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意外收获——“东野菰”来报到


公司后园的刨枱附近放置烂木头的芦苇草间,居然悄悄的生起了少见的植物,“东野菰”,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常识所及,它好像在神州大地的浙江及杭州那一带生长。


我一时忘了植物的名称,採一朵花给同事看,没有人认得,连很懂植物的高山同事也说没有见过。


植物的样子像什么?就是烟斗。


因为“烟斗”,让我记起了“东野菰”,回家找草药书确认,惊喜万分!


 



那天的旁晚十分,刚好80岁的林阿伯来捡木材,我领他去看植物,他说,少年帮父亲清芦苇草芭的时候,见过一次,从此,几十年都没有再见到,植物就是那般的特殊,他也很高兴,说有生之年,还可以再度邂逅,真的是没有想到过的情形。


呵呵,笑得好开心!他也不知道植物名称,但,曾听他爸爸说是可以治病的一种草药。


“东野菰”是草药,没有叶子的植物,好奇怪的,就是长着像管子的茎,结实而蛮韧性的样子,其实,一折就断的茎,也没有表面的结实感。



 


它是一种寄生植物,一般生于林下草地或较阴湿地,寄生于禾本科植物芒草、芦苇等的根上。神州大地的人民当它是很有要效的草药,叶子、茎与根都可以用。


茎咬在嘴里就是一种苦涩,花儿没有什么香气,却很美丽,像唇科植物,喇叭形花,体内无叶绿素。总状花序,花轴甚短,由鳞状苞腋抽生花梗,顶端开花。


花朵我泡了茶水喝了,有点润滑感,喝起来无味也无香,因为花朵含紫色素,水就有紫色的混着,也极为好看的色泽。


植物本身含小毒,不过,药用部分还真的蛮多功效,清热解毒。主咽喉肿痛;咳嗽;小儿高热;尿路感染;骨髓炎;毒蛇咬伤;疔疮 等等。



 


后园芦苇草间正点亮起了植物的版图,这里的空气好,鸟类、昆虫多,每年四月间夜里更为热闹,萤火虫就在草丛间闪烁着青春温热。


我常常没有走很远,朋友问起,就说我不在家就在公司,这里有我的秘密基地,一棵树、一根草、一朵花, Peter Tompkins说,宇宙「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終極秘密,就是人类与大自然万物的无碍沟通的佐证。


 



jo七、八月间没有机会来参观我的雨林花园,是颱风接连两个登入造成,而我们安排好的见面就这样“泡汤,素欣来了,见面那天下了场倾盆豪雨,结果也只是匆匆见了个面,喝了杯咖啡就走了,八月回响的依然是那时的一种难喻的期待,美好的日子谁说不是一种期待呀!像“东野菰”突然选择在这里生长,是不是也有不同的意义?』

17 則迴響於《九月的意外收获——“东野菰”来报到

    • 我找过台湾的网志,还没有看到人写东野菰,多数是大陆的,看来“它”还真的不常见!
      植物有特殊的生态环境,神州大地很多地方培植此植物,也是往“药用植物”的经济层面去想了。
      我希望它们可以在我这里自由自在的生长,这就好了!

  1. 【药 名】:东野菰
    【来 源】:为列当科,野菰属东野菰的根和花。
    【功 效】:清热解毒、泻热通淋。
    【主 治】:用于外感风热、邪热袭肺之证、湿热淋证。
    【性味归经】:苦,凉。入肺、大肠经。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9-20克。外用:鲜草适量捣烂敷患处。
    【别 名】:野菰(浙江)。
    【动植物资源分布】:分布于浙江地区。
    【考 证】:始载于《浙江中草药》。

    • 我到森林去漫步,时间花很长,一个来回的行程三小时,通常要用到加倍的时间,就喜欢到处认植物,不认识的就拍回来,找我的植物书来慢慢认。
      很感谢老爸小小把我带进山芭去干活,认植物,虽然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与植物脱节,还是很幸运自己再找回来呢!

  2. 我謝謝素欣圓了你的期待,但她沒有很明白我為何謝她。
    也許這也是她的期待,期待見到你一樣。是她圓了自己的期待。
    我把這期待稍微再擱著,有一天會自己圓了它。
    只要今年的世界末日脅言沒有兌現
    只要彼此把身心都養飽
    聚集的際緣沒有不可能。

    • 我在计划着北行,大姑娘今年除了主修课,大半的副修学分都拿下了,所以,很多时间就去打工了。
      想想以前打工读书的日子,虽然辛苦了,却也是很福足的一种人生励志经验。
      我的生活要求很简单而低调,有时候在公司受委屈,走出去,看到蓝蓝的一片天空,就觉得什么都不在乎,一个小小如蚂蚁的人,仰望天空,那么一片晴空的蓝,不是一个很卑微的人吗?蚂蚁也可以拥有蓝天,蓝天什么时候为难你了?
      一朵小花能够见天国,要体悟这样的意义非难,人只要无私无我就会体悟上天的一切微妙安排。
      11月健康没有问题,要出门了,机票问了,还在等检查了才决定。

  3. 這东野菰無期待中帶來的美好和欣喜
    往往還是期待無法賦予的雀躍和驚訝
    东野菰- – 荒野中的驚艷,獨特的驕氣。讓人掩嘴說不出的嘩然!
    亮麗了你的生活才是該加許的。
    我喜歡它們。

    • 东野菰愈长愈多,那个范围加大了,好开心。
      我每天都去看几回,觉得好神奇,生命就是那么令人心灵撼动呀!
      初见也傻了眼,我忘了说,那天老板忙着刨木板,我丢下工作回去拿相机,虽然只用了不过10分钟,还是有点那个吧,被华先生讲了,不过,他也很知道我的个性。。嗬嗬嗬!

  4. 这几天都忙着表哥的婚礼,今天终于有时间上来看看您咯~
    上星期对我说过的话都办好了吗?
    不管怎样都好,您都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听话啊!
    我将来还要找个机会与您好好坐下喝咖啡呢~

    • 小弟那么关心我,感动哪!
      还是很忙,11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到北京去,
      机票问了,还没有确定下来,就怕检查结果是负面的,那可能要休息,先照顾健康了。
      放心的,我会照顾好自己。

  5. 开了眼界,“烟斗”花,好美。
    Peter Tompkins – 可可是在阅读他的那一本著作呢?

    东野菰花儿的照片,第一、二和最后一张,很有美感。

    • 很像烟斗吧?
      看过他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这本书还有另一个作者。
      他的另一本书The Secret Life of Nature,是我丫头买给我的,暂时还没有阅读完。
      在读着西门寄给我的书,答应他要写,很痛苦唉!

  6. 這花和花名,都很特別。

    謝謝可可姐的分享。
    看到你寫到80歲的林阿伯有生之年能再次見到。
    更覺得這驚喜無價。

    至少能見得上一次面。
    我是這樣想的。
    雖然匆匆。
    但總有相見的時刻。
    你回來,吉隆坡,新山(屆時我也不知道自己還在這裡嗎?)關丹,還是丁加奴都可以
    如果你有時間、或者你想舊地重遊的話,都可以。。。

    • 对的,能见上一面还真幸福呢!
      阿伯健康也没有很好,年岁大了,现在我都帮他装好一袋袋的废材,他过来推回去就行。乡下人很节省,还是烧木材煮饭与洗澡。
      回乡时再看看自己会到哪里遛遛,很多朋友要拜访呢!
      我想应该会去南部一下,因为怕自己不争取机缘去看看舅舅,会遗憾终生呀!

    • 还是活着呢,扇羽!
      经已去读了,看来得空就要去看看,因为文章一直在贴新!
      好料,几天前才与祖儿夸奖你的文采与思路,呵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