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诗

 



什么是诗?


她说:诗是人生历练。(yind


他说:诗是晦涩的。(钟可斯)


诗是艺术,如阳光、雨露、霜雪,洒落人间的每一个有情或无情的角落。


它就是自然现象代表的一种文字形体的抒发,有时,它也像闪电、风。


凉快、犀利、刺骨、温暖,各有其表含,各有其期待。


诗是劳作的一种声音,古老、新颖,天方夜谭,天马行空。。。


诗古早就是源于民间与劳作,我们离开宋唐太久远了,我们的文化已相去太远,我们都在不断变化节凑与脚步空间的环境中,填鸭式的成长。


现代人的生活还能有韵律,还能通过有形象的语言,通过诗的形体说出心里的感觉,不管如何,我觉得就是好,诗的分别只有好与坏、高与低。


你要好,你要光明,自己去创造,自小朱自清就这样告诉我。


你心中的好诗是怎样的,你就自己去专研,自己好好写一番,也许,你也是未来



诺贝尔的得奖人,谁知呢?上天赐给人的是公平的平台,看个人的造化,各自努力 ,别低估别人,但也千万别高估自己!


这是失衡与抑郁的年代,通过诗来代言自己的心情,这样的空间要平和的接受,好与不好,是个人的看法,你认为呢?


(我看到一棵树,早上是清新的,午时是靓丽的,旁晚昏鸦栖息的时候,又是一副风貌,于是我注意起了春夏秋冬的改变,我看到了自己心情的转变,也像这一棵树,不变的是自己的心。。。。。)

24 則迴響於《也说诗

  1.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 哞哞,这首诗我读过,很经典,作者: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他为其爱上的一个女子写的情诗之一,可惜,年轻轻就消失于人间,隐去的身影,从此没有找到尸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那一日 那一月 那一年 那一生 那一世 那一瞬》 的最后一句,最动容!

  2. 早一阵子在解读美国诗人Robert Frost 的几句诗时,在网络上看到读者上百个不同的注解。有些注解天马行空,有些在钻牛角尖。后来读到一篇旧采访,记者问诗人对读者的众多看法有什么感想。Robert Frost 大笑说,“那些都是读者自己想的呀!我想表达的就是当时自己的一些想法,其实是很简单和单纯的。”
    我觉得读者会用自己的思维去读一首诗,所以会很难了解诗人的看法。除非是情况相似,很有共鸣,才有代入感。
    但这可能也没有关系。诗人写诗,是一种艺术,也是抒发。读者读诗,是在欣赏一种艺术,也有所得。如果彼此能从文字中互相了解和欣赏,那就达到心灵的交流了。

    • 你那么喜欢羅伯特·弗羅斯特,我今天去搜索了很多他的资料,原来他也是大自然的拥着,喜欢田园生活。
      以前也有断断续续看过一些他的诗作,简易而很有哲理,简单而瑣碎的事,启发诗人不平凡的思维,他留给美国人还真的是不朽的诗体!
      像他写蔷薇科,简单,却也写出事实与真理。
      玫瑰是一朵玫瑰,
      總是玫瑰。
      但現在的理論去
      蘋果的玫瑰,
      和梨等
      梅,我想。
      親愛的只知道
      未來將證明什麼玫瑰。
      當然,你是一朵玫瑰 -
      但總是玫瑰。
      (翻译上好像有点问题)原文:
      The Rose Family
      The rose is a rose,
      And was always a rose.
      But the theory now goes
      That the apple\’s a rose,
      And the pear is, and so\’s
      The plum, I suppose.
      The dear only knows
      What will next prove a rose.
      You, of course, are a rose -
      But were always a rose.
      他的诗作以长诗为主,这首很短,我还喜欢他写的《The Star Splitter》、《mountains》等。。。

  3. (转)诗歌是文学体裁的一种。它要求以高度凝炼的语言,形象地表达作者丰富的思想和感情,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并有一定的节奏韵律。它要求高度集中地概括、反映社会生活,饱和着作者丰富地思想感情和想象,语言精练而形象性强,并具有一定的节奏韵律,一般分行排列。它在各种文学体裁中出现最早。中国古代,讲不合乐的称为诗,合乐的叫做歌,现在一般统称为诗歌。

  4. 总觉得诗句是写给自己的,也不用标注,也不需解释。 如何拆构,属什么文裁,在当下也不在考量,就是一种心情,悟道,用几乎可以吟唱的语调。你如何看,如何想,很多时候不过自己对号入座,各凭自己的经验心情角度而各有领悟。

    • 看了你的看法,我觉得很豁然开然。
      有时候简单的一种声音常常听出来就变成复杂的,这就是人的思想问题。
      Poetry is a way of taking life by the throat.——Robert
      Frost

  5. 可可﹐找到一首趣詩﹐讀讀看能否叫人暢心﹖
    文映江的[咏针]

    百炼千锤一根针
    一颠一倒布上行
    眼晴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冠不认人

    • 呵呵,是很有趣!
      祖儿怎么会找到这么有趣的,看来也是另类的一种诗体了。
      以前 我也喜欢讽刺性的,还有打油诗,这种才思也不简单。
      送给你一首打油诗:
      网上事情说不清,

      不为名来不争利,

      他人见解由它去,

      不作辩解自安心。

    • 素欣,说到重点了。
      我很喜欢诗,从小背到大。
      中学的时候文章常常被老师贴到布告栏,所以,同学都觉得我文章写得好,那些好像都是小小说与散文。
      关于诗就是最怕的一种表达形体,老师叫我写雨夜,我就没有办法交作业,后来还是勉强的交了,评语是:散文诗。???

    • 诗,真的很深的领悟。
      我特别喜欢唐诗,所以,去到哪里,唐诗一书一定跟着我,好像“圣经”那样。
      喜欢布莱克 (William Blake)吗?
      我也常常读他的诗,送你一首他的简单而富意涵的诗:天真的预示

      一颗沙里看出一个世界,
      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恒在一刹那里收藏。

  6. (转)这首诗真是仓央嘉措写的吗?此诗实际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班扎古鲁白玛,音译,意思为莲花生大师),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此诗一度为讹传为仓央嘉措的作品,诗名甚至被改成《见于不见》、《你见或者不见我》等,就像当年有人讹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的作者是泰戈尔一样,这首诗以《见与不见》的名称初登于《读者》2008年20期。《读者》已为此事致歉。同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的推手也是《读者》。其实这首诗出自多多从零七年五月开始写的《疑似风月》集的中集,在《沉默》之前还有《唱》和《说》,它们是同一个系列的。“班扎古鲁白玛”其实是梵文的音译,班扎,就是Vadjra,是“金刚”的意思;古鲁,就是:Guru,是“上师”;白玛,就是pema,是“莲花”的意思。“班扎古鲁白玛”:金刚上师白莲花,也就是莲花生大师(第一个将佛法传入西藏的人,被认为是第二佛陀)。而莲花生大师的心咒就是:“嗡阿吽班扎古鲁白玛悉地吽”,在起名字的时候,我就是从这个心咒中取的。这一首《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的灵感,其实是来自于莲花生大师非常著名的一句话:“我从未离弃信仰我的人,或甚至不信我的人,虽然他们看不见我,我的孩子们,将会永远永远受到我慈悲心的护卫”,多多想要通过这首诗表达的是上师对弟子不离不弃的关爱,真的跟爱情、跟风月没有什么关系。

    • 2000年之前,我的北京朋友送我两本书,一本是他的诗集,一本是传记。
      经你那么说,我谷歌了一些文摘,发现果然有些“状况”,不过,也是一个“迷雾”。
      谢谢你找来那么多资料来佐证。
      真正所谓诗好,也不在乎出自谁手了,哈哈!

    • 可斯,这里写诗前辈非你莫属,我这是班门弄斧,别见笑老朋友呀!
      我到现在还是最怕接触这一块的写作,因为是部落格,随心,所以偶尔也就很随性。
      我是阅读到你与yind的留言对答,有感而发而落了这篇文,其实,也是存“抛砖引玉”的想法。
      你的诠释很赞,也希望红花百花齐放,千万别太苛责!

    • 你以前写诗,怎么现在不写了?
      我有一段时间也很喜欢席慕容,很喜欢她的这首
      《回首》

      一直在盼望著一段美麗的愛
      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將你捨棄
      流浪的途中我不斷尋覓
      卻沒料到 回首之前
      年輕的你 從未稍離

      從未稍離的你在我心中
      春天來時便反覆地吟唱
      那濱江路上的灰沙炎日
      那麗水街前一地的月光
      那清晨園中為誰摘下的茉莉
      那渡船頭上風裏翻飛的裙裳

      在風裏翻飛 然後紛紛墜落
      歲月深埋在土中便成琥珀
      在灰色的黎明前我悵然回顧
      親愛的朋友啊
      難道鳥必要自焚才能成為鳳凰
      難道青春必要愚昧
      愛 必得憂傷

    • 诗是生活。是时间的河。
      ——同感!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我贴上来了!)

xiaol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