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情之二

 



我这辈子还没有为了某种喜好而到如痴如醉的境界,像对植物对大自然山林的喜好,也是一种像水一样,涓涓细细而流,日久见自己的性情,原来也可以处变不惊。


墨兰在园里春节后静静的开发,优雅却也错乱的长叶,分合交叉,仰首伸展,花儿优雅散放清丽的幽香。


在古代,兰花代表的是一种操守与德行,是一种文化的符号,也可以当作是美感的对象化。



画兰花的始祖是宋末的赵孟坚,还有郑思肖,赵画的墨兰题诗:六月湘衡暑气蒸,幽香一噴冰人清。曾将移入浙西种,一岁才华一两莖。呈现画家孤高清雅的思想理念。


赵后画兰的画家后起之秀也多,形成中国国画的一种画兰风气。赵的画非常传神刚劲有力道,又不失墨兰特有的舒卷与幽雅气度,兰花开放如蝴蝶翩翩起舞,奔放而飘逸的情感交替于画间。



赵画凌波仙子(水仙)也很有名,完全体现一种视觉美与思想境界,我后来发现越简单的东西越难表现,美就在一种说不出的简单之间。


园里墨兰有三盆,到最后剩一盆,心里的墨兰还有数不尽,世界是美好的,必须要给自己建立很好的能量,否则,又要怪自己多事种兰花,又看顾不好它!



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还是伤足了脑筋,有两天没有工作的日子,把自己埋进365天的春夏秋冬植物志中,体悟良多,也自我调适的可以出门去呼吸新鲜的空气,原来我贴身的知音还是植物与大自然呀!


浮世虚名、人生荣辱,墨兰的淡薄与芬香,花儿淡定的开放,那个宁静的境界,禅意无漏,观花也观心,家事伤怀吗?我也顿悟生平!


 

19 則迴響於《兰情之二

  1. 原来我一向来画的黄色兰花是白凤兰
    和墨兰比较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白凤兰的素雅。

    以前老师给的口诀是:
    画兰叶要“蟑螂肚老鼠尾”

    哈哈~ 现在想起来,
    蟑螂和老鼠怎么能形容素雅的兰花呢?

    不过,不要紧的,最重要的是
    这么久了,我还记得着口诀,也蛮管用的。

    • 你画的也许也不是白凤兰,嘻嘻!
      兰花品种太多,有些石蒜科,像君子兰就不是兰。
      以前我也学了三个月的中国水墨画 ,老师以泼墨为家,可是我就无法学到精髓,也画过兰,那是蝴蝶兰,印象深刻也是家里有种几棵兰花。
      世界最贵的兰花是《莲瓣兰》,台湾也有人培植,我见过,像一对热恋中的彩蝶,翩翩颤动着双翅,只有美感形容。
      呵呵,那个口诀我没有听过也,蛮管用的。

  2. 可可
    我们上个星期去北京的女人街
    那里有卖鲜花和各种花草树木
    最吸引我的就是他们的兰花种得超超超漂亮的
    而且有不同的造型
    感觉很假,可是是真的
    看了只能说对那个种花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 中国暴发户很多,听说一盆价值数百万的兰花,他们也是买到面不改色。
      我是贫民老百姓,这样的消费虽然也是他个人的能力,还是觉得有点“那个”咯,也许想法不同,像有些人喜欢古董,置亿万把玩也是等闲事。
      山中的一只兰,看到开心,那是心灵的感受,也不会置于家中,还归自然,兰也快乐。

    • 我已经做了 很多次的恶梦,惊醒过来,还觉得
      这样的事情恐怕还是会搔扰我一段时日。
      处变不惊吧,但愿人的善心可以化解恶缘呀!

    • 艾霖,你最近在追求什么?佛吗?
      修行是好的,也希望自己能利用时间看些书,
      我本来就很宁静自足,更希望找到方向,严格说,找到真心。

    • 呵呵,就是没有达到《废寝忘餐》,时间一到往床上一倒,是周公梦我!
      兰花一般就是说的胡姬花(orchid),品种分野很广,The largest genera are Bulbophyllum (2,000 species), Epidendrum (1,500 species), Dendrobium (1,400 species) and Pleurothallis (1,000 species).。杂交种的品种还超过10万种,很惊人的。

  3. 第一眼看到那水墨画里的兰花,就为之倾心了。
    叶子是苍劲中的柔和,美得自然。

    我父亲喜欢兰花,但没看过他种这些品种,是大马气候不适宜吗?种花护花,我觉得都是知识和学问,富足了生活。很喜欢你说的,观花也观心!

    • 蓝湖,他是画兰花的鼻祖,那幅画价值连城,已经是国家的瑰宝,历史作品。
      也幸获得珍藏,我们今天还可以看到真迹呀!
      对了,就是苍劲中见柔和,舒卷与优雅的组合,还有丰富的意涵!
      我爸爸也喜欢兰花,不过,以前我家的兰花都是爸爸在开发芭场的时候找到的野生兰花。
      兰花很适合在热带性气候中生长,所以亚洲与南美洲热带气候下分布最为多姿多彩。

    • 西西,我也常常这样,心情不好,四处走走,
      就能一身清爽。
      有些事情想太多也没有用,能解决也不必想了。
      你来台湾,我没有见到你,到底怎么一回事?
      3日我去了台北,又到万里、北海岸绕了一大圈,
      打电话给你时,我在三芝吃午餐。

    • 人间仙境,有时候也是一个人的心情写照。
      我也常常觉得,心情好,不必走去太远,不用去找风景,看到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什么都不对劲,三珍海味摆在桌上,恐怕也没有心情吃。
      Sarawak,我也要几个好朋友,kucing有一个,米里有两个姐妹,还有一个小妹的同学,因为长期住台湾,我也忘了她是沙捞越何地人?讲福州话的。

mickykua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