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壶



读小学时写过一篇作文;我是水壶。


那水壶从小一念到小四才破掉,然后妈妈再买一个,六年小学,用了两个水壶。


中学后,水壶也跟着变大了,大概1000cc容量。


老了,是写我和水壶。


水壶是我工作的用具,前年回家,妈妈在用着与我现在用着的一样的水壶。


我感觉好,很实用,妈妈说:你也买一个回去吧!


那个水壶不贵,却也要价马币16块多。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与妈妈一样的水壶,尽管姐姐说,台湾也可以买到,我还是带回了一个。


两年来,每天上班都用着这个水壶,1500cc,每天一壶就够了,午餐后一杯咖啡,是另外的补给水。


水中含柠檬,或者加些酵素,来不及准备就灌过滤的山泉水。


同事常常笑我用奶瓶,哈哈,还真的有点像!


妈妈走的时候,我在处理她身边的东西,看到床头边她用着的与我相同,颜色也一样的水壶,悄悄把它放进棺木,这是她习惯用具,多年来总是陪着她,我想虽然她走了,还是让她把熟悉与习惯的用具带在身边,一起埋葬了。


姐姐说妈妈的东西你不留着纪念吗?我说,我已经把纪念带走了,职场的那个就是。


每天用着水壶,喝着水的霎那,妈妈好像就在我身边,那感觉从来没有离开过。


姐姐几十年来都在照顾着爸妈,爸爸卧病在床太久,他走了,我们都没有妈妈离开时的那种撕裂的痛,因为,对爸爸来说是解脱,而妈妈不是,她一直健康开朗的活着,生命从来不是按着我们想象的排序出牌,那就是无常,是我们必须学会的生活经验,从成长变化、蜕变中,面对各种可能。无常就是存在的最大自然法则,是正常现象,一点也不勉强。


妈妈走了,我每天一样与无常打交道,感觉妈妈也给我无比的力量,让我更能在得失之间保持安然自在纵然面对生活的很多折难。


 


17 則迴響於《水壶

    • 童年生活环境不好,但我有常常为了钱苦恼的父母,也常常为了生活发生口角,很多年后,妈妈跟我说父亲的好,我只有拼命的点头,兄弟姐妹之间也有对父亲不谅解的,我永远还是站在父亲这一边,因为,我从来是愿意好好观察与倾听的一个。。。。

  1. 体会那样的心情。以前回家,妈总会给单独在外的我带这带那的,我也拿得不亦乐乎。姐姐们笑我,她们都嫌麻烦总说自己买就行。我笑而不语,那种心情可姐必然懂得。

    • 哈哈哈,我也很开心的笑到眼泪都掉下来,你
      果然是我小弟呀!
      本来我看中的也是紫色系的,后来换成粉红色,因为想与妈妈的一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