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气味的人生——植物鱼腥草


宝岛近两月来,几乎是每周一颱风的威胁,不下雨的日子,天气也蛮异常,热啊!


夏天就笼罩在颱风的威胁下,百物涨涨涨,上午怕颱风来买不到菜,赶紧去市场,买两斤白菜,就100台币,还说是便宜了!


Jo说来看我,在来之前颱风阻挡了来期,接下来没有时间,回到加拿大,才与她联系,因缘际会不是时候吧!




倒是与素欣见了面,呵呵,那天吃了午餐后上山去,结果下了场长命的倾盆大雨,大家都被困在蒋公文化区的官员车辆入口检查处,什么都没有看到,成了落汤鸡,够难忘吧!素欣!


明天“天秤颱风预料将直扑台中心,构成拦腰一抱的险境,后面还有一颱风接着逼近,圣婴現象使得海水曾溫,进而造成空气曾溫,颱风就容易吸满水气,雨量大得惊人,所以,近年来的颱风造成的伤害也愈来愈强大。


早上没有安排到工作,但多半的时间都在园里搬植物进屋内,怕颱风伤害了植物。


后园“蕺菜”满地爬,就拔了一些回家来煎茶来喝了凉快。


蕺菜就是鱼腥草,不喜欢的人说臭,喜欢的人闻来奇香无比,我也觉得是香的,那是因为我向来的接受度蛮强。


园里的鱼腥草不是自来种,而是越南小妯娌思念家乡的味道,而带过来种的,只是她从来没有去打理,都是我帮她传延着它的生命,几十年都好好的生长着,生翠盎然,开得一片片简单的小白花,也能突出自己生命的价值。




“蕺菜”是香是臭,它可是一味直若罔闻,如如自我,兴味十足的活得自在。叶子如同心状,看似有点蔓延的感觉,群起聚居,不亦乐乎!


曾经有一个大马朋友来访,闻了鱼腥草,吓得赶紧离开,她说会薰人的臭气,仿佛空气中打破了一粒臭鸭蛋,而我安然自在的荡漾在它的气息里。


一个朋友告诉我植物要连根拔起,用大火煎熬,滚它一些时间后,慢火加入薄荷,然后入些冰糖,冷饮,好喝,可健肾、降压、利尿。


小妯娌喜欢拔些叶子做生菜沙拉,她习惯了泰国或从越南带过来的鱼露,把菜洗了,就淋些鱼露,吃得津津有味,她与我很要好,大概“臭气相投”吧?


我拿鱼腥草来炒蛋,结果整盘菜是我一个人“独享”,大家都觉得味道超怪!


其实,炒过的鱼腥草是去除了生青的味道,极为清爽的感觉,严格说就像人生,多一份强烈的气味,让自己的人生感觉也不那样索然无味。


我喜欢大自然,这几十年来真的也不晓得怎么与人相处,因为不喜欢客套,喜欢有话直说,至于该与不该,见仁见智,自有分寸,那是靠生活的历练,在乎与不在乎之间,植物让我体认太多。


与许多荒野湿地的不知名植物一样,都期待着自己每一天过得更好更实在!


鱼腥草代表的正是:有气味的人生!



午时,颱风来前的天空,美丽的天空!

26 則迴響於《有气味的人生——植物鱼腥草

    • 王十朋的《咏蕺》诗,植物讲的就是鱼腥草。
      看来越王勾践也是喜爱鱼腥草的人物,还被人吟成诗,它也是天然的抗生素,今晚我的菜单里有鱼腥草炒蛋,生菜沙拉,及下午煎熬的鱼腥草茶,乏人问津,呵呵!

  1. 有味道的草,我也受不了。不喜欢薄荷,薄荷味的食物尚可以接受,若要吃生叶子就不行。

    一直以来不喜客套,说话不会转弯,也得罪了不少人。

    • 海,我就是喜欢薄荷,喜欢九层塔,喜欢鱼腥草,还有香菜,其实,这类植物都有药疗作用。
      我大部分的菜都是生吃,而且,好吃,也自然。
      可能,你会觉得我怪啦,在西方十年岁月,养成的习惯,最爱菜中加点自作的番茄酱,或新鲜的番茄,感觉味道比较好一些。
      我个性很直率,以前也经常得罪了人还不知道,但,认识我的人,最后都会是很好的朋友,也许,就是我妈妈常常讲的那种傻气吧!

    • 说不累,那一定是铁打的身体,平安来去就是好!
      天秤颱风去了又回来,今天还在上空,还真的被搅乱了作息了!
      好好休息!!

  2. 蕺菜就是鱼腥草=long-ka hueh(福建話這麼叫)
    我還是生平第一次知道它的中文名,娘惹菜最愛用這種菜做菜餚,比如perut ikan, kelabu 飯,hu-pao(福建音),我很愛吃,這回也吃到了。但,感覺沒有媽媽做的好。
    在加拿大,幾個蕺菜就是加幣2-3塊,貴!
    但我很喜歡。

    • 这里的台语叫鱼腥草为“臭臊草”,有人形容它是药中之王,小小的植物,也不怎么起眼,却是不可忽视它的存在呀!
      东南亚也是它生长的国度,北部的人特别懂得食用。
      娘惹菜中也有它的一席地,只是因为气味大,不是很多人可以接受。。。。
      我这里现在长的很盛,随手咩来,午餐时,便当的菜色不喜欢,就洗几片叶子,一起拌着饭吃,味道好好,我常常被山地朋友说是比他们还山地,呵呵!

  3. 有气味的人生,好!
    最近可可介绍的植物,名字都有点古怪的啊,也极有个性!忽然有点儿好奇,想嗅嗅这鱼腥草的味道。。。目前还没接触过难看或难闻的植物。
    可可有吗?

    Jo 回来了!素欣还在旅途上吧?

    • 呵呵!
      也想让你见识一下鱼腥草的气味!
      我自己园里有,偶尔会在市场上买些根茎来煎熬水喝,一斤要价100台币,不便宜哦!
      素欣回马了,有惊无险!也刚好遇上颱风在后面追!

  4. 关于这个菜,鱼腥草。。。。
    看到JO的解说我才恍然大悟!在槟城法宝山老菩萨曾经带到上山给炒饭给师父吃。我们还制作了手工繁琐的nasi ulam,也就是nasi kelabu,还有perut ikan是北马传统娘惹小食的经典啊!
    离乡之后数十年没有吃过的家乡菜,几年前竟然让我在山上品尝到,而且是素的,吃在口中的那股香味即刻涌现心头!
    家乡美食,令人感动!

    • 艾霖没有见过鱼腥草吗?
      有些菜确实常常见到吃到就是不知道名称。
      看来我们要常常把见到的家乡菜拿出来回味才行。
      昨天去吃云南小菜,还吃不到特色,我文中提到的小妯娌,就很会云南小菜料理,只是她很忙,近年来也少做了,不然,还是很有口福呀!

    • 原来也是“臭味相投”哦!
      我还没有拔来炒过饭,下次要试试看味道,可能要加点辣吧?
      mieng kam外包着的叶子,记忆里好像就是鱼腥草叶,很开胃的样子,老实说,有一年在苏梅岛的餐厅吃的时候,我不很喜欢那个味道,朋友群还吃不下口,后来是我安顺的朋友莉莉导吃才都尝试,后来就再没有吃,我是来这里后才很喜欢,也是因为小妯娌的关系呀!

    • 谢谢艾斯,颱风还没有离开台湾,南部严重受到伤害,北部今天还在倾盆大雨中。。。
      谢谢你,欢迎你来找我,记得去后院通知!

  5. 香和臭 , 有時真的很難說絕對.
    榴槤 , 臭豆腐 , 韮菜 …
    我們不必勉強別人接受我們的想法
    也不要去否定別人的嗅覺 :)

    • 其实,香与臭差别分明。
      就像喜欢与讨厌,都很分明。
      后两句我觉得好,中庸之道,大概如此吧!
      尊重别人最重要。

    • 呵呵,谢谢扇羽指点,找来用用看效果。
      鱼露,我家都没有买,因为也没有人在吃。
      偶尔楼上的小妯娌做了些越南菜拿下来给我品尝,这样的状况才会用到鱼露。

  6. 颱风真的好可怕!
    愿大家都能平安无事。

    我没看过这种草呢?在马国普遍吗?

    不懂是不是像我们这种在现实生活中,
    人际关系混得没多好的人,
    都喜欢宅在家里避世上网找朋友?

    哈哈哈!

    学sy, 删掉们,我而已,免得惹众怒。

    • 颱风还在台湾没有走,大概要明天后的事了。
      马国有鱼腥草,它是生长在比较阴凉的地方。
      我也很宅,只是没什么喜欢太多人与复杂的地方。

  7. 从前有一位阿姨在我家当帮佣,照顾我妈妈。他看到水沟旁长了很多‘臭草’,就自告奋勇把它清除干净了。
    我发现了很心疼,把掉在地上的全见回来。
    阿姨说:那么贱生的臭草,丢掉啦,捡回来做莫?
    我说:用它,能治好你的你的气喘病。
    那位阿姨:啊!我几乎把它全都拔掉了。。。

    那位阿姨每天都感冒,严重时就会气喘。她的丈夫生病去世了,孩子全都体质虚弱,也有轻微的气喘,经常感冒不愈。
    鱼腥草性凉,对于熱痰阻肺有很好的疗效,就是热性的肺炎,导致呼吸障碍的气喘。
    鱼腥草和桑叶,我都把它当做是宝贝^_^

    • 小乐,看你的留言,也是补了我的不足资料,鱼腥草被称为是不让人知的好味道,那就是医者的身份。
      它是一种躲在某个角落,默默生长的植物,不起眼,却绝不能忽视它的存在价值。
      我曾经观察植物好一段时间,奇怪,很少看到它开花的时候,有蝶、蜂围绕,常常只见蚂蚁。
      我也常常採桑叶与薄荷一起煎熬水来喝,还有一种植物的叶子对风湿很有效的,就是鹿子树(沟树),煮后有点香气,喝起来也不输茶叶,我常常喝,喝了人感觉很舒服呢!

  8. 哈哈。是的。
    可是我真的覺得還好的。
    旅行,就是遇見意料之外的事。

    不一定需要驚喜,驚奇、驚嚇其實也可以。
    行程有趕,下一次,就不這樣玩了。

    • 你是很随性旅行,所以,随兴走走也是很开心的那种吧?
      我以前旅行,从来不喜欢赶鸭子,也不贪心,走哪里,哪里觉得好就留下来,常常都是走人不常来的景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次在西班牙,只是看村民小孩踢足球,也看了一个黄昏,就感觉自己也没有走离很远,那场景就像在家乡小镇看马来同胞黄昏在操场踢足球,一样样,就觉得天下似乎也若比邻。。。。

  9. 可可能顺利会见到素欣,有没点紧张?哈。
    在她告诉我八月去妳那边玩时,
    我在想她去的不是时候,台风雨天,
    如果幸运要不然出门玩都困难了。

    • 素欣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照片看过而已),可是我一眼就找到了,平常心,一点也不紧张。
      可是我忘了给她一个法式的拥抱!连握手也忘了,不过,那感觉是一点也不陌生。
      把素欣赶走的那个颱风,明早才会离开台湾,从19号开始到今天28号,好长命的一个颱风呀!

  10. 去台湾找吃时远远就闻到臭豆腐,
    越走越近那味道像是让人高喊受不了。哈哈
    我想鱼腥草也是同样吧!

    • 西西,我喜欢自然的气味,鱼腥草的气味就是一种天然,而臭豆腐却是将许多材料浸泡与经过发酵后完全的,浸泡一个星期后的一些其他材料都奇臭无比,已经发酵了,才再把传统豆腐放进去浸泡,味道全入豆腐后,拿起来用,这就是臭豆腐的过程。
      邻家大姐很会自作臭豆腐,曾经也向她学过。可惜,我很怕那个“臭”,哈哈,后来,我也没有再做。

  11. 昨晚看到新聞,颱風來的真凶狠
    看到電視新聞農民都哽咽,心裡不免難過
    一年可以收成5-6次,因為颱風來襲,竟然只能2次
    損失好慘重

    你那裡可好?

  12. 我妈妈不加辣椒,只是这样炒也好好吃了
    Mieng kam 我很爱的,呵呵
    虽然臭味相投,西西提及的臭豆腐又是另一境界的臭
    那个,我也接受不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