜欢与日月星辰同在的感觉,就想无任去哪里都不寂寞,因为有宇宙的相伴。

    • 这真的是自己没有办法做到的事,像楼下阿蔚说的,不麻烦是太沉重。
      你想以什么方式,其实最好先坦然向亲人告知,他们也会有准备,他们会安心,因为毕竟那是你选择的方式。

  8. 我的“要好好活下去”竟然可以在您这里找到延续的理由!
    其实最近我有很深刻的探讨,一个人为什么会想到要结束自己的生命。。那股冲动和勇气是从何而来?
    是解脱吗?是找不到坚持活下去的理由吗?是神的指引吗?是不愿面对世间所面对的苦难吗?是弱者的行为吗?或者是死了就一了百了?看来永远都是一个谜吧?
    我也相信死了就什么都没有,留下的只有无限的悲伤给活着的人!可是都看不见啦!不是咩?都死,那还看得见活着的人有多伤悲呢?是那股求死心切的勇气啊。。。。
    不求好生但求好死,这就是我所顾虑的事情,但恐怕也是多余!
    我。。。。想太多了啦!
    哈哈哈哈~
    您也是哦!

    • 当然要好好活下去,而且要快乐与积极的生活。
      哲学的最大目标就是帮助你寻找活着的幸福意义。
      人生豪如一场游戏,游戏终结没有胜负,因为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部分已经终结。
      活着的时候就要积极进行或好好享受活着的权利,什么事该与不该我也觉得不是重要问题,很多事情尝试后自己也会拿捏得好,不要强加因素给自己。
      活着就要创造生活的欲望,你会发现,真正的意义是什么,目光远些,没有任何阻挡自己活着的负面想法。。。。。

  9. 一切都会交给愿意为我办后事的好朋友好姐妹甚至让她们帮我捐出一切财物。
    曾经也害怕面对死亡可是一切都交给上帝。若不是他,我就无法活到了今日。
    最重要的是,好好珍惜当下吧!

    • 宗教就是抚慰人心的最佳办法,所以有宗教信仰的人对生活都很乐观。
      我的教徒朋友也是这样说,一切交给上帝,由上帝来指引我看不见的方向。
      圣诞节快乐,美麟!

  10. 活著時為他人麻煩一輩子
    死後就讓他人來麻煩一下子
    我想﹐還是天公地道的事。
    這不是麻煩﹐這是一個公平。
    魂歸天國時﹐什么都不是﹐什么也不知了﹗
    任何葬儀方式也都無所謂了。

    開朗些﹗明天會更好。

    • 对哦,劳劳累累,好像一辈子都在为他人做嫁妆,也要为自己好好的活着做些开心的事吧!
      我看红楼梦才真的很是心酸与感慨,极尽风华到最后草末了,其实,很多心情早已看开也放下了。
      我想远游,悠游于天地之间,所以,会很努力给自己加持。

    • 圣诞铃声愈来愈近,我已经多年没过圣诞节,今年也一样。
      丫头说要与同学一起在台北过圣诞,所以,节日她也不回来,最近很忙,做义工唺!
      祝你一家圣诞快乐!

    • 我相信你会活得很自在,也相信你会很快乐,因为傻傻就是有一点傻气,呵呵,很像我吧!
      将来的事情谁知哪,好好的活在每一个日子里,当下!

  11. 好忧郁哦。我记得我说过我小时候很怕死。中学的时候朋友问起死后要如何安置。我还傻傻的说,土葬会很寂寞,火葬却会很痛。很傻是吧?
    但是现在如果再问我怕死吗?我还是说很怕。因为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尝试。哈哈哈,我太不知足了吧。

    • 会忧郁吗?
      不要对死亡的课题有负面的想法才是。
      其实正面面对死亡也是积极的人生观,所以,我常常是无忌讳,把死亡想到没有尽头,然后从容微笑。
      我小时候不怕死,因为相信妈妈会再生一个“我”,都是被家人笑到要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