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坠落


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人波兰国宝级诗人辛波丝卡(WislawaSzymborska),走完了如她诗作常常于人“这世间也许并不十分完美,但,仍然值得眷念”的一种讯息的人生。


得知她的死讯,心痉挛的一下,把书柜里的她的诗集重新翻阅,又是清晨还没有瞌下眼睛,诗人的坠落,举世同悲。


我喜欢简单明朗的诗句,简单而含深意,有着很多生活的智慧,深刻的思维,让人常常读了也会发出会心的微笑。


诗人 以隐喻启开读者的想象空间,幽默流畅的文字语言中,暗藏了很多睿智的政治学,生命的乐章。


诗人的锐眼看到的世间的很多不为人注意的事物,她写动、植物、写人面交情、写景,梦境、天空、也写山(未进行的喜马拉雅山之旅),写作题材非常多元,而且观察入微,有她个人独到的叙事手法,就像很多人形容的,她的作品犹如交响乐般动听、迷人。


被誉为“诗人莫扎特”。


透過窗簾的縫隙
窺探外面的街景。


(初中时上课喜欢坐在靠窗的位子,心思不知飘到何处去,有一次英老师很好奇,问:Yeats,你在看什么?我头也没有转回来,随答:see the car passing by。她二话不说,手上的书本就往我头上敲。每当读到这句就想笑,脑袋瓜敲昏了一次,那习惯还是没有改。)


诗人说:我偏愛寫詩的荒謬
勝過不寫詩的荒謬。(诗:种种可能)


知名繪本作家几米说:辛波絲卡是激發我最多最美丽灵感的詩人!


也因为诗人给他的感动,让他灵感爆发火花,造就了《向左走,向右走》這部電影。


她的诗《一见钟情》,被影响的还有享譽国际的導演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意念与他相合,后来就造就了《紅色情深》的誕生,还获得奥斯卡奖。


诗人享年88岁,再见了,美丽而魅力的人生。


葬禮


「這麼突然,有誰料到事情會發生」
「壓力和吸煙,我不斷告訴他」
「不錯,謝謝,你呢」
「這些花需要解開」
「他哥哥也心臟衰竭,是家族病」
「我從未見過你留那種鬍子」
「他自討苦吃,總是給自己找麻煩」
「那個新面孔準備發表演講,我沒見過他」
「卡薛克在華沙,塔德克到國外去了」
「你真聰明,只有你帶傘」
「他比他們聰明又怎樣」
「不,那是走道通過的房間,芭芭拉不會要的」
「他當然沒錯,但那不是藉口」
「車身,還有噴漆,你猜要多少錢」
「兩個蛋黃,加上一湯匙糖」
「干他屁事,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只剩藍色和小號的尺碼」
「五次,都沒有回音」
「好吧,就算我做過,換了你也一樣」
「好事一樁,起碼她還有份工作」
「不認識,是親戚吧,我想」
「那牧師長得真像貝爾蒙多」
「我從沒來過墓園這一區」
「我上個星期夢見他,就有預感」
「他的女兒長得不錯」
「眾生必經之路」
「代我向未亡人致意,我得先走」
「用拉丁文說,聽起來莊嚴多了」
「往者已矣」
「再見」
「我真想喝一杯」
「打電話給我」
「搭什麼公車可到市區」
「我往這邊走」
「我們不是」


墓誌銘 


這裡躺著,像逗點般,一個
舊派的人。她寫過幾首詩,
大地賜她長眠,雖然她生前
不曾加入任何文學派系。
她墓上除了這首小詩,牛蒡
和貓頭鷹外,別無其它珍物。
路人啊,拿出你提包裡的電腦,
思索一下辛波絲卡的命運。


寫作的喜悅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她用向真理借來的四隻脆弱的腿平衡著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豎起耳朵。
寂靜
——這個詞也沙沙作響行過紙張
並且分開
「森林」這個詞所萌生的枝椏。

埋伏在白紙上方伺機而躍的
是那些隨意組合的字母,
團團相圍的句子,
使之欲逃無路。


一滴墨水裡包藏著為數甚夥的
獵人,瞇著眼睛,
準備撲向傾斜的筆,
包圍母鹿,瞄準好他們的槍。


他們忘了這並非真實人生。
另有法令,白紙黑字,統領此地。
一瞬間可以隨我所願盡情延續,
可以,如果我願意,切分成許多微小的永恆
佈滿暫停飛行的子彈。
除非我發號施令,這裡永不會有事情發生。
沒有葉子會違背我的旨意飄落,
沒有草葉敢在蹄的句點下自行彎身。

那麼是否真有這麼一個
由我統治、唯我獨尊的世界?
真有讓我以符號的鎖鍊綑住的時間?
真有永遠聽命於我的存在?


寫作的喜悅。
保存的力量。
人類之手的復仇。


一見鍾情


他們兩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倆交會。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既然從未見過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
他倆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我想問他們
是否記不得了
——
在旋轉門
面對面那一刻?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說出的「對不起」?
或者在聽筒截獲的唐突的「打錯了」?
然而我早知他們的答案。
是的,他們記不得了。

他們會感到詫異,倘若得知
緣分已玩弄他們
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為他們命運的準備,
緣分將他們推近,驅離,
憋住笑聲
阻擋他們的去路,
然後閃到一邊。


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
即使他們尚無法解讀。
也許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個星期二
有某片葉子飄舞於
肩與肩之間?
有東西掉了又撿了起來?
天曉得,也許是那個
消失於童年灌木叢中的球?

還有事前已被觸摸
層層覆蓋的
門把和門鈴。
檢查完畢後並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許同樣的夢,
到了早晨變得模糊。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一粒沙看世界


我們稱它為一粒沙,
但它既不自稱為粒,也不自稱為沙。
沒有名字,它照樣過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獨特的,
永久的,短暫的,謬誤的,或貼切的名字。

它不需要我們的瞥視和觸摸。
它並不覺得自己被注視和觸摸。
它掉落在窗台上這個事實
只是我們的,而不是它的經驗。
對它而言,這和落在其他地方並無兩樣,
不確定它已完成墜落
或者還在墜落中。


窗外是美麗的湖景,
但風景不會自我觀賞。
它存在這個世界,無色,無形,
無聲,無臭,又無痛。


湖底其實無底,湖岸其實無岸。
湖水既不覺自己濕,也不覺自己乾,
對浪花本身而言,既無單數也無複數。
它們聽不見自己飛濺於
無所謂小或大的石頭上的聲音。


這一切都在本無天空的天空下,
落日根本未落下,
不躲不藏地躲在一朵不由自主的雲後。
風吹縐雲朵,理由無他
——
風在吹。


一秒鐘過去,第二秒鐘過去,第三秒。
但唯獨對我們它們才是三秒鐘。

時光飛逝如傳遞緊急訊息的信差。
然而那只不過是我們的明喻。
人物是捏造的,急促是虛擬的,
訊息與人無涉。


(因为有辛波丝卡,我也看淡冷暖人情,对友情离久情疏的人生况味,保持自己清亮的内在,人间确实没有很完美的一面,要自己去提升与创造,确实还是有可爱与值得玩味的地方。诗人说:命運到目前為止待我不薄。)


当生命划下句点 ,在众生中


我就是我。
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
一如所有巧合。


25 則迴響於《诗人坠落

  1. 我早起﹐可可發文﹐又讓我坐上頭位。
    這位詩人﹐原來我不認識﹐也沒讀過她的著作。
    或許﹐該上網搜尋看看。
    可可﹐可好﹗
    工作別太累﹗
    元宵節快樂﹗

    • 又是你早安我晚安的时刻。
      最近我连电视新闻都不看,在看书。
      我的思维很活跃,就像盛开的报春花。
      听到诗人的噩耗,很感伤。
      我认识她的诗作是早期在巴黎的同学
      Gaeille介绍的,她喜欢几米,因为几米,
      所以她才说Szymborska,法文译本诗集,

      借我读过,一点也不晦涩,是难得让我读
      入心的
      诗集。后来,我也没有去买下法文诗集,来了
      台湾才买中文译本。
      1996年我结束了巴黎的生活,她那年得奖
      ,也很高兴。
      (要不要寄一本给你做纪念了?)

    • 行者,她写山,写喜马拉雅山的雪人,
      很隐意的写法,富饶童话意境,也许,
      也非山的本质吧?
      啊,這些就是喜馬拉雅了。
      奔月的群峰。
      永遠靜止的起跑
      背對突然裂開的天空。
      被刺穿的雲漠。
      向虛無的一擊。
      回聲——白色的沈默,
      寂靜。
      我就喜欢开头的这一段,给你读读。。。。。

    • 早安,扇羽!
      人生能得这样的岁数,确实不易。
      她的人生还是一个逗点,因为她
      知道,将来必定有人会记得她,
      不是吗?打开电脑,打下Szymborska,
      她就活在世人的眼前。

  2. 謝謝可可﹐情意收下﹐書千萬別寄來。
    那郵費比書更貴﹐我若想要﹐這裡書店找找就可以。
    不過﹐還是會上網讀讀免費的~~~哈哈哈﹗

    • 也好,我刚好叫卓儿给我上网去订购一本,
      不寄,但,等你自己来找我拿。
      你就先上网去搜读吧,那本书是要你收藏的。
      别忘了咱们今年的约会咯!四月要回家。

  3. 我读过一本她于2010年发的诗集《Here》,虽然那里面没有特别让我喜爱的诗,她的风格却让我印象深刻。书里封面照的她,很快乐逍遥,这样的诗人形象很罕有。她的诗给我的感觉也是如此,有一份清新感,和丝丝的幽默感。
    《一粒沙看世界》和《一见钟情》都写得很美。

    • 我的诗集没有这首诗,那是刚好她拿到文学奖后出版的。2010年的就不知收集的是不是一样的?
      我上网去搜读了一些不在我的那本书里的其他诗。
      我也喜欢这两首,尤其一粒沙看世界,她的思维异常发达与天马行空,一见钟情就犹如看一本精彩的小说。

    • 呵呵,第一次有人说我有写诗的特征,感恩!
      我爱幻想,神游四海,回归现实面,我还是很单纯,意受骗,被骗了,还可以为对方解释理由,所以,老妈在世时就一直不放心我,但,她说,我也是因为心思单纯,可以化险为夷,这也是为什么老是常常遇到贵人相助。

    • 因为你的流浪两字,让我想起了刚来台湾听到的一首歌“流浪到淡水”,觉得很有意思,常常听,听到其中一个原唱者金门王走了,还是在听。介绍你听听:http://youtu.be/7CHtiDb2mKs
      诗人看一草一沙眼光特别不同,可以获得诺贝尔,确实不简单!

    • 艾迪小弟,老姐我一直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坏的状况,脚还在医疗中。
      我相信人的意志力是最重要的,活着是好的,所以要加油,你也一样,愈挫愈勇!

  4. 经你一提,向左走,向右走好像真的有说到这个诗人
    看他的诗
    简单明了,但不缺深意

    家里没有咖啡机,‘想‘买一台,只是‘想’的阶段而已
    因为买了咖啡机,又要买咖啡豆,买了咖啡豆,又要买。。。好像没完没了。。。
    咖啡,我也不很会喝。
    三合一,我就觉得很好喝了。
    心情对,味道一定会对!
    现在,喝着kopi O~
    涩涩~

    • 我没有看那部,有时间要找来看看,应该不错!
      我家有两台咖啡机,一台我自己的,小妹上次搬新家又给了我一台,还没有开张,就放着。
      我喜欢自己那台小的,容易操作。
      我也常常喝三合一,感觉太甜,所以,不放糖的咖啡o很合自己的口味。
      不喝三合一就要动手研磨咖啡豆,真懒,没有咖啡不知怎么过日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